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桂藍

何桂藍

前《立場新聞》記者、英國廣播公司(BBC)多媒體記者。「若不在香港自由,則自由又有何義。」Facebook:https://www.fb.com/gwynethhokl

2020/7/12 - 11:27

打壓民間投票,最後輸嘅會係邊個?加泰的經驗

民研被搜查、封艇,令我想起在加泰採訪獨立運動時,聽到的故事。

搜查主辦方、民眾守護票站、警察虐打選民,以及政權禁絕民間投票引發的效應……加泰發生的一切,會在香港重演嗎?

去年十月,我到巴塞隆那,採訪因獨派運動領袖被重判而引爆的一輪示威。在借鑑香港、如水的示威現場,我就像在香港街頭一樣,穿梭人群在前線「執仔」。

廣告

加泰對獨立的情結,對老一輩而言,源自獨裁者佛蘭高治下的記憶;但其實,新一代當中,獨立本來只是少數,多是受家中長輩影響,才會關心。

在我接觸的幾位 20歲以下的加泰示威者中,大部份都是因為 2017年公投演變成警察虐打票站排隊的選民,覺得新聞中的畫面難以理解,才開始好奇:這投票究竟是怎麼回事?為甚麼加泰的人,連投一張票都不可以?

慢慢的,他們就了解到加泰面對的不公義,慢慢,成為獨派。即使是對獨立無可無不可,也會因為想捍衞獨派的權利、憤慨於西班牙國民警衞的暴行,而參與示威。

中年的示威者,則會熱切地與我分享,當年各個社區大家一起守衞票站的故事。當年西班牙國民警衞高調搜查獨派組織的總部,封鎖宣傳公投的網站,但強力的打壓,反而觸發民間的自發性。2017加泰公投的票站,是由當地的民間組織網絡,安排運入並收藏在社會不同地點,成功避過警方搜查。

為了防止警察搶先一步佔據作為票站的校舍,當年加泰各地的學校舉辦了各式宿營、乒乓球三日賽作為借口,社區內分工帶著睡袋留守幾晚,在投票日直接將校舍轉為票站。

加泰人與西班牙國民警衞鬥智鬥勇,但最終西班牙國民警衞還是選擇採取武力驅散,甚至對票站出動橡膠子彈;但在這樣的打壓下,仍有高逾 226萬加泰人成功投票。

壓迫者為何畏懼公民投票?因為這種民間的組織力、平衡於政權的社會決策體制,正是對威權威脅最大的民間集結形式。政權必然會用盡方法,阻止平衡體制的出現。

但香港人應該也清楚:打壓,只會滋養出更堅決的民間自救組織力。而西班牙中央政府的所作所為,除了進一步坐實自己「法西斯」的大眾印象,還令獨立思潮不斷壯大。

在加泰的一個廣場上,我「執到」女大學生 Marina — 她是當年僅有、少於一成投下反對獨立票的其中一位﹙咁都畀我執到……﹚她還記得當年,自己正正是因為看到西班牙國民警衞打人的影片,才衝出去投,死都要投,即使她投的是反對票。不出兩年,她已經是獨派示威的常客。

第一日的初選已經延期,香港人,我們會堅守我們投票的權利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