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抗爭對話錄:路漫漫其修遠兮

2020/1/9 — 14:19

立場新聞圖片

立場新聞圖片

【文:戰術研究學會】

讀者:R

戰術研究學會 Admin:T

廣告

(註:讀者言論不代表戰術研究學會立場)

R:依家最緊要其實係搵一啲可以增加軍心嘅戰術。老實講呢兩個月見到嘅手足數量同之前完全冇得比 — 地區性開花唔夠人,連之前個個禮拜都有嘅旺角夜場都冇人,勇武抗爭嘅氣氛已經低迷晒。地區性小隊快閃裝修認真講其實做咗都無人知⋯…剩係得燒狗屋法庭政府建築物可以上到新聞增加軍心。

廣告

T:係,而且我諗好難再係用舊嘅方法。而家嘅格局似係 71 之後靜咗一排嘅格局:好似做到嘅都做曬,但係已經被全數破解,缺乏新戰術,士氣低落,圍內開始出現內哄聲音。

而家可以話係內憂外患嘅情形。雖然以前都成功跨過到,但係基於招數越出越多,可以用嘅新招越嚟越少,今後要再度過呢種情形都越嚟越難 — 而呢種情況都係冇大台嘅運動必然要面對嘅困局。

亦都係因為咁我先會選擇向戰術討論埋手,希望多啲人開始研究戰術。始終以往因為每每出招都係新招奇招,黑狗要應對都比較難,所以出擊成功率都較高,士氣都容易維持高漲。但而家唔再係咁了,如果仲係要繼續靠舊招出擊,就唯有研究戰術,令舊招舊得嚟有效。所以我諗目前兩個大方向:一係諗新招,一係將令舊招進化

R:我覺得情況仲差過 71 之後好多。77、714、721 連續三個禮拜其實都幫運動打咗強心針。

T:係,而且隨住時間過去,以後遇到呢啲困局只會越嚟越嚴峻。

R:我呢排都分析過,每一次運動高潮 all in 之後都要重新儲力:

612 之後要休息到 71 呢一種象徵性嘅日子先可以再 all in;

71 之後經過 721 事件先有 85 三罷。811 小敗之後 818 回氣,824、825 正面對抗然後 831 劍指中聯辦。七八月抗爭氣氛激烈上升;

831 大圍捕之後要重新儲過力,915、921 先開始出現更加多火魔,最後先可以 929 反共、101 國殤。九月抗爭氣氛平和;

蒙面法(10月4日訂立)為運動重新注入力量,104、106、1013全城裝修,社會開始半宵禁。不過 1020、112 九龍港島兩次都比狗追住嚟打。10 月前半抗爭氣氛非常激烈,後半開始平和;

周同學去世運動重新注入力量。1110 開花、1111 黎明、1112 中大,直接癱瘓社會運作。1117、1118 理大圍城,勇武重創。1124 區選大量淺黃收貨。11 月前半抗爭氣氛達到高潮,後半社會又回復平靜;

128 和理非氣氛太重,129 嚟明連人影都無。1215、1224、25、26 和你 shop 比狗用便衣戰術破解。1224 之後連街戰都失去蹤影。整體 12 月社會回復正常,抗爭氣氛下降;

1月1和理非捉鬼⋯⋯和平行完仲要比人圍捕,完全冇抗爭嘅覺悟。抗爭氣氛再次下降……

T:仲有值得留意嘅係,好多時回氣嘅重點都係對家嘅犯錯,例如 721、蒙面法、周同學等等。呢個都係其中一個原因令到呢種困局越嚟越難處理,因為對家都會成長,犯錯都會越嚟越少,特別係當佢地察覺到主要係佢地犯錯先令我地回氣嘅時候,好可能會選擇漸漸低調做野,例如 12 月狂批不反、暗地裡上門捉人等等。

R:如果對家真係減少犯錯,只好再好似 71 咁主動出擊。而家各小隊快閃燒狗屋老實講就係依種心態。

從戰術分析:

612、71 係圍城all in

7 月係陣地(地區戰)

8 月係游擊 (港鐵轉埸)

9 月係陣地(港島戰)+ 遊擊 (和你塞)

10 月係開花 (多區裝修)

11 月係開花 (嚟明)+ 堡壘戰(中大理大)

12 月係不合作運動 (和你 shop)

睇得出其實圍城遊擊同開花係最有用。堡壘戰贏就好,輸就 X 街。

但係而家開花唔夠人,遊擊冇運輸工具,老實講得返圍城可以揀。

T:主動出擊係一個方法,但係現階段我覺得可行性好低

其實我看在眼內有一次行動令到我地而家冇乜本錢,但係我唔覺得係我地出錯,就係 Poly 圍城嘅營救戰。

自從嗰一戰之後其實勇武數目係真係大減。雖然我冇實質數據,但係我觀察到嘅就係咁。

嗰一役係直接重創咗我地。勇武升級好老實我而家唔覺得短期內可以做到,所以我寫戰術手冊https://t.me/tactics_society/5 )嘅時候都將重點擺係自保,而唔會教大家點衝。

R:一係就從陣地重新出發,不過之前上水遊行個效果亦唔係特別好,狗一開始重防令到衝突機會大大減少,最後嘅圍捕又令軍心受損。

從來主動出擊先可以引對家犯錯(612,831),就算對家唔犯錯,一埸勝利亦可以令軍心上升(71,104)。

T:如果人性化啲咁講,我嘅意思係我同意主動出擊係改變現局嘅方法,但係以現時嘅兵力,咁做會死好多手足。儘管結果可能係重燃熱度,但係我自己係唔希望咁樣trade。

當然,如果只係將手足當係數字,可能死 300 個手足換到幾十萬人出嚟,咁計可能係值得。但係我個人都唔傾向呢種做法

R:的確係,主動出擊嘅代價真係好大。

但係我最近呢兩個月見到手足嘅數量同以前真係冇得比咁滯,最驚就係運動不斷冷卻落去,對唔住咁多個手足付出嘅代價:

越少勇武行動 ⇒ 每次都開唔到波 ⇒ 增加唔到軍心 + 訓練唔到新兵 + 越多時間清算手足 ⇒ 剩返和理非遊行 + 唔知道幾多年先可以真係有效嘅黃色經濟圈同埋工會 + 特定事件造成的小規模衝突 ⇒ 運動冷卻 + 國際社會減少關注 ⇒ 中共加強對香港控制 ⇒ 最後手足同香港 X 街

過咗依兩個月我真係諗長痛不如短痛,再靜落去就真係 X 街啦……

小隊快閃同埋小型不合作運動根本冇意思,依家根本連有手足俾人推落樓同埋大規模濫捕都激唔起民憤同軍心,一定要有大型勇武事件先可以重燃運動熱度,但係我覺得如果唔主動出擊真係唔會有任何大型事件會出現(1224 係我哋手足主動衝出彌敦道圍狗屋,1225、26 先起碼有返啲人去和你 shop,128 行完就算,129 連人影都冇個,1 月 1、上水又係行完就算,跟住夜晚居然冇乜開波)。

T:我明白好多手足而家都係咁諗,但係如果你同意我啱啱對現有戰力嘅分析,應該都會得出一個結論,就係咁諗會好危險。我嘅睇法係:欲速則不達

我理解香港人第一次經歷咁大型嘅社運,正常係會有心急解決嘅心態,但係我地都必須認清一個事實,就係歷史上冇乜幾多大型社會改革係可以係短時間入面完成,更何況我哋對手係中共。

而既然我地而家真係急唔嚟,我地就唯有選擇較樂觀嘅睇法。我地未必可以輕易接受,但係我地一定要接受,因為如果我地覺得輸咗,就真係輸咗。

我自己採取嘅睇法係,我地而家係從宏觀政治(macro-politics)轉向微觀政治(micro-politics),亦即係從小事開始重奪社會話事權,包括但不限於所謂嘅制度內改革、你提到嘅黃色經濟圈、工會等等。甚至再細啲嘅甚至係街坊派下糖水,祝捷圍爐會等等都係,目的就係從最根本開始重掌香港嘅話事權。呢啲係需要好長時間,亦都明白好多手足唔覺得中共係呢段時間會放過我地。

但係如果我地諗返最初講嘅攬炒,其實係需要咁樣嘅操作先可以真正完成。以黃色經濟圈為例,可以見到對家近日不斷透過抹黑、分化嘅手段去阻止,睇到佢地係好緊張。但係點解冇出現到好多手足預期中嘅加強控制、直接打壓呢?咁係因為佢對呢啲事強行打壓先係最影響到香港嘅國際地位。

站係一個商家佬嘅立場,如果政府剩係鎮壓街頭抗爭,其實唔關我事。仲要香港嘅街頭抗爭係有世界上最有秩序 — 其他國家嘅街頭抗爭係會全街啲鋪頭爆曬 — 香港唔係,我繼續係到做生意賺錢冇問題,頂多都係打到嚟我隔離嗰時咪閂兩日。但係如果政府連我盤生意都要管埋,逼我賣國產貨,唔賣就封我鋪,咁至真係會影響到我。其他嘅種種都係。啲老一輩會覺得「你遊行抗議先會俾人拉嘅架啫,唔關我事」。但係如果佢喺公園同班老友記聽住收音機鬧下政府會有兩件便衣走出嚟撳低佢嘅,咁就關佢事。

歷史上其實都不乏呢一種抗爭轉型,原因其實好多時都係戰力嘅差距。老老實實,如果中共真係當香港同其他城市一樣,一早好似武漢咁出埋坦克,三日乜都玩完。更甚者香港人武裝化仲要係極度困難,請僱傭兵買軍火唔係有錢就得 — 你過到入境,過到海關,仲要過到班狗嘅情報網(失敗例子已經出現咗)。香港一直以嚟都冇恐怖份子唔係真係流,香港嘅紀律部隊係真係有料,只不過而家佢地被用咗嚟做政治工具,呢樣野更進一步令到香港人難以武力升級。再加上 Poly 之後嘅兵力損失,我真係唔覺得而家係要考慮武力升級,或者清晰啲咁講,唔應該將武力升級急住擺出嚟。就算有窿路安全運到軍火,傭兵團入嚟,得少少嘅話你拎出嚟真係俾人兩三下搞掂。

反而現階段雙線運行,勇武地下化偷偷地成形,和理非盡力搞好微觀政治。唔需要互相攻擊,唔需要你捉我我捉你,做好自己身位,將整個香港都變成抗爭戰線,中共要短時間內全面控制都唔會係想像中咁易。

舉多少少例子:如果一間學校全個校董會都係黃絲,學生抗爭就輕鬆好多;如果業主立案法團全部都係黃絲,狗要入屋都難好多。

以而家和理非嘅數目同力量,我覺得呢條路線係有得做,都值得做,亦係必須做。

和理非付出可能比較少,我認同。但成日話和理非冇用,我唔同意。整場抗爭冇咗邊一個都係唔會成功行到呢一步。而家勇武卡關,就係和理非補位嘅時候。

 

(作者自我簡介:戰術研究學會 Telegram 頻道(https://t.me/tactics_society )開通數日,至今有逾 1200 名訂閱者,當中不乏有心人與頻道 Admin 討論抗爭發展。以下記錄一段讀者與頻道 Admin 的對話,稍作修改,作爲過去 7 個月抗爭的一點梳理,並探討前路應如何走下去。)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