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特輯

立場特輯

《立場新聞》特輯

2019/12/8 - 22:46

抗爭半年記:香港人怎樣由初夏走到寒冬?






























 

過去半年,《立場新聞》緊貼時代的深度長文(按時序):

關於《逃犯條例》聯署

【專訪】三千師奶聯署反《逃犯條例》 發起人黃彩鳳:盡力照顧家庭 不代表不關心社會

關於 6.9

【不散者們】被圍堵、被拘捕 年輕人的說法:我們為何仍在前線抗爭

關於 6.12

【6.12 再定性】專題

關於海外港人反送中

【專訪】全球港人反送中 200 萬人以外 他們用遠水救近火 

【特寫】多倫多反送中遊行遭中國人踩場 留加港人:感可笑 繼續為港發聲

關於鄺俊宇

【專訪】鄺神也不過是人

關於連儂隧道

【特寫】大埔「連儂隧道」的死與生 街坊:壯觀的不是 Memo 紙,是人

關於七一佔領立法會

【專訪】屬於每一人的共同體 梁繼平:真正連結香港人的,是痛苦

【專訪】第一批衝入立法會 最前線抗爭少年的自白:我有心理準備隨時會死

關於 7.14 沙田衝突

【重組.沙田衝突】是驅散還是圍捕? 警方如何觸發新城市廣場混戰

關於連登及「攬炒巴」

【連登動員.上】專訪「我要攬炒」真身:香港人未放棄,我們也不放棄

【連登動員.下】不分化不割席 連登巴絲做到嗎?

關於元朗 7.21

【特寫】誰的元朗?光復一種失去的家園想像

關於「警嫂」

【專訪】發起「警察親屬連線」爭獨立調查 「警嫂」的自白:我想警隊挽回尊嚴

關於台灣與香港反送中

【專訪】台灣記者遇上反送中 鐘聖雄:一個個眼罩之下,純粹是香港人民對抗極權的故事

關於「街坊」抗警

【特寫.黃大仙黑夜】踢拖抗暴 — 當催淚彈蔓延至長者社區

關於 8.5 七區三罷

【特寫】8.5「最悶」一區 當警察不見蹤影 沙田示威者無處宣洩的怒火

關於反送中基督徒

【專訪】浸聯會聲明斥修例「邪惡」惹信徒爭議 會長羅慶才牧師:教會要隨社會改變

關於「圍警署」

【特寫】掟磚、放火、塗鴉 警署外的抗爭者們:我們反威權,不是反社會

關於中大生開學

【特寫】中大四院會師 怎樣由「好鳩」迎新傳統 變成示威抗爭?

關於勇武與「屠龍小隊」

【專訪】勇武派中的武鬥派 名叫「屠龍」的這群人

關於中學生

6.9 到 9.2 最漫長之夏 香港中學生怎樣走過血淚交織的暑假?

關於運動裡的支援者

【特寫】社工、急救、接放學 屹立在前線後的支援者們

關於 8.31 太子站

【8.31 Fact Check】專題

關於「願榮光歸香港

【專訪】「香港之歌」誕生? 《願榮光歸香港》創作人:音樂是凝聚人心最強武器

【專訪】48小時召集逾百音樂人錄製 管弦樂版《願榮光》望激發更多不同演繹

關於醫護

【專訪】黃任匡 自由愈大、責任愈大

關於抗爭反思

「反送中」運動的中場反思 練乙錚 對談 梁繼平

關於「手語哥哥」

【專訪】「手語哥哥」反送中 黃耀邦和聾人們的無聲抗爭

關於前線警員

【專訪】警隊留下難滅印記的 100 天 現役警員:其實,我們從來都是政權工具

關於「私了」

【專題】抗爭進化、文明倒退? 「獅鳥」的長成及其後

關於印尼記者

【專訪】眼傷記者同鄉 印傭姐姐辦網媒採訪反送中:香港的事好重要

【專訪】右眼失明印尼記者:中槍改變人生 堅持訴訟為阻警暴重演

關於「火魔法」

【專訪】三個放火的少年 和理非怎樣變「火魔法師」? 武力邊緣上的抗爭

關於《香港人權民主法案》

【Stand with HK ?】《香港人權民主法案》的前世今生

關於「南亞手足」

【專題】不分膚色界限的抗爭前線 被捕「南亞手足」:終於覺得我都係香港人

關於抗爭手法

【專訪】當武力升級遇上政權打壓 運動陷膠著? 抗爭者再思眼前路

【暴力邊緣】專題

關於藝人

【專訪】王宗堯 不過是個抗爭者

關於「法治」

【專訪】政治浪尖上的大律師公會 戴啟思:我們不是反政府,是捍衛法治人權,捍衛基本法

關於西灣河中槍青年

【專訪】西灣河中槍青年:信念唔會俾子彈打死 父擔心仍支持:你唔去我又唔去,香港無架啦!

關於國泰與白色恐怖

同事猜忌、安全成疑、工運倒退 — 國泰風暴後遺

關於大學作為戰場

【特寫】戰火中的大學校園 示威者們的意志考驗

關於中大二號橋之役

【中大之戰】專題

關於理大之戰

【理大圍城 Longest Day】專題

---

立場深度文章英文版

【Humans of Hong Kong】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