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扼殺自由,扼殺香港之本 —「天朝大國」的單一封閉以及海洋城市的多元開放

2020/5/26 — 22:34

當日,《頭條新聞》腰斬的消息遍佈整個網絡世界。儘管後來成功爭取下季製作如常但是正如主持人們所言,節目也肯定不復以往開放。過去,香港人擅於用各種創作諷刺極權,但如今國安法、國歌法來襲,香港還有剩下多少空間?

這是一場自由之戰,也是香港的存亡之戰。假若香港失去自由,香港甚麼都不是。

曾經的創意之都

廣告

中共,及其傀儡港共政權,千方百計扼殺香港人的自由,因為它意識到在港中搏鬥下,創意是香港的護身符。港人以創意對抗中共的極權統治,讓香港人在艱辛的環境下依然支撐下去。這個便是《頭條新聞》一直發揮的功用。比如說,當香港警察的忠旨由「服務為本 精益求精」轉為「忠誠勇毅 心繫社會」,王喜便化身為「忠勇毅」,由垃圾桶跳出來。《頭條新聞》近年迎來收視高峰,恰好反映了香港情況每況愈下。於我們眼中,這是共鳴;於中共眼中,這是顛覆政權。

但是,若果以為政權封殺創意,只是一時天朝面子問題,是輕視了事件的嚴重程度。因為當政權抹殺香港人的創意時,同時也是在抹殺香港本身。香港從來不是靠天然資源發跡。一直以來香港所依重的,是香港人的創意,變出種種的可能性。創意不是不切實際的天馬行空,因為香港人同時著重實用,創意正正成為了實用的必要條件,或曰「靈活變通」。

廣告

香港有自由的空間,而香港人亦用創意將這個自由的空間發揮到淋漓盡致。香港人的創意曾經讓我們引以為傲。創意,曾經被視為一門產業,政府的香港便覽仍然有一頁介紹香港的創意產業,訂明政府目標包括「推動香港成為亞洲創意之都」。曾經,香港人的創意讓香港屹立於國際。但是這句話如今看來,卻不無諷刺。

在港中角力當中,相信中共也在重新審視赤化香港未果的原因。原因之一,正是香港人的創意。當北方在獨裁政權管治下,人民只能享有單次言論自由時,香港的創意更加顯得香港與中國其他城市格格不入。香港人相當熟悉廣東話的靈活,「克警」、「毅進制」、「有班警察毅進仔」等等戲謔不在話下,而這種以廣東話為主體的戲謔傳到北方更加礙耳 — 連被諷刺都聽不明白,玻璃心自然碎得更徹底。這種創意形塑香港文化,鞏固本來已有的港中區隔,這點是中共如何模糊邊界、實然殖民都是無法動搖的。

港中差異:天朝大國與海洋城市

創意亦塑造出香港人與中國人面對國際的重大分別。香港作為海洋城市的創意與北方的封閉政體截然不同。當北方拒絕國際時,香港吸納外來文化並且以自己的創意加以轉化,產出香港獨有的文化。日常如是,抗爭亦如是:Pepe 本來是外國的次文化符號,一度被挪用為極右象徵,被作者處死。但是引入香港後,卻成為捍衛自由的象徵,衍生出各種香港獨有的 Pepe:戴頭盔的 Pepe、眼睛受傷的 Pepe,甚至與「連狗」一齊玩鐳射筆的 Pepe 等等。連 Pepe 作者都一改口風,反而高呼「Pepe for the People」。當大陸自我封閉、以天朝自居時,香港一直與海洋為伴,與國際密不可分之餘,也保持著獨特的自主。

這個吸納再轉化的過程,其實一直都是香港文化生產的主軸,再舉個經典到爛的例子:奶茶溝咖啡變鴛鴦。若然還不明白,再舉一個:明將的白飯壽司。整個轉化過程都是一致的。雖然說,世界上不同地方都會有這樣的文化轉化例子。但是香港的特別之處在於,這些轉化過程中往往加入了連結本土脈絡的創意,令新產物成為全香港共享、珍重的一部分。所以,香港人不是一個固化的產物,而是由香港人塑造,不斷轉化的永遠未完成物,以流變鞏固共同體的共鳴。香港人如水一般的抗爭策略,由街頭示威、佔領街道、一系列的和你 X、「香港之路」組人鏈、文宣創作等等,恰好忠實地反映這座海洋城市的性格。參考不是搬字過紙,轉化亦不是忘本,反而正正因為一切均在轉化之中,所以廣東話、繁體字、香港過去的一切都變得無比重要:它們滋養著香港的成長,令香港得以成為香港,維繫著共同體的演化。

共同體的其中一個可能條件,是苦難,是「能想像他人痛苦」。這點我完全同意。不過,我更希望往上推一層,尋找我們之能夠想像他人痛苦之原因。原因何在?一來人性,二來,由香港人創意造就的香港本土文化,及其衍生對於自由的共同追求,是當中不可或缺的元素。

回歸到這個脈絡之下,我們能夠更清楚《頭條新聞》被殺的後果 — 遠遠超過一個諷刺時弊節目的生死,而是關乎到「香港人」的存滅。再加上國歌法、國安法等抹殺香港自由的惡法,假如香港人被噤聲,創意不再,「香港人」的轉化便會戛然而止。失去動力的「香港人」便會慢慢崩解,然後被同化。所以,這已經不只是一場戰役的得失,更加是一整條戰線的成敗。

過去,在天朝大國的論述之中,香港往往被貶為帝國邊陲。但是,其實香港的定位從來不在於大陸,而是在於海洋。香港是一個海洋城市,多元並且開放,這一點是香港與中共之間不容抹殺的分別,亦因此產生不可消融的衝突。由主權移交以來,香港人一直都是防守方。將眼光由個別戰役到整條戰線,坦白說,並不會令人對香港未來變得樂觀,但是起碼,我希望香港人知道,在戰線上無論前進或後撤,我們會一直並肩作戰。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