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打壓新聞自由 — 從溫水煮蛙到大屠殺

2020/12/5 — 17:17

【文:黃偉信(工程師、香港青年專業聯會創辦人)】 

十二月的第一日,有線新聞部大裁員,負責調查報道的《新聞刺針》全部編採人員、港聞、中國、財經、等都有員工被裁並要即時離職,多名憤憤不平的同事亦辭職抗議。這一幕令人想起上月四名議員被「DQ」後,多名民主派議員亦集體辭職。不論操刀者說得如何冠冕堂皇,背後動機顯然是要打壓當權者不中聽的「噪音」。

議會沒有了反對派議員、傳媒少了行內精英製作的批判時弊節目,當權者也許正沾沾自喜,但我與一眾社會有識之士卻都憂心忡忡,失去了議會及傳媒的監察,執政者更易變得狂妄自大,脫離民意,那香港將何去何從?

廣告

今次裁員中,有線管理層的表現更是令人扼腕嘆息。許方輝、陳興昌、李臻,都是資深傳媒人,如今竟以「節省資源」的莫須有罪名,解僱有線新聞一班行內精英,實在匪夷所思;從現場片段可見,陳興昌更以「爛仔講數」形容、蔑視一眾只是要求公道說法的員工,實在令人心寒。即使有線管理層是受到從上而來的壓力,被迫擔任「劊子手」,其下屬尚且知道為不公義而集體辭職,作為老行尊的他們又有否向老闆據理力爭過?若失敗又何不堅持傳媒人應有的風骨,身先士卒辭職作最後進諫?

越是專業、能幹地做好工作,便會被懲罰。有線事件向大家清楚傳達了這訊息。

廣告

自國安法推行以來,由議會、傳媒、教育界以至司法界,都陸續受到打壓,且越趨嚴重,只要不合上意,任何行業及機構都可能成為整改目標。今次有線裁員更顯示這股風氣已由過往的「溫水煮蛙」形式變成「大屠殺」,企圖將香港多年以來行之有效、賴以成功的核心價值和專業一一打破。

彭定康於 1996 年在其任內最後一份施政報告的結語說:「我感到憂慮的,不是香港的自主權會被北京剝奪,而是這項權利會一點一滴地斷送在香港某些人手裏。」教育界的通識科改革、文憑試歷史科的日本侵華試題爭議、教師因通識科教材被釘牌,更多行業將出現揣摩上意的「擦鞋仔」,為討主子歡心而自我審查,甚至獻上員工作「活祭」。我們作為專業人士,亦不能獨善其身,必須團結一致為不同的專業界別發聲,更要互相警醒,面對不公義之舉時切勿成為幫凶。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