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戴耀廷:推動重建香港政治文化、體制的革命

2015/8/3 — 13:06

【文:朝雲】

傘下爸媽交流會

戴耀廷探討後政改的出路。

廣告

戴說自己本無心念及2047,因為到時他已屆耄耋,但黃之鋒一輩到2047,就大約五十多歲,正是他現在的年齡。

他承認若繼續只求普選,2017普選無望,續爭2022下去,這樣會被中共牽著走,甚至連2047也不過是中共設下的框框。為了下一代要放眼未來。

廣告

他提到有人批評港大生闖入校委會,自己也未必用此方式,但學生肯去付出,給他希望。反之有地位的人卻選擇退出,而不留下來撐,他明言不同意袁國勇決定。

他說袁教授大可以認為,學生的手法不對,那就向學生展示對的方法,該如何向不公義說不。但既承認不公義存在,又選擇抽身,結果不過是由學生去頂。

他說將於星期二蘋果日報直陳看法。

他以大衛對歌利亞,比喻我們與中共。但他強調並非宣教。

他引述學者以祛魅的角度重新詮釋故事。聖經提到巨人雖然高大,但需要助手為他持盾,透露歌利亞孔武有力,卻行動遲緩;而大衛儘管是牧羊人,卻早已有過擊退獅子的經驗,反映大衛是一直苦練甩石的神射手。

他敢請纓單挑歌利亞,非憑天佑或逞勇,而是素有準備,準確觀察,以自己所長擊對手之短。當時大衛只帶備五顆石頭,第一顆便擊中要害。

如何以弱勝強,戴說抗爭的進路,共分三路。

一是直接行動,佔領,衝擊乃至示威等施壓。皆在此類。

二是間接行動,在獅子山上掛的直幡當為表表。他說最近在社區公民約章的座談,便認識了縫製直幡的太太。

這些行動振奮人心,予人希望,並不下於直接行動。各人各適其所,如學生傾向直接行動;長者傾向間接行動,兩者沒有排斥。

三是平衡機制。韓連山發起的民間特首,黃之鋒提倡的民間公投,正屬此類。設立影子內閣,自發公投,由民間循民主程序,施行本應由政府去做,卻不敢做、做不來的方針,從而削弱,取代政府的認受。

他承認佔領之初,對「命運自主」尚未有深刻感受;雖曾學國際法,但亦未曾深思香港的自決權。回歸前不少國際學者和組織,探討過香港何去何從,瑞士的International Commission of Jurists,已明確主張香港有自決權。他自嘲過去有「小小膠」,一廂情願相信基本法的承諾。但當831成為基本法底線,已無望在基本法的框架下,爭取真正的自治。

要重新掌握命運,先要自覺,確認自己是香港人的身份,自八十年代過渡期起,愈益昭彰;二是自主,願意下決心為民主付出代價;三是自決,戴說自決很敏感,但不一定等於獨立。除二戰後出現殖民地獨立潮,此後的公投自決,便不再以獨立為主,多求貫徹自治。現時香港所謂自治,一切乃中共賦予,予取予攜,沒有剩餘權力可言;而真正的自治,實乃平等地位的立約。

戴說前面的路好長好艱難,不是所有人都能動輒參與直接行動,除此之外尚有有很多間接行動可以嘗試,可望找到自己的位置。同時大家要一起去傾,如何分工踐行同一方向,如是在運動的路上,就是實踐自主和民主的過程。

最切實,最短期的目標,就是守住立會1/3否決權。另一方面我們爭取國際社會承認,香港才有望自決。爭取國際的巨人和中共這巨人施壓;亦不能空等中共出事,上述種種進路,正像大衛平日苦練的準備,到契機來臨,我們才能把握到自治的機會。

李國章批學生搞文化大革命,戴說我們的確在推動「文化大革命」,但不是中共那套,而是佔領人心,重建香港政治文化、體制的革命,建立更加公平,更加民主的社會。

戴說在2010,激進與溫和泛民不過是分裂,後傘運簡直是碎裂,再沒有主導方向的大島,只有各個小島,都想自己的主張能夠混一各島,成為綱領。各島需要溝通,等候時機,才有機捐棄距籓籬。他強調無法一蹴而就,正需要慢慢來。而他的位置就是鋪橋搭路,聯接各島。

最後戴引述馬丁路德金的話:「只有在黑暗中才能看得見星星。」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