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雲

朝雲

左膠

2020/2/8 - 12:57

【打壓言論無所不用其極】警方先發信不滿「制警惡除警姦」,再派便衣埋伏捉拿陳樂行

左:議員助理陳樂行;右:深水埗議員劉家衡(作者攝)

左:議員助理陳樂行;右:深水埗議員劉家衡(作者攝)

深水埗區議員劉家衡(右)與助理陳樂行(左)特地重返現場解釋原委。當選之後地政總署會提供地方給區議員懸掛橫額。

自年三十起(24/1),他們共掛出三張寫上「制警惡除警姦」的橫額,翌日年初一(25/1)首張橫額已不翼而飛,但不知是誰下手。

同日年初一他們收到深水埗警區指揮官來信(下圖),警告橫額「失實」,違反「區議員手冊」的誠信要求,揚言循法律追究。

廣告

深水埗警區來信

深水埗警區來信

(註:儘管警方來信所印日期是 26/1,但陳樂行肯定他們在 25/1 先收到警方來信,有電郵記錄作證。)

翌日年初二(26/1),地政總署的外判公司瑞安來電,說「有人投訴」橫額的字眼「敏感」和「意識不良」,違反相關指引,遂用黑色膠袋遮蓋餘下兩張橫額,要求在初五(29/1)前更新或移除。陳樂行追問何謂「意識不良」,對方答陳須向地政總署查詢,稍後便收到地政總署來信(下圖)。

地政總署來信

地政總署來信

年初四(28/1)上午,劉家衡偕陳樂行檢視第二張遭遮蓋的橫額,早已埋伏左右的便衣一湧而上,警告他們如想拆除橫額,須先向警方登記,「如果唔係就唔可以郁」。理論期間陳樂行扯下膠袋一邊,想知膠袋下橫額安在,便衣立時以「刑事毀壞」拘捕他

原來警方勞師動眾,一直派四五名便衣全天候監視橫額,逮住陳後再派三四十名軍裝到場,包圍區議員等一行人,再次遮蓋第二張橫額,謂之「案發現場」。

陳樂行在警署遭扣留約五小時,他引述警察說法,「佢話我手多多,膠袋係政府財物」,遂以「刑毀垃圾膠袋」拘捕。警方一度沒收其 iPad,陳以為將失去 iPad 直到審訊了結,但警方終究沒列為證物,將之歸還,以 200 元保釋,他質疑警方自知沒有理據起訴。

事後陳樂行回思:「我地一以為警察唔關事,只係一個投訴嘅角色。」但到頭來卻令人思疑,警方就是針對橫額的推手。

之後一名伍姓高級督察,通知劉家衡議員如欲移除橫額,必須先致電警方,有警察在場錄影方可移除,但沒有解釋法律依據。「都唔知根據乜嘢需要遵守。」

同日年初四(28/1)夜晚,劉家衡與李文浩議員一起去檢視第三張橫額。像看更般守候的便衣再次包圍他們,企圖重行早上之舉。

不過這回議員有備而來,他們攜同地政總署來信解釋署方其實允許更改字眼,更改到沒有問題便可予以保留,若到最後仍不符指引,才會派食環署職員移除。警察辯不過議員敗走,本被遮蓋的橫額更改字眼後一度重見天日

可是有人誓要除之而後快。警察徒勞無功後未過一日,餘下兩張橫額都在翌日上午失蹤,遭人擅自拆去。陳樂行斷定非食環署所為,因為清潔工人有手尾,不會留下一地索帶。「如果係食環署移除,佢地會發信要求我地畀番清拆費。」

劉家衡質疑警方在此事中角色何在,似乎在肆意僭建權力。他們正考慮司法覆核警方有沒有越權,有沒有阻礙公職人員(區議員助理)執行職務。

劉解釋必須認真以待,因為各地區議會正推動連儂牆合法化。警方可能一計不售,二計迭起,循此途徑羅織罪名,遮蓋或破壞連儂牆,他們不會姑息。

「我地要企得硬,因為我地係第一度防線,要同大家講警察唔可以干預我地寫咩 banner。可以傾,但係要同地政總署傾,唔係警察想點就點。」

筆者就此案詢問「法夢」成員黃啟暘(腸)。

他解釋根據《公眾衞生及市政條例》第 104C 條,只有「主管當局」有權移除招貼或海報;第 104E 條定義「主管當局」為食環署長。若其他公職人員要移除橫額,法律上必須先獲食環署長按第 142 條的規定轉授權力。地政總署是在 2003 年 4 月 3 日獲食環署長明文授權執行有關規定。

但不包括警方。

 

作者 Faceboo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