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抗爭者留下承受苦難有價值嗎?

2020/12/18 — 20:31

資料圖片,來源:Zoran Kokanovic @ Unsplash

資料圖片,來源:Zoran Kokanovic @ Unsplash

有一種論調認為,抗爭者(例如抗爭領袖如黎智英、黃之鋒)留在香港承受牢獄之災是沒有價值的,應該離開到外地拓展抗爭工作(如袁弓夷先生在最近的一個視頻便表達了類似的觀點)。我相信這個看法是相當錯誤的;本文嘗試予以反駁,冀有助使道理更明白、抗爭的道路更清晰。於此,先提出一個引介的設問:彰顯人性高貴光輝的一面、啟迪人心有否價值呢?

稍為了解劉曉波的人都應該知道,他是一個非常有才華的人,當年絕對可以選擇離開中國,到外地當一名出色的學者(或幹其他事情),但他卻選擇留在中國承受苦難,直到死亡。那,有沒有價值呢?他有否彰顯人性高貴光輝的一面、啟迪人心呢?看看他在國際上的精神地位,相信答案是明顯的 — 最最低限度他啟發了我。

他曾經在其「六四」回憶錄(《末日倖存者的獨白》)中,解釋過為何他當年選擇留在中國而不是逃亡到外地,其大意是:如果所有八九民運領袖都跑掉,他相信人民會很失望,所以,他決定犧牲自己,成就大義。你同意他的判斷嗎?他有啟迪人心嗎?試想想,當民運發展得如火如荼之時,眾多領袖都會說些慷慨激昂的話,盡是一副拋頭顱灑熱血的模樣;然而,當困厄到來之時,卻全都很懂得避險地逃難,那會是一個什麼樣的訊息?訊息就是,那些高調的理念全都是自欺欺人的,有難時便會拋諸腦後。再問一次,假如有些人能夠做到苦難面前堅守信念,他們有啟迪人心嗎?!

廣告

「自足價值」和「工具價值」的區分相信有助進一步分析問題。於價值而言,自足價值是主是目標,而工具價值是次是手段,相信道理不難明白,例如:一般而言,快樂有自足價值,金錢有工具價值,而金錢有助得到快樂,可是如果一味迷失地追逐金錢而生活卻不快樂,那金錢作為工具最終也不會有價值(簡化情況,假設沒有其他因素要考慮)。

回到標題的問題:抗爭者留下承受苦難有價值嗎?我相信既有自足價值,亦有工具價值。那麼有何自足價值?就是彰顯人性高貴光輝的一面,這個,本身就有價值!可以理解嗎?就如在黑暗的夜空中的星光,其明亮本身就有價值 — 就是一點點的「反黑暗」;即使,這些點光沒有進一步作為工具使夜空更明亮,亦不能抹煞其自身明亮的價值。

廣告

另外,有何工具價值呢?就是啟迪人心 — 一個十分重要的工具價值。試問抗爭所為何事?若是人們看不見人性的高貴光輝,他們會否擔心抗爭終究是無聊之事呢?為何?因為假如人性欠缺高貴光輝,而最終皆是低賤黑暗、自私自利,那麼抗爭又有何意義呢 — 抗掉了一個暴政,換來的只會是另一個暴政(假如某些抗爭者想成為新暴政,那固然另作別論)!若如此,還是忍逸於山林湖泊、不問世事,會更好更不浪費寶貴生命吧。

不要誤會,不是說每位抗爭者也應該留下,亦並非說留守者要如羔羊般任人屠宰,而只是想提醒:絕不能說留低一定沒有價值,因為事實可能剛剛相反!

 

參考資料:
一、陳健民先生最近的一個視頻:為何義人會受苦?
二、郭偉文:善惡報應問題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