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所謂一哥」所謂的「幽默」

2020/3/3 — 16:08

鄧炳強

鄧炳強

幽默的表現方式有很多種,但要清楚定義幽默卻不容易。

要為幽默下定義本身就是一個很不幽默的說法,這就等同一個毫無幽默感的人說自己幽默一樣!

幽默會引起趣味的聯想,講完只令人感到氣憤的肯定不是幽默!

廣告

幽默未必能化解僵局,但適當的時候表現出來的幽默感,應該有助令敵意有所鬆弛;講完之後只令人更不齒的就肯定不是幽默了。

有些說法令人發笑,然後覺得也不無一點道理,這也可算是幽默;講出來雖然也令人發笑,但令人覺得只是荒謬的就往往不能算是幽默了。

廣告

幽默有時也會點破現實的荒謬,但從中也點出那個現實的可笑與人生的無奈;幽默肯定不會是刻意尋求製造一個荒謬的處境,也不會令常識與道理變得虛無。

小丑令人發笑,不一定是因為小丑有幽默感,而是因為其表情動作滑稽可笑!幽默要令人發笑,而不是要令人覺得講者可笑。

說小丑滑稽可笑,要笑的是他的表演方式。小丑的職責就是引人發笑,小丑也會帶頭大笑,也常常會嬉皮笑臉,這是 entertaining。所以雖然不一定說得上有幽默感,但觀眾不會因為小丑可笑而覺得小丑不值得尊重。

小丑的表演方式有時會令人覺得他可笑也可憐,大家會看着小丑而發笑!但小丑不會令人覺得可恥或可鄙。

幽默也令人發笑,幽默也會令人會心微笑,不一定是因為表演方式,而是幽默感;幽默感不一定是 entertaining ,但真正的幽默不會只令人覺得滑稽可笑。有些人以為自己很幽默,但如果只是流於自我開脫的滑稽及無恥,就只能令人覺得他可鄙兼可恥了。

警察不是小丑,沒有人會期望警察引人發笑。今天香港的警察無論講什麼笑話,都不會令人覺得有什麼好笑。黑警無論做什麼,講什麼,都只能令人更覺可鄙兼可恥。

黑警令人不齒,是因為他們的所作所為,警察的責任是維持治安,是保護市民,不是打壓政治訴求,不是妨礙新聞採訪。警察不需要引人發笑,但警察也一定不能令人覺得他們可笑。

今時今日香港黑警的行為表現,是集團性違法違紀,是勾結江湖勢力,是帶頭破壞法治,行為令人鄙視!香港的警察不會令香港人發笑。但今天說警察是維持治安保護市民,這個說法已經變得很可笑了!

大家記得這些畫面嗎?有警員向市民發射完催淚彈,他們竟然傻笑;又不止一次,警員一邊挑釁市民,又向着市民或記者兜口兜面噴胡椒,他們也同時在發出佞笑!這些當然也與幽默霑不上邊了!這種嬉皮笑臉不會令人跟着笑,也不會令人看着他們笑。

堂堂警務處長說是透過睇成蟲那些電影學識做警察,他可能覺得這個很好笑,他也說自己只是幽默。正常人聽到,會因為這個人竟然可以做到警隊一哥而覺得好笑,也覺得講這樣的話的人實在太可笑!

活地亞倫不會說自己幽默,鄧炳強會認為自己幽默。我覺得這個對比還算帶點幽默感!

 

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