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抗爭毅行者〉再補充 — 意志

2020/8/17 — 12:19

圖片來源:Maryam62, Pixabay, https://pixabay.com/photos/snail-obstacle-overcoming-will-1447233/

圖片來源:Maryam62, Pixabay, https://pixabay.com/photos/snail-obstacle-overcoming-will-1447233/

關於在〈抗爭毅行者〉中我談到的那次毅行經歷,有時我對它的簡單概括就是:全憑「意志」完成,即一種再辛苦也不允許自己放棄的心態。[1]意志明顯地與抗爭毅行能否成功有關,但於該文及〈〈抗爭毅行者〉補充—忘軀〉當中,我對此所談不多,故於本文嘗試略論。

關於意志,常識好像是:要使意志堅定的人放棄很難,要使意志薄弱的人堅持亦很難,而似乎當中與性格很有關係,能夠影響的相當有限。或許,可是但凡涉及性格也有難以改變的問題,不過亦非絕不可能(否則「脫胎換骨」便永遠用不上了),也有改變程度之分,而非黑白之别。

即使我譴責獨裁者,但有時也不能不佩服他們的驚人意志。試想想,他們對追求權力是何其堅定,過程中要頂住巨大的壓力,要接受強敵的挑戰,以致於要無所不用其極 — 也是為了奪得權力!在情況的另一端,我們尊敬如甘地、曼德拉、劉曉波等等的人權鬥士,欣賞和學習他們對爭取人權的堅持態度、堅定意志,縱使作出巨大犧牲也不言悔。所以,情況的兩端皆涉強大的意志力,缺此難成大業。那麼,他們的意志有分別嗎?可否分為良性的和惡性的?應學習的和不應學習的呢?

廣告

關於獨裁者的意志,似乎清楚其源乃私慾 — 巨大的權力慾產生強大的控權意志(且稱之為「私慾控權意志」)。對於人權鬥士,他們為大眾的人權、公義等等的理念而奮鬥,當中對此等普世理念的堅決認同產生了強大的維權意志(且稱之為「公義維權意志」)。固然,以上只是一種簡單化的表達,把獨裁者放在黑的一極,把人權鬥士放在白的一端,而現實世界有其灰色地帶,每個人也是一個複雜的混合體。不過縱使如此,並不代表我們不能區分某些人是很(較)黑的,某些人是很(較)白的。

佛家談「無明」、「我執」似乎正適用於私慾控權意志:獨裁者受一己私慾所控(無明),企圖以權術、霸道操控他人,以實現其控權意志(我執)。那麼公義維權意志又如何呢?涉及無明、我執嗎?假如,公義是真理(不容易論證),那就不涉無明,而是光明;設若維權是真心為了他人福祉,那就不涉我執,而是無我。然而此等議題可以爭論不休,並非本文可以恰當處理。

廣告

參考以上分析,一位真正的抗爭毅行者應該盡量避免滋生私慾控權意志(使人想起那些一旦掌權後,由維權人士變成專政者的可悲事例),而應該盡量培養公義維權意志。那麼應該如何培養呢?既然後者是基於對公義等的理念的認同,故此培養的一法應該是:深化對該等普世理念的認識(例如了解人權、自由對釋放人的潛能的重要性),冀達到:明之深,行得力。

注釋:

[1]其實我無意把「毅行者」活動說成是天大的難事,因為確實因人而異,一百公里翻山越嶺對某些人而言是不可能的任務,但對例如冠軍隊伍而言,應該不算很難(他們大概在十二小時左右便可以完成,非常厲害);而我只是想藉著個人對該活動的體會去嘗試闡發「抗爭毅行」的概念而已;不用多說,生活中可能還有其他可供借鑑的經驗,甚至乎有人會覺得每天的生活亦如是,可是那樣便相當痛苦了。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