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抗爭經年,你,仍記得初衷嗎?

2020/12/31 — 22:56

轉眼間,2020 年已經踏入尾聲,香港人的抗爭,已經超過一年,大家經歷了上年的瘋狂鎮壓,又遇上國安法白色恐怖,流過無數的血淚與汗水。一年過後,你仍記得最初上街的目標,是什麼嗎?

五大訴求是什麼,相信大家仍清楚記得。撤回逃犯條例,撤回暴動定性,釋放所有義士,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實行雙真普選,不少人倒背如流。可是,五大訴求究竟是大家努力仍竭力爭取的目標,還是已經和「平反六四」一樣變成行禮如儀的口號?

一些本土派手足已經看穿了在中共的制度下,香港是沒有可能會實現民主和自治的,認為雙真普選終究只是在中共控制的制度內改革,就算一時允許了暫時的雙真普選,以後也隨時可以反臉取消,一如由毛澤東在百花齊放讓所有人自由發表意見後突然推行文革批鬥一樣,更加別說要讓中共尊重一國兩制讓香港重回真正高度自治。只要在中共治下,不只沒有可能實行雙真普選,作為政權最佳鎮壓工具的警察也不容被辱,所有反對政權的皆當成罪孽深重的暴動者,有機會令警察士氣低落的獨立調查委員會也不容存在,除非這批香港警察的功能不再重要可以變成 condom。於是,他們便不再以五大訴求為目標,改以「香港獨立,唯一出路」以及「解散警隊,刻不容緩」為目標。他們寄望香港脫離中共統治後,能有機會重新建立民主制度,使香港能擁有真正的民主自由法治,並直接讓曾經血腥鎮壓香港人的警察失去過往的專權,受到應有的懲罰。

廣告

在「光復香港,時代革命」的共同理念下,呼喊「五大訴求,缺一不可」的和理非們以及呼喊「香港獨立,唯一出路」的勇武手足們,共同進退上街抗爭,在上年更成功以一系列難以預測的各式各樣抗爭,迫使林鄭撤回逃犯條例,警察的暴力一度減輕了。可是,自從區選後,抗爭力度開始漸漸下滑。疫情之下,大家更迫於疫症,只能留在家中,只有零星具規模的抗爭。國安法通過後,更多人擔心自身安全,不只不敢再上街,更連在網上也小心翼翼不敢再如以往般自由表達意見,抗爭,也因而陷入前所未有的低谷。現在,本地只剩下在某些重要日子仍有一些人出來表達自己仍未忘記反抗,盡量令抗爭不致於完全消失,還有無疾而終的「35+」議會抗爭以及全民大三罷。在疫情及國安法雙重壓迫下,你,仍有多想達到你最初的目標?若你仍想達到目標,你有否繼續行動,來實踐目標?若你有行動的話,你的行動是否真的能使你達到目標?

在與一名擁有相當影響力兼交遊廣闊學識淵博的黃營 KOL 閒聊中,這朋友也坦言現時各大陣營開始陷入焦點模糊的低谷,少有具影響力的行動。確實,為了安全,不少事情只能低調甚至隱秘進行,「香港獨立」等中共視為彌天大罪的目標,更加不能公開進行。但是,大家撫心自問,有否繼續為自己的目標堅持,認真計劃如何實現目標而不是只有空談或盲目苦幹。若果是以制度改革為目標,有否思考如何才能接觸到權力核心,說服或逼使他們來答允五大訴求讓香港能有真正的民主自治?比起內部改革,革命是要困難百倍,若是以獨立為目標,有否思考如何才能透過不流血革命或武裝革命,來逼使中共讓香港獨立,以及革命是如何進行才能有撼動北京的威力?有沒有犧牲大量性命的覺悟(歷史中武裝革命無一不造成大量死傷)?

廣告

可能,有些人會認為,雖然本地難以進行抗爭,但只要靠國際線,造成百國聯軍天下圍中的局面,甚至爆發戰爭,會使中國讓步令目標得以實現。確實,香港人的國際線做得相當不錯,國際社會對香港人及香港民主自由自治的關注及支持前所未有地高漲。可是,這是否就代表,外國一定能促使到中國讓步?現實的政治,是各國都是為了自己國家的利益行事,那些支持香港人的國家(包括英美歐洲諸國日韓台)之所以願意為香港人發聲,都是因為支持香港人符合自己國家的利益。要使這些國家有更多行動幫助香港人,只能是他們看到更多的行動對自己國家更有利。國際線的手足們如張崑陽也說過,要爭取外國支持,是要把香港人的利益與這些國家的利益綁在一起。那麼,我們有否努力令自己變得更有價值,提供到足夠誘因令各國甘願放棄中國市場來支持我們?這些誘因絕不會是單純口頭上的感謝支持或單純的金錢(中國絕對會提供比香港人提供的更多經濟利益來爭取支持),而是更多方面更豐厚的利益。大家有否探明自己的真正價值所在,以及其他國家最想從香港得到的東西?有沒有能力遊說到外國提供足以逼使中共讓步的援助?

萬一,香港終於在某一天得到真正自治和獨立,大家有沒有思考過應當實行怎樣的政制?有否準備好執政?香港,不缺乏執政人才,可除了政府中人外,沒有多少人有執政的意志,過去一直只能擔當反對黨的角色。要有一個理想的香港,必須要有一個良好的政府,以及良好的制度。過往成功的革命,例如台灣及波蘭,大多都有鮮明的政治人物領導,革命成功前便已準備好將來的內閣及如何執政。何時,香港才有真正準備好隨時執政的影子政府以及政制出現?

千里之路,始於足下,找到自己真正的目標,就要認真策劃如何實行,不能乾等上天賜予民主自由。認真分析自己、盟友以及對手的強弱優劣,制定好分階段的小目標、完成時間及實行方案,爭取更多有用的資源及拉攏更多的盟友。只有所有人都準備充足,以及不怕犧牲堅持不懈的決心,香港,才可得以光復,得到真正的民主自由法治。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