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抗爭低潮,我們應該做些什麼?

2020/4/20 — 13:10

作者提供

作者提供

【文:梁風】

歷時十個月的民主運動如今進入低潮,這是抗爭的規律,大家感到疲累,這很正常。那麼處於低潮期的我們,現在應該做些什麼呢?

我的答案是,加強學習和思考,培養政治理性,實踐社群民主。

廣告

關於自由、民主、公共社會、政府之關係,我與不同人士探討過多次:有人認為自由無上,強調小政府;有人認為民主自由都很重要,但民主是手段,自由是目的;有人認為社會應該變得民主,民主政府應該變得強大,使社會更加公平。其實基於不同立場,這些說法都有道理,我簡單畫一幅圖說明。

我們每個人都實際擁有一些自由,如圖中A圈 —— 如果暫時拋離社會、政治、法律的限制去思考,可知這些自由的種類程度會因為自身的境遇有所不同。你甚至有殺人的自由,但他人亦有殺你的自由,可能武器更精良,或者更強壯,或者有錢買兇逼你以一敵十,你感受到威脅。

廣告

於是你想尋求庇護,免於被殺的風險,正好其他人也有這種需求,於是結合成一個有強制力的社群B,來換取不被殺的自由③ —— 這個社群基於一個共識,就是你必須放棄殺人的自由。如圖所示:犧牲部分自然自由①,換取公共自由③,這就是理想狀態社會(民主社會)的根本運作邏輯。

現代社會,一般人都不想活在被殺的恐懼之中,也沒有殺人的興趣,即對於每個個體而言,都有③大於①,這個共識比較容易達成。但有一些共識,會由於個體的風險和利益差異,③不一定大於①,而難以達成,即使是保障生存權 (即生存的自由) —— 好多人將其美化為一種天賦人權,其實縱觀世界,現時仍有太多生存權不被保障的情況。認為生存權已經理所當然的人,往往是將生存權等同於不被殺的權利,其實除了不被殺之外,生存權還包括了遇到貧窮、疾病、天災等情況下不會被餓死病死的權利,這都需要物質保障——當然如果超越人類現有水平的抵抗能力,或者自行尋死的除外。

要保障生存權,除了保障不被殺的權利之外,社群需要適時提供物質,使每個人獲得生存自由③,但同時每個人都要犧牲A中部分支配個人財產的自由①,構成社群物質來源。對於很貧窮的人來說,個人自身可支配的財產本來就很有限,甚至處於負資產的狀態,無論是投入產出,或是機會成本考慮,③都遠遠大於①,所以有強烈達成協議的願望。對普羅大眾來說,投入產出差不多,但從機會成本來看,一旦遭遇貧窮,疾病,所獲得的自由③也將遠遠大於犧牲的自由①,所以也傾向於達成協議對自己比較有利。但對於社會上佔少數的富人階層來說,物質造成的生存威脅較少,通過社群來保障的需求不強烈,同時由於窮人①遠遠大於③,這份差額需要填補的緣故,他們犧牲的自由①幾乎肯定遠遠大於獲得的自由③,所以他們會強烈抗拒這份協議,拒絕成立「醫保」等社會性的物質生存保障,而傾向不犧牲①,或改投投入產出和機會成本相對有利的商業保險,進行更高層次的保障。

為了拒絕協議,富人階層推出了一系列言論,例如將「生存權保障」僅僅等同於「保障不被殺」,鼓吹「個人合法所得財產神聖不可侵犯」、「無條件的生存保障等於養懶人」、「可以通過商業保險來個性化地保障生存」、「壯大慈善團體,承擔社會責任」等等。這些言論當然不堪一駁,例如合法財產是從社會中所獲得,需不需要承擔社會責任?保障生存就養懶人,那麼由於各種變故,或者就因為懶而貧窮的人是不是應該死?商業保險不是人人買得起,慈善團體的保障有很大不確定性,不是出於義務等等。當然由於言論自由,富人基於自身利益發表這些言論無可厚非。

本來這個社會是窮人和普羅大眾佔多數,理性來講,應該以贊成這類協議的人居多,但關鍵問題在於:為什麼社會上很多普羅大眾甚至窮人,大量致力於民主抗爭的青年也接受這些觀點?這是非常奇怪的!

我想原因有二,一是富人壟斷了政治和輿論資源,Politics is power,Media is power,通過政客、公知,軟硬暴力,洗了大多數人的腦,使他們接受了這種價值觀,懂得站在富人立場,替富人着想。富人這麼做當然也無可厚非,只要普羅大眾和窮人有公共理性,明白什麼對自身有利,自然能形成自身的一套論述,結成利益共同體,抵抗富人的輿論攻勢,爭取自身的利益,甚至對富人反洗腦 (這個有點難);但很明顯至少美國,香港,匪區的大眾甚至民主戰士,都缺乏這種理性(當然如果本身就是富人立場的「民主」戰士就另當別論啦) 。

以上只是一個很基礎的例子,還有太多太多自身利益值得大眾去思考,去爭取,這一切都建基於公共理性。這種理性的程度越高,大眾受到政客梭擺,「為人作嫁」的機會就越小,民主的程度就越高,民眾的自由就越多。

作為抗爭者的一員,我強烈建議各位手足在此休整時刻,多讀讀中外民主抗爭的歷史,讀讀政治學通識,哪怕整理下十個月以來的抗爭歷程,獨立思考下每件事的是非得失,推動自身團隊的民主化建設,在民主中學習民主。如果我們能做好這些,待下次機會來臨之時,定會有驚艷的表現。

願自由不死,民主萬歲。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