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戴著假髮不代表法治被彰顯

2020/1/14 — 16:54

1 月 13 日,律政司司長鄭若驊於法律年度開啟禮致辭。

1 月 13 日,律政司司長鄭若驊於法律年度開啟禮致辭。

噚日喺法律界年度開啟禮,終審法院首席法官、律政司司長、大律師公會主席、律師會會長等相繼發言,回應到近年喺香港發生嘅動亂及其引伸嘅法治問題與有否損害法治。

鄭若驊多番引經據典,強調個人權利建基於唔侵犯他人權利之上,而其限制就係法律,唔應該用違法手段以致暴力去解決問題,否則唔係 “rule of law” 係 “rule of mob”「暴徒管治」;馬道立則強調法庭係社會事件中嘅獨立角色,只考慮法庭上展示嘅證據、及相關嘅法律,唔會用政治、經濟等其他角度去判案,強調法治精神係每個人都會得到公平審訊嘅權利、無罪假定、司法獨立嘅原則等等。

但係佢哋都迴避咗一個問題,就係現行司法制度點樣去防止、制衡一個暴政濫權,如何保障個人人權不受損害。

廣告

“The core of the existing principle is that all persons and authorities within the state, whether public or private, should be bound by and entitled to the benefit of laws publicly made, taking effect (generally) in the future and publicly administered in the courts.”

(國家內所有人和權力機關,不論公營或私營,都應當受法律約束,並有權享有法律帶來的裨益。法律必須公開制定,(一般)只在將來生效,並在法院公開施行。)

呢段係鄭若驊喺佢嘅演辭中,引用嘅一段由英國法官 Lord Bingham 對 Rule of Law 法治嘅定義。但係鄭若驊只係將重點放喺所有人都受法律嘅限制,刻意迴避咗呢個定義入面更重要嘅一個元素,就係「無論係個人定係擁有公權力部門、公眾定係私人都受到同樣嘅制衡」,當中包括政府、律政司同警隊。咁多個月以嚟半個警員都無被停職受查,無半個警員公開審訊,就係因為執法連同檢控方一致地向警隊傾斜,根本無將案件帶上法庭,更公開表明反對對警隊嘅獨立調查,係源頭上面廢咗法庭武功。

廣告

法庭只係整個司法制度其中一部份,缺乏有效嘅監察制衡機制,即使法庭如馬道立所講秉持中立咁判決,都只能夠淪為暴政打壓異己的爪牙,而唔能夠彰顯公義同法治精神。

退一步講,即使將問題帶到法庭處理,法庭有做好把關嘅責任嗎?

同日有一單司法覆核案件申請,市民入稟高院,指警方向裁判官申請為期兩個月嘅「法庭搜查令」,授權搜查灣仔警總廿二樓被捕人士被嘅電話、電腦等私人物件,以獲得入面嘅資訊,坊間對此案反應極大,提出大量疑問:

搜查令嘅範圍係由警方全權管理,守衛森嚴嘅警察總部,向自己嘅地方申請搜查令而唔係對某個嫌犯嘅個人電話、屋企提出,其目的昭然若揭,法庭究竟係批出搜查前有無做好把關嘅工作?點解搜查令唔係一次性而係兩個月之長?當時警方向法庭展示咗咩證據去申請?點解事主本身會唔知道該搜查令嘅存在?

進一步嚟講搜查令嘅範圍係無遠弗屆:究竟批出以嚟有幾多嘅電話、電腦係無關「非法集結」案件或者完全無關修例風波被入侵?係咪是但將任何一部電腦帶去廿二樓就可以繞過所保障私隱、人權嘅條款?係咪警總廿二樓係呢兩個月不受人權私隱個人財產條例保障?該搜查令可唔可以用係任何一件案?任何一個人?會唔會係廿二樓嘅清潔姐姐都隨時可以被警方搜查開電話,純粹因為佢身處搜查令範圍之內?

呢件案本質非常嚴重,反映警方根本無視基本法保障嘅人權同法治原則。要有「法庭搜查令」方可授權俾警察搜查個人財產、私隱呢個唔係一個手續、唔係單純一個程序;而係法例賦予法庭嘅一個實權,一種制衡同把關,以體現基本法對個人財產嘅尊重,以防止行政部門肆意侵犯個人權利同私隱。但係好明顯係呢件事上面警方視「搜查令」係一項阻礙佢哋搜證嘅手續,故此一次過申請兩個月就係想繞過呢項程序,避免逐件案向法庭申請,以免法庭拒絕批出關於一些缺乏實證案件嘅搜查令,阻止佢哋從手機中搜證以進行大搜捕。

令人聯想到當年政府力推逃犯修訂條例嘅時候,林奠一再強調香港法庭會作最後把關,可以想像所謂嘅「把關」就好似今次嘅搜查令咁,只係淪為送中嘅一個手續。即使今次司法覆核勝訴,侵入咗嘅電話私隱已經被侵入,已經造成無法彌補嘅破壞;再者,司法覆核嘅成本超高而過程極漫長,再加上再三上訴,即使最終法庭判決此搜查令係非法,訴訟過程中所有電話都繼續被入侵、人權繼續被踐踏。

從來憲法嘅目的都係保障人民人權,賦予並限制政府嘅權力,基本法作為香港嘅小憲法亦有同樣嘅作用,所以「國際公民及政治權利公約」及「香港人權法案」係寫在基本法上有比一般法例有著更高嘅地位。當法律程序被擁有公權力、擁有無限資源、擁有話語權嘅強力部門操縱、玩弄,香港仲談咩法治可言?Thomas Paine 喺十八世紀已經講 “For as in absolute governmetns, the King is law, so in free countries, the law ought to be king and there ought to be no other.” 而喺香港, Police is Law。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