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打破「外力」與「自主」的假二元對立

2021/1/1 — 10:44

《建國與國際政治:近代中印泰主權國家建構比較史 (1893-1952)》書封

《建國與國際政治:近代中印泰主權國家建構比較史 (1893-1952)》書封

(編按: 本文為《建國與國際政治:近代中印泰主權國家建構比較史 (1893-1952)》的推薦序)

很多年輕人,在剛出道時,都得到朋友、家人、前輩的幫助。這些幫助,不一定是出於無私的關照,而是各有自私的算盤。一些扶不起來的阿斗,怎樣也無法有好的發展,於是將責任推給周圍的人,說他們沒有真心幫他、都是利用他、剝削他、耽誤他等等。總之便是全世界都錯,只有他自己一個沒錯。一些在別人助力之下出人頭地者,很多時候在成功之後,都會告訴自己、告訴別人,成功全是靠自己的努力與天分,跟別人幫助無關。有的甚至忘恩負義,學識武功殺師傅, 搶奪幫過自己的恩人的東西。當我們聽多了這種成功者與失敗者的說辭之後,便會得出一個印象:年輕人成功靠自己,失敗都是因為被別人陷害。我們甚至會發展出家長和長輩都是要阻止年輕人上位,要成功便一定要跟他們砍斷關係的概念。

國家發展的神話

廣告

其實在國家發展理論的領域,我們也看到類似的偏見建構過程。一九五〇、六〇年代,很多發展得不大好的發展中國家的學者和政治人物,都將本國的低度發展與社會衝突嚴重、政治腐敗等問題,歸咎於殖民地的歷史、前殖民者與其他發達國在他們非殖化後繼續剝削他們,強調這些問題一概與本國的內部體制、歷史與人事無關。而少數在當時成功起飛的國家,如日本,明明是得到美國在冷戰體制下的扶持,但其文人政客,卻喜歡強調他們的成功與外力無關,都是拜自己的「勤奮耐勞文化」、「德川宗教」、「武士道精神」等所賜,越講越絕對。當學者聽這種口實和神話太多,便會被當中的偏見導引,歸納出「外貿與外資都是富國剝削窮國令後者無法發展的伎倆,窮國要發展便要與富國徹底脫鉤自力更生」的結論。這個結論,便是在一九五〇、一九六〇年代在西方左翼知識圈風行一時的「新殖民主義」和「依附理論」。巴黎的極左知識分子對這種理論情有獨鍾。被這種理論傳染的,便包括戰後在巴黎留學的一眾後來成為赤柬領袖的知識分子。

赤柬第二號人物喬森潘,是一個經濟學家。他一九五九年在巴黎索邦大學的博士論文《柬埔寨的經濟與工業發展》裡,便指出柬國貧窮,是因為包括外貿與外資的經濟外力太多,而大城市, 便是這些外力介入、壓抑柬埔寨發展的橋頭堡。這篇論文,後來在一九七六年赤柬執政期間,被加州大學伯克萊大學覺得柬埔寨是社會主義人間天堂的左翼學者翻譯編輯出版,成為反戰刊物《印支編年》的特輯專號「柬埔寨的低度發展」。這個理論,導引赤柬奪權後將大城市人口全趕到農村,砍斷外貿外資聯繫企圖通過激進自力更生政策發展經濟。這為柬埔寨帶來什麼毀滅性的後果, 不用我多說。後來東亞新興工業國崛起和巴西在一九七〇年代的經濟快速增長,證明窮國在維持與富國的經貿關係,歡迎外力介入的狀況下,仍有可能有所發展。教條的依附理論在一九七〇年代起,便被打入冷宮,就算在左翼知識圈,也被承認外力與發展不是必然對立的「依附發展理論」、「世界體系理論」、「發展型國家理論」等取代。在發展社會學,「外力介入」與「自主發展」相矛盾的神話已經被打破。但在研究國家形成的政治學領域,「建立主權國家」與「外力介入」,很多時候仍被視作從定義上便是相矛盾的概念。擁有這種觀念的學者,很多時候都是被政客在建國後宣傳的建國神話影響,假設從舊帝國的瓦礫上建立主權國家,擺脫外國控制和外力影響,邁向獨立自強之舉,靠的都是建國一代自立自強地排除外國干預。

廣告

西方國家建國史與外國勢力

但只要我們看看就算是很多西方國家的建國史,便能知道這種假設的虛妄。當年美國革命一代脫英獨立建國,有賴法國的介入與幫忙。美國革命人民的代表機構大陸議會,為了感謝法國給予他們的資助,更在一七七八年授予法王路易十六「人類權利守衛者」(Defenders of the rightsof mankind)的名號。法王介入美國革命,資助華盛頓建國,當然不是因為他支持革命者「人人生而平等,享有人權」的激進理想,而只是希望法國的死敵英國在北美被打敗、被拖垮。畢竟,路易十六本身也是一個暴君,後來被受到美國革命迴力鏢影響的法國人民送上了斷頭台。從某一個角度看,美國革命,乃是英法帝國爭奪戰的延伸。一九一七年俄國爆發二月革命,建立臨時政府,正在世界大戰中與俄交戰的德王威廉二世, 為了防止俄國建立穩定的新政府,不單通過德國社民黨大舉資助包括列寧的流亡的反戰布爾什維克黨人,還在一九一七年四月準備了火車專列將列寧和他的戰友們從瑞士蘇黎世,經過德國國境, 護送回俄國發動二次革命,推翻臨時政府。列寧在成功建國後,也立刻向德國報恩,正式與德國簽訂割地和約,退出大戰。美國與俄國的革命建國,如果沒了法國與德國的「外力介入」,根本無法成功,甚至發生。這些革命建國的案例,根本就是大國間競爭與戰爭的延伸。但建國一代在成功立國後,都刻意讓

教科書將建國的外力介入因素抹殺掉,讓大家記不起來。很多以為自己很科學卻受到這些建國神話影響的政治學者,在發展主權國家形成理論時,都被這些官方史觀帶著走,在研究建國歷史時忽略了這種外力因素。

中國建國與外國勢力

當年中華民國和中華人民共和國的建立,當然也與外力介入有密切延伸。國民黨與共產黨政權當初建立的,在一定程度上都是外國(特別是俄國)強權扶值的政權。但中共今天的建國大業神話,都將這些歷史壓抑掉。面對中國周邊希望爭取更大自治甚至脫中建立新國家的力量,中共的刻板攻擊,便是說這些力量都是外國勢力的棋子,被外力利用。這種對「外力介入」、成為「外國棋子」的顧忌,也深入很多中國周邊反對運動的骨髓,令很多在歷史上十分正常的與外國力量的聯盟與交結,都好像變成了是什麼不見得光的骯髒事一樣。莊嘉穎教授這本獲得好評與獎項的《建國與國際政治 —— 近代中印泰主權國家建構比較史(1893-1952)》,擺脫了政治學家有關「外力介入」與「獨立建國」間的假二元對立,利用了大量一手與二手資料,重建我們對中國、印尼與泰國成為現代主權國過程的理解,發掘出過程中外力介入與本土力量的互動。這是一部作出顯著理論貢獻,歷史細節讀來有趣生動,令東亞地區各派各類政治行動者大開眼界的佳作。這次台灣季風帶將之翻譯成中文並出版,絕對是華文讀者之福。大家不應錯過。

 

摘錄自:《建國與國際政治:近代中印泰主權國家建構比較史 (1893-1952)》,莊嘉穎著、鄺健銘譯,由台灣季風帶出版,於香港誠品與序言書室有售。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