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扼殺香港有限的法治,憑甚麼建成法治國家

2020/11/2 — 10:23

《凌遲法治》
陟罰臧否因人異,法度張弛陷參差。
典章禮制淪崩毀,綱紀律理任搓持。
傷筋蝕骨誰頤指?敗俗欺天孰致之?
暴政殘民徒自暴,文明喪毀自凌遲。

怎樣才算是一個法治社會?這可能是人類社會文明進步的一個最關鍵問題。

有人可能會說,法治社會首先就要法律體制健全。但社會不斷轉變,所謂法律體制也要因應社會的改變而不斷轉變發展,以適應新的需要和面對新的問題。所謂法律體制健全,從來都只是一個相對的觀念,甚至可以說在大部分情況下,法律體制都可能會有一些不建全的地方,需要透過不斷檢視、修改以前的法例,也需要透過不時制定新的法律,才足以讓法律體制更趨完備。

廣告

因此,一個社會如果沒有持續的法律更新及發展,法律體制就肯定不健全。能夠透過一個充分反映民意及社群需要的立法機關來檢視、修訂、及制定法例,那就算法律體制在一時之定鏡檢示中並不健全,制度本身仍然是可取的,建全法治的先決條件也基本上存在。

上周在北京結束的五中全會,相關的公告說 2035 年要達到所謂「第二個百年目標」的中期目標,其中一點是「基本建成法治國家」。這一個說法,說明了中共自己也心知肚明,無論它的那些外交部發言人及駐外使節如何大言不慚,中國今天根本就不是一個法治社會。但如果單從法律體制上看,又不能輕率地說它的法律體制很不健全。有人甚至認為,單看中國的法律條文,龐雜而且繁多,連子女需要幫年老父母執屋都有法律條文作規定!所以有法律專家曾經說,中共體制的問題不在於法律條文不健全,而是在於政治制度的嚴重缺陷,令執法及司法都沒有辦法體現法律制度應有的公平性。

廣告

這一局面造成的結果一方面是執法的隨意性很大,執法的公平性很多時都根本不存在。司法體系也完全被政治權力凌駕,完全談不上有獨立的司法制度,更大的問題是令司法變成為政治需要服務。這一種作風,令法律條文無論幾細微完備,往往都只能淪為政治工具,目的只是要控制人民,只成為專制政權的管治工具,而不是要達致一個公平的法治社會。

香港社會民主制度的缺陷明顯,立法機關面對種種不合理的限制及制度上的不公平。九七主權移交之前,尚且有機會循步漸進地發展。但九七之後,中共違反自己的承諾,沒有因應時代的轉變及需要健全香港的政治體制,已經慢慢在削弱香港作為一個法治社會的基礎。

如果中共能夠實踐對香港人及國際社會作出過的承諾,與時並進在香港建立一個符合社會需要的民主制度,扭轉現體制的不公平性,香港社會作為一個文明社會的法治保障才可以與時並進。可惜的是中共這個政權死性不改,根本就是在拖香港繁榮安定的後腿。

在過去一年多,特區政府放任香港的警察違紀違規違法,又濫暴濫打濫捕,已經完全暴露了在所謂行政主導的情況下,香港社會的法治基礎有多脆弱!而一直作為檢控政策把關人的律政司長,除了水平不足之外,也明目張膽地政治掛帥,根本就完全失去了為檢控政策把關的作用。這一種選擇性的檢控,及不斷作出濫控,又運用已經過時的、充滿殖民地色彩的、明顯與人權保障觀念相違背的法例,令問題的性質進一步變成不再是體制不健全的問題了,而是香港的法治基礎漸漸被刻意破壞。除此之外,政府不斷以雙重標準來作出檢控決定,例如有的士司機刻意駕車撞斷人雙腳,政府竟然不作檢控,就連私人檢控也要阻止!對於一些法庭輕重標準失衡的判決,又竟然以犯案者的政治立場去決定是否上訴,這些不是刻意破壞香港的法治基礎還是什麼?

這一天,就更是嚴重扭曲法律。在立法會發生的那件事,明明有建制派議員以暴力傷人,律政司長卻擺到明會以其權力來終止私人檢控。可另一方面,被打的議員及其他幾位民主派的議員,卻被警方以扭曲的法律條文及詮釋來作出拘捕及檢控。

法律條文已經難免有很多不健全之處,過時的法例竟然被隨意運用,政治體制也難以有效保障公平,也制衡不了政府及警察的濫權,檢控政策已經全線崩潰,現在更進一步,以赤裸裸的雙重標準來運用法律。這根本就不是法治,甚至說是以法治人都談不上,而是玩忽法治、摧毁法治,以達到政治迫害的陰暗目標!

這些做法根本就是要扼殺香港社會。縱容甚至在背後推動這種作為的北京當局,作為代理人的香港特區政府,必然會在將來的歷史上成為扼殺香港社會的千古罪人。香港今天面對的處境也是在證明,現時這個所謂中央政府及其所堅持的那種體制,根本沒有辦法去建成法治社會,而且更會扼殺因為一段殖民地歷史而保存着一點點法治社會元素的香港社會。現在值得香港人憂慮的,是會不會未到 2047 年這個「五十年不變」的一國兩制保鮮期之前,香港的法治就可能已經被完全摧毀!也幾乎可以肯定,只要這個體制不變,莫說是 2035 年,就算去到 2135 年,甚或 3035 年,強國都不可能「基本建成法治國家」!

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