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把抗爭派民意帶進議會的可能

2020/8/24 — 16:52

立場新聞資料圖片

立場新聞資料圖片

【文:遊雲】

近日立法會議員到底留或離已成城中熱話,但爭持的雙方各執一詞,要不是認為臨立會的委任沒有民意授權並要堅持抗爭理念的離派,要不就是為資源爭取與保留議會抗爭的留派;當然還有另一批完全攬炒者,他們主張要讓沒民意授權的政府提香港推至全面極權而加速滅亡(不論透過國際戰線制裁中共或制裁港共人士,又或勇武上街繼續爭取)。但我們先別理會最後的這種理念,因為無論如何做乜也不會支持任何人進入議會進行反抗,無論是激進本土派或是傳統泛民,進入議會都是拖佢地後腿 — 他們不是本文的對象。

這篇文想探討的問題是:到底有沒有方法令最近已獲民意授權的未來代議士進入議會,資源又得以再分配時而又對傳統泛民工作有利的呢?更甚的是,在這無法改變的一年「假」議會期與及後的日子,如何最大化抗爭的成果呢?

今日看了陳祖為教授早兩天寫的文之後,我想在此提出一個折充方案,以供大家討論。重點如下,解釋在後

1. 按照得票比例,留守議會的立法會議員須撥出一定人數,按照抗爭派的意願於立法會內發言及投票

a. 以現今光譜來看,從陳志全和朱凱迪這邊開始找多幾個年輕的議員做代表,應該問題不大;我認識的一些大黨年輕人仕,其實和抗爭派想法其實相差不太遠,只不過他們因黨的方向,不能異議罷了

b. 正因如此,大黨亦應放棄黨鞭(即容許這些代表為民意而非黨立場投票)

2. 抗爭派的意願及投票取向,應於擴充的反對派「飯盒會」中被聽取(會議中應加入初選的當選人/或其代理人進入);抗爭戰線的未來代議士亦應組成一個會議,相討共識

a. 雖然發言方向和投票取向應跟隨抗爭戰線,但具法律風險的行動應排除在外:冇一個代議士應為其民意來源而受刑牢之苦

3. 留守議會的議員於新的臨立會年度,承諾預留全年 20-30% 的總支出以支援初選當選人(以下簡稱授權人士)的團隊,當中可以包含

a. 聘請授權人士為議員助理,使其熟悉立法會運作及提供新一代的政策意見(支出的來源不一定需要為授權人士的工作辦工室,即可以是民主黨出錢但跟慢必工作;只要是當區的立法議員便可)

b. 於現任立法會議員助理找到新工並離職後,立即聘用授權人士的團隊成員,加快到時新官上任的銜接,並增加經驗(其實不少議助早陣子已開始找工作;越近年尾,應該越多人走,20-30% 應該問題不大)

c. 提高當選人的知名度,例如利用其立法會議員職位替其印刷宣傳品「抬轎」

4. 提供「搏咪」機會,讓授權人士展述己見
5. 即使下屆會再出選的所有現任立法會議員,也應提供影子工作 (work shadowing) 機會,以培訓新人的團隊

提早進入議會對抗爭派而言絕對有利而不違反本身的論述:因為民議已經授權,進人議會和影響代議士的言論,絕對是合理的民意的代理人;繼續留任而為代理人發言的立法會議員,則可以說是受托人。如果因非正式的民意直接授權而放棄替選民發聲的機會,實在說不過去。此外,正如陳教授所言,反對派反對或許容易,但提出更好的「另外方案」卻也許不容易;這絕對需要經驗和時間去探討。抗爭派也需要時間、空間和機會把其理念轉入議會之中加以發揚;而這不一定在初頭的時間能夠做到。

此外,區議會跟立法會運作及權力大有不同;雖各有〈會議常規〉和〈議事規則〉,但後者的93 條每條都比前者,案例及修改歷史,使用方式更多不勝數。即使是大狀/律師,要熟例如吳靄儀/郭榮鏗/涂謹申等也需多年時間初對其熟悉,故此早入議會,對傳統泛民或抗爭派也有利。況且一個立法會議辦亦大得多,早點建立班底或發掘有用之財加以留任,對大家也有好處

對傳統泛民而言,這也是一個有利的合作:合作能使大家互相理解之餘,也可以令大家未來的合作和分工更加容易,而在受更少的攻擊底下繼續爭取中間淺藍的支持,才是他們最善長和最能成功的道路。或者贏到年輕一代的選票並不容易,但在沒有被攻擊下於這肺炎年之下贏得中間選民的一票,應該不難。

兄弟爬山,其實不一定要各自努力,互相扶持才是兄弟本身應有的意義。大家或許無須認同,但必須認知;各有各的民意基礎,於合作下像橋牌般各為其選民打各自的牌,才是民主路上最有效率的事。

政府一方面怕團結的反對派和抗爭派的民意出現於議會中,另一方面,亦想反對派的資源拮據而無力再動員大規模活動 — 不論是和平的初選遊行又或支援市民的各種行動;但最想的,還是利用法律及法治殭屍 (zombie) 把香港人變為極權的殭屍或現實中的死屍 — 比著我是高級的魔鬼777,我必定會在無反對派下短時間內修改〈公安條例〉,把暴動定義擴闊,增加警隊撥款,加強中港城管合作,加快清算… 當然即使有反對派議案也可能獲得通過,但必定慢得多,而如果有新血加入議會反對陣營,或許會有比臭味更有效而安全保護選民的事。如果認為只為死守一個信念而放棄議會,並把全港市民當成賭注送進虎口以買攬炒,這真的是大家獲授權的事嗎?又真的需要更多為香港光明的而犧牲前途和生命的烈士嗎?

(作者簡介:某高排名大學中的底層教員;雖為教師但不學無術,任教近十年卻連一篇論文也未發過;愛在各大學學科中遊走吹水呃飯食,但更愛作各文化異域中周遊列國。看功利淡如浮雲,卻是一名極致的功利主義者 (Utilitarian))
廣告
廣告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