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手足訪談】6.12 不為人知的小故事

2020/5/27 — 12:01

作者製圖

作者製圖

有關 5.27,大家各有想法。而在黎明來到前,一位 6.12 在場的手足聯絡我,希望代為發表一個故事。

當日早上,在海富中心人不算多。焦點反而是一個叔叔,因為要派報紙擋住手足衝馬路。

然後,一鼓作氣,衝了。馬上就見到防暴,兜臉噴椒,棍棍打頭。

廣告

退回海富,一名漂亮女生用紙巾按著流血的頭,高呼:不准走。

又有一個男生中椒倒地,大叫「男仔要保護女仔,唔准走」。

廣告

人再聚集,再次衝出馬路,成功佔領。

天橋與行人路極之擠踴,高舉手機狂拍。手足們怒罵,不要旁觀,請馬上加入。

「落嚟!落嚟!」

那是馬路上千人的口號,但圍觀者,大多沒動身。

之後,攻立會的事大家都記得,不詳述了。警察刻意退後,引示威行前,再用「衝擊」之名放大量施放催淚彈。

由添美道節節後退,幾個男生從防線跑回夏愨道,哭求和理非上前。

最終只得幾個入陣,隨警方進逼,添美道失守。

他是流淚求手足的那位。

胡椒噴霧,若不慎在清洗時沖濕衣物,會全身灼痛。他是這樣捱到無數攻防,在夏愨道奔跑送物資時,又再見到天橋企滿人。

他捧著一箱工具,無言地哭得比中椒更鼻酸。

不過,2020 了,這並非勇武鬧爆和理非的故事。

後來警方以立會為中心,向外擴散,想反包圍金鐘幾大路徑。其中一條必經之途,就是海富外,通往添馬公園的天橋。

那條被圍插半日的天橋。

防暴列隊殺到,橋上的和理非竟然和晨早一樣,動也不動,拒絕為警員開路。

就這麼,為橋下的佔領者爭取到更多逃生時間。而他,就是現場見證的其中一人。

而那道橋,也成為了絕佳的角度,讓人高空拍到了 6.12 警暴的種種證據。

有人衝,有人不敢衝。
有人退,有人擋防暴。

不敢衝的,也可以是擋防暴的。
影相打卡的,都可以是拍下證據的。

如果你找到你的崗位,亦會找到其中意義。他在那天活下來了,在很多現場,都被和理非保護過。

明天無論如何,若你找到自己的位置,不要比較,盡力發揮就好。

怎樣都好,平安回來,最重要。

他是無名的手足,從那天到今夜,和勇不分,就是他的座右銘。

請細心衡量,最後記得,人無事先做到世界冠軍。

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