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所謂法國學者」的兩條路線圖

2020/4/1 — 11:32

袁國勇,蘇哲安

袁國勇,蘇哲安

定風波-洋槍成土炮

鳥打出頭著先鞭,青蠅點糞加把鹽。胡兒學得強人語,可笑,未上城頭已失言。

暗箭裝成普世念,尚有,拉丁定義拼父權。且看洋槍成土炮,總似,縱是歪謬格外堅。

廣告

在這一位本身來自美國的所謂「法國學者」不斷自我暴露其狐狸的尾巴之後,事件的性質已經越來越清楚。這不是一場「學術討論」,更不是一種「理念的論爭」。這顯然是一場「鬥爭」,或許甚至只是一個「陰謀」。

這次事件與「中國人社會的劣根性」一語無關;與「殖民地種族主義」也霑不上邊;與 Inferior 一詞的意思與用法也沒有關係;更與「父權」、「女權」、「歧視」全都不相關;連「拉丁文」都只係被無辜拉落水!

廣告

先來扣上一個不着邊際的帽子「殖民地種族主義」,再以「創作性的翻譯」,把「劣根性」變成了「inferior root stock」。原來 inferior 這個字可以咁用!原來咁叫做翻譯!根本就是砌生豬肉!

然後就搞一個聯署,又要港大校長「解釋」,又提出要求設立委員會,最後還要加上一句「倘若有需要的話,在尚待進一步探查的前提下,我們才呼籲校方重新考量袁博士的聘任案。」(If need be, pending further investigation, we ask that HKU reconsider its appointment of Dr. Yuen)這句的必要性在哪裏?這不是施壓還是什麼?這究竟暗示什麼?

那個「倘若」,任何人都看得出是什麼用意。整篇文章及聯署的路線圖,其實就是要指向這個以「倘若」來包裝的終點。這是一個呼籲,這是一個建議,也是一個提示,是向大學校方提出重新考量袁國勇教授的聘任這個可能性。這明顯就是要為已經夠墮落的大學管理層提供彈藥!今時今日嘅香港,連粟米斑塊飯冇石斑都可以成為黑警玩人嘅理由;假博士一個電話,就可以搞到有人半夜俾人拉!是但俾個理由大學管理層做嘢,只係一個舉一反三嘅道理!有乜叫唔得!使乜講邏輯!使乜理有幾低莊!

這一位「所謂學者」事後就更是巧言令色、嬉皮笑臉、自鳴得意。不斷玩軟皮蛇,不怕耍無賴,然後兜左兜右,偷換概念,把問題複雜化,把話題越扯越遠,不斷模糊焦點!龍門任佢搬,context 就隨意轉移!

又確實有啲腦盲小粉紅玻璃心之流混這一渦濁水。其實都預咗,五毛借西風都預咗啦,嗰啲建制奴隸及愛黨盲毛乘機抽水都預咗啦。最㷫就係又有一批扮學者嘅人乘機跳出來呼應!連曾經組織港大學者校內遊行捍衛學術自由的都出來打邊鼓,這才令人最氣憤,也令人十分失望。不得不承認,有啲病毒仲危險過武漢肺炎!

有朋友說得對,在學院打滾過的都知道「這不是我們認識的學術討論」。 從這位「所謂學者」在這件事所表現出來的姿態看來,他根本算不上是什麼「學者」。

掛住「學者」招牌做走狗做奴才做打手,這一個現象在香港,甚至在強國人的社會不算是新鮮的事!話我「殖民地種族主義」我都係咁講。證諸歷史,在華夏威權主義下的知識分子做專制帝王的走狗奴才打手可能才算是較普遍。就算在今時今日由曾經高度國際化淪落到越來越強國化的香港,以做領導人肚內蛔蟲自居的所謂專家學者,多到一隊足球隊嘅手指腳指加埋都數唔晒!

有人說,外國人學中文,連中國人那種奴性都學埋才算是專精。不敢肯定這句話有幾真。這位「所謂法國學者」這一次算是把壞事也變了好事,為大家提供了一個活生生的案例,好讓大家深入思考一下這個說法是否也有一點點的準確之處!

對於很多強國人來說,一定不會歧視外國人,因為他們連歧視自己都歧視唔切。所以有啲奴才頭目一見到有洋人可以為己所用,可以為大阿哥分憂,或者只要肯向大阿哥搖下條尾,便會高興到忘了形。大家近日有沒有留意到那一位所謂「國家領導人」有幾 high,佢可能睇蘋果日報嗰陣睇到個位來自加拿大的世衛副總幹事扮聽唔到涉及台灣加入世衛的問題,佢當堂高興到要特別表揚一下那位「白人醫生」。可知對於此類人,外國的月亮可能除了特別圓,洋人肯自動投誠做奴才,就格外能夠證明國家的富強及大阿哥的絕對正確。看來這位「所謂法國學者」一定可以在內地微博群內找到自己的粉絲群,話唔定可能仲紅過那一位光頭警長。

這個人也不配稱為「左膠」,連「仿左膠」都未致於要受此君陀衰,更何況是那些「真心膠」!今時今日世界已經唔同咗,乜嘢唔可以買?寫專欄的當然要收稿費,在學院掛單的「學者」也好、「教書匠」也好、或我等「專上教育服務工作者」也好,當然也要收人工。大阿哥手頭的維穩費多到要濫派已經係常識,非經濟性的回報也完全掌握在大阿哥手上。有好多回報唔一定係現兜兜㗎!

況且,強國人大把錢,現在連「上海申花」、「大連實德」都已經唔係好多年以前嗰隊「北京八一」了,雖然現在這個世界理論上口號上冇乜嘢係強國人做唔到,但潮流都係興要請「外援」。當今以高薪挖角搵一啲外國三流球員到大陸撐下場面,是否實用只是次更,重要的是要省靚招牌,要證明強國有「實力」衝出亞洲走向世界。在強國,有乜嘢實力係唔可以用錢搭夠?看來會越來越多來自海外的「所謂學者」有興趣想做吓「僱傭兵」,或者希望可以得到大阿哥的賞識,或者獲得奴才頭目讚揚招攬,可以充當一下「外援」。

有人批評這一位「所謂法國學者」是「打手」,又問他「收了幾多錢」,我覺得這個指控此時還是有點言之尚早,而且冇證冇據!不過他針對袁國勇教授二人那篇被撤回的文章所作出的回應及聯署舉動,其實已經清楚顯示了整個行動的路線圖及目標。而他近日的作為及姿態,其實何嘗又不是或明或晦地展現了另一條他為自己舖開的路線圖!

大家應該面對現實,從此以後,擔君之憂,為大阿哥鳴鑼開道,為強國排難解紛,或者要身先士卒跳出來警告人人「肅靜迴避,嚴禁放屁」的,不會再只是建制奴隸、強國嘍囉、小粉紅及五毛的專利了!

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