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把藍絲捲進時代革命

2019/12/9 — 15:38

立場新聞圖片

立場新聞圖片

 【文:Alban Kwan】

香港正在進行一個非一般的時代革命。「時代」一詞,按漢語詞典所解釋,是指政、經、文化在歷史洪流中的劃分。「時代」需要成為一種共識,不然那就衹是一部份人的夢想,說不上是歷史上的劃分。而革命一詞出自《易.革》:「…湯武革命,順乎天而應乎人」。古代認為王者受命於天,改朝換代是天命變更,固稱「革命」。幸好香港特首並不是王,用不著革她的天命,但我們最少也應該「應乎人」。

若前文分析正確,香港的時代革命並不是一般對政權的革命,而是要求政策、經濟方針和文化的回轉:要從中港融合時代,回復到差異化政策時代,從而落實真正的一國兩制,保護香港的核心競爭力。這場時代革命有三條戰線:前線、國際線、本土線。其中的本土線就是要令整場革命「應乎人」,也要把政、經、文化的革新在本地形成共識。好叫這場時代革命並非有名冇實,而是根深蒂固的。

廣告

可是區選大捷,但得票比例還是 6:4 比,反映的是在擴展社會整體的支持度上,實在了無寸進。現在終于可以和勇不分,也拿到了區議會的資源,是時候想想如何攻堅: 把政治理念、經濟影響和文化認同滲透進建制支持者中。

相比立法會,區議會的議題更能直接的打進基層生活中。一地兩檢會不會違反基本法,這是隱性的,不想理的人可以不理。但市民所生活的社區中是否清潔、舒適、和諧了一點,這都是顯性的,走在街上就能感覺到。區域議題就像漩渦一樣,可以把人扯進來。

廣告

鐵票

對於區選得票率已有好一些深度分析,但其中來些認為建制的四成票是鐵票,我卻不敢苟同。就算是真,也只能蠢蠢地、愚昧地不相信。因為香港人正在做的,就是要把不可能變做可能。

曾看過梁啟智博士的一篇分析文章,其中指出在 11 月 15 號至 20 號起「原輕度親政府者對政府和警方的信任度在過去數月崩盤後,出現重新鞏固」。 其中提到「一半半」至「極支持警察」的大概是四成。另外,認為警方「過度使用武力」和「一般」的加起來也是四成;而不接受「不合作運動」的也是四成。 選舉結果和市民對警方/政府的信任度,幾乎是一致的。

如是這樣,黃金六四比是否不能打破?不是的。在 11 月 15 號前不信任政府的就曾到七成,加起來那些中立的就超過八成了。數據還反映出真正「藍到腦殘」、不可與同群的就只有最多兩成。也就是説,四成建制選民中有一半是可以變為「支持運動」或「一半一半」的。 問題是如何持續做到?

如何把時代革命滲透地區?

要把革命牽引成漩渦有兩個要決:「滲」和「透」。「滲」是要在不經意間產生影響,令人不會對之產生防衛。把 TVB 轉成 NowTV 是「滲」的一種方法,但要把「滲」擴大至地區層面,最有較的方法是改變環境。因為基層的建制支持者比較需要地區支持,也比較多留在本區消費來節省金錢,他們對區內的細微改變比較敏感。

「透」,是把環境改變所產生的正面感受感情化和個人化,以達至深入民心。具體來説,就是要在社區內重建香港本地文化和情懷。 本土文化是中港差異化的其中一個主要元素,文化是有張力的,若然文化是好的,自然能夠把人吸引著。

攻堅

做好了滲透的工作就可以開始攻進藍營陣地,這裏的主戰場是「建設」。 評論員余非,為建制派改了一個名字叫做建設派,「建設」二字為藍營攏絡人心的核心詞滙。梁振英在選舉後的第一天已經開始呼籲市民對還未上任的區議員提出工作要求,可以想像「泛民當選也沒有建設,只懂叫口號」會是建制文宣的主軸。「建設」是攻擊泛民的矛也是他們的盾,去證明他們的存在價值。猶幸這個盾是破破爛爛的: 在小事上建制派或有一些功勞,但其做事方法一成不變,功效不彰,是為第一個缺口;在大事上建制派掠奪議會資源,進行利益輸送的案例更是罄竹難書,此為第二個缺口。

建制另一個重要手段是「定性」,無論真相如何,只要在我事件中找到一些可被利用的共通點,就可以進行定性。要定性就需要掌握輿論權,好叫相同的信息能被發酵。定性是不能用反向的輿論或澄清去化解的,因為定性是基於一些被扭曲的事實基礎,再通過不斷重複和放大去建立的。正因為是基於一些事實,所以反向的輿論很快會被相信的人視為以偏概全的假新聞。例如,721 被定性爲「議員帶領暴民進攻元朗、鄉民自衛還擊」,無論有多少澄清多少反向輿論也不可以逆轉。 要逆轉,就需要進入建制的輿論場,用事實(非言辭)去引起疑惑, 從而讓藍絲開啓關閉了的眼。「暴力」是建制派對時代革命的「定性」,也就是我們要引起疑惑的點。

要攻進藍營人心,必須打破只有建制派能「建設」的幻象和「暴力」的定性。制勝的關鍵有兩個:

1. 小而創新、唯快不破 — 建制派的組織力和動員力是我們不能比擬的,但建制不只是頭大象、更是頭沒什麼創意的大象。在民主光譜裏有的是機動力和想像力。在社區建設中我們應該延續這些創意。沈旭輝教授提倡不同的 1:1 matching fund,但這些錢若被用作印印揮春橫額、和大家拜年、祝願身體健康、成功爭取乜乜乜等,那就可以算了。我們要謹記,若沒有時代革命,泛民是絕對贏不了這場選舉的,區議會選舉若然用舊有的方法贏不了,勝了之後就請別循舊有思維去做。我們並沒有四年時間,離立法會選舉只有八個月。我們需要在短時間內做出一些看得見的建設。這些事不用大,也不用花很多錢,但要看得到、感受得到。小至清潔區內污染的後巷,或幫助區內小店換上一盞燈,又或者確保自己大廈的門前沒有垃圾。不要小看這些小事,因為民生原本就是小事累積而成的。在公園裏有不少的藍營的公公婆婆每天坐著。椅子很多都是骯臟而不舒適的,如果有人把椅子清潔好,再把一些坐墊和枕頭放在旁邊的黃色經濟圈,供公公婆婆自由取用,他們的心也許就敞開了。這些小事用不著審批,但加起來就能讓人覺得「不知怎麼的變好了」 。我們就是要營造環境改變,打破建制派製造的幻象。

2. 由下而上、行動為主 — 這場革命的動力來自於沒大台,每項個別的抗爭活動由社交平台高速蘊釀,得到一定協議後便付諸行動。每項活動就像水點一樣,積聚成洪,令擅於中央策劃的警察和建制派陣腳大亂。在社區的戰場上要做到第一點的速度和創新,就需要保持這種自下而上,行動為主的抗爭模式。之前的行動是抗衡性的,也就需要武力支持。現在掌握了地區資源就可以融合起上述的建設性抗爭去打破建制派的「定性」策略。打破「定性」 需要進入藍營的輿論場,再用事實(非言辭)去引起疑惑。我們不能進入 HKG 報、幫港出聲,但我們可透過地區環境製造藍絲不能逃避的新輿論場。例如,我們在地區進行深度清潔行動,地區被「暴徒建設」起來是不能否認的事實也會在社區內引起輿論。這種和「定性」的反差會引起認知混淆,從而開啟他們的心。假若有人開始問「為何會這樣?」那定性就已經被打破了。

當仁,不讓於師。

我們都愛香港,沒有人希望進行破壞,也更沒有人希望受傷流血。無奈頑梗的政權非要逼使香港人反抗不可。明明是政策的失誤,卻硬要把香港人打成港獨。無恥的政客愚昧人心,用不公義逼使人烈火街頭。

和理非可以站在熒幕前痛斥其非;也可以躲在家裡黯然神傷。我卻選擇行動。我或許不敢走上街頭,用烈火築起抗爭的牆;但我可以走落區中,用汗水和熱心,融化建制的鐵票。拆毁有時、興建有時。無相的抗爭,可以穿破再堅厚的牆。 建設不是和解而是進攻: 把藍絲捲進時代革命中,跑不了、也逃不掉。

這是當做的事,那就做吧!香港人加油!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