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技術文 again】黑警肆虐商場,又(係,又)犯咗咩法?

2019/12/27 — 9:51

立場新聞圖片

立場新聞圖片

【文:腸】

#解散警隊刻不容緩

1. 過去幾天,警察開始未經邀請不斷直接進入商場巡邏,期間瘋狂無理截查任何樣貌年輕的市民,無論他們是否身穿黑衣或曾否參與示威行動。值得指出,牠們出現時,商場內往往並無社會安寧被破壞的即時風險。

廣告

2. 當然,在商場的開放時間內,公眾作為潛在顧客,法律上被視為已獲隱含的許可,可進入商場觀看或購買商品。但警務人員為公職人員,執勤時當然不可懷著購物的目的進入商場。就此,時任上訴法院常任法官Donaldson在案例Lambert v Roberts[1]中闡明了警察在普通法下的權力:警務人員可獲隱含許可(implied licence),以進入私人擁有的土地及走到處所的門前,但前提是他們進入該處是為了某個與處所擁有人/佔用人相關的正當目的。

3. 時任上訴法院常任法官Diplock在Robson v Hallett [2]一案中採取了類似的法律觀點。法官認為,住宅以外的私人物業如沒有鎖上大門,等同給予任何公眾人士(及警務人員)隱含的許可,只要有合法理由,即可進入以詢問業主能否給予更多許可,及處理其合法事宜。

廣告

4. 由此可見,警察雖可獲隱含許可進入私人地方,但許可範圍並非無限,亦不能無限期生效,而是應與某正當、合法目的直接相關。

5. 因此,就香港的警務人員而言,《警察通例》第44-04條似乎排除了警察依賴上述隱含許可原則的可能,因為按照條文的正確解讀,如這幾天一般未經明確同意或法庭手令下於商場進行搜查,不能構成正當、合法地進入私人處所的目的。

6. 《警察通例》第44-04(1)條開宗明義,指出「警務人員如未獲得合法授權或擁有人╱佔用人的同意,不得進入任何處所搜查。」第44-04(2)條則規定,如有關處所的擁有人/佔用人同意警察出於搜查的目的進入處所,「警務人員須把此事記錄在其記事冊內,向該人覆讀有關記項及請該人自己閱讀,並請該表示同意的人在記項旁邊簽署。」另一方面,條文顯然預期,警察獲得的許可範圍,可能只限於進行「一般查問」而非「執行搜查及搜集證據」。在此情況下,儘管處所擁有人/佔用人無需特意簽署,以明文確認其同意,但警員本身仍有責任在記事冊內記錄獲得同意的事實。

7. 這些《警察通例》多次提述處所擁有人/佔用人給予的同意,強烈顯示警察進入私人場所(無論是為了搜查還是其他執法行動)必須得到明確而非僅是隱含的許可。

8. 英國高等法院分庭(Divisional Court)在 DPP v Morrison一案中就有關普通法法則的分析,亦支持此觀點。[3] 時任高等法院法官Hooper援引了根據英格蘭Police and Criminal Evidence Act 1984制定的 Code of Practice for the Searching of Premises by Police Officers 第1.3段,並對之表示認同。該段落表明,除個別例外情況外,私人處所的搜查只可在佔用人的實際(而非隱含)同意下進行。因此,於私人地方進行的搜查,如未經法庭手令授權,應頗不可能另外依據所謂隱含許可獲得合法性。

9. 此外,根據《警察通例》第44-04(3)條,若警察獲得的許可只涉及進入處所進行「一般查問」,而警察「其後決定執行搜查」的話,警員一般須重新遵照第44-04(1)及(2)條,尋求並記錄擁有人/佔用人的書面許可,才可執行搜查。

10. 因此,即使退一百萬步,接受警察可以隱含許可為依據,進入和停留在顯然屬私人物業的商場,警員進入後亦不會自動有權採取其他執法行動,包括搜查市民。正如Atkin勳爵在Hillen and Pettigrew v ICI (Alkali) Ltd案中裁定,[4]一旦被邀請人涉足許可範圍外的地方,或將其用於與原有邀請無關的目的,她就已不再是被邀請者,而是非法入侵者,其權利必須以此為基礎判定。

11. 換言之,一名在私人處所內行為目的超出了他所獲許可的警察,實際上已成非法入侵者。[5]

12. 在這方面,根據已獲充分確立的原則,除非警察是合法地身處於私人處所,否則牠在其內採取的行動,不能被視作「執行職責」,所以亦不能行使諸如要求市民出示身份證明文件等警權。[6]

[1] [1981] RTR 113 (DC) 第120G–H頁 ('... police officers, like all other citizens, have an implied licence to enter upon a driveway and to approach the door of a dwelling house if they have, or reasonably think that they have, legitimate business with the occupier ...')。

[2] [1967] 2 QB 939 (DC) 第953F–954B頁('... when a householder lives in a dwelling-house to which there is a garden in front and does not lock the gate of the garden, it gives an implied licence to any member of the public [and police officer] who has lawful reason for doing so to proceed from the gate to the front door or back door, and to inquire whether he may be admitted and to conduct his lawful business. ...')。

[3] [2003] EWHC 683 (Admin) 第20-22段。

[4] [1936] AC 65 (HL) 第69頁('... So far as [an invitee] sets foot on so much of the premises as lie outside the invitation or uses them for purposes which are alien to the invitation he is not an invitee but a trespasser, and his rights must be determined accordingly. ...')。

[5] R v Jones (John) [1976] 1 WLR 672 (EWCA) 第675C-D頁(上訴法院常任法官James語)。

[6] See R v Wu Hing Kai (未經彙編,HCMA 548/1985,1985年8月8日);R v Ting Fung Yee(未經彙編,HCMA 1523/1996,1997年5月14日)。

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