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抗爭要用什麼手段 看的是形勢 而不是大家的心情

2019/12/4 — 11:21

立場新聞圖片

立場新聞圖片

我與泛民的對立位, 就是我對香港建制的態度,我認為香港的建制是不正義的,香港的法律只是統治者的工具,他的體制是個無底洞,他在條文上先天就是有缺憾的, 因此這個法律並沒有神聖性。

我們對於抗爭者的對錯, 合法與否不應是衡量的因素,我們對於手段的使用,建制內的手段都應該是輔助性,你可以選舉,可以打官司,但兩者都應該在抗爭之前讓步。而不是要求抗爭的手段遷就香港的制度與法律,我認為,一旦被這建制限制,香港的抗爭將永遠不會成功,因為他的設計本身就是妨礙你成功的。

因此香港人應該放棄以選舉與官司為主導的民主運動,將這兩段手段放在次要的位置,開放其他的所有手段。

廣告

比方說,如果抗爭會導致選票流失,是否要令抗爭變溫和? 我反對,我們應該為了抗爭的強度而犧牲選票,而不是為了選票犧牲抗爭的強度。

我並不反對參加選舉,我這四年有幫助候選人,而且當選,但我要求的是大家要明白選舉只是次要的行為,而不是重心。亦不應該相信香港有法治,或假定香港是個法治或民主社會,香港並不法治也非民主,我們是要在一個專制人治社會中爭取我們的自由,那建制路線就只是輔助。

廣告

我們要用甚麼手段,看的不是大家的心情,而是政府正在做甚麼,而我們還剩下多少時間。

作為政治家,應該是先理解我們的形勢,然後說服自己的跟隨者情況的險峻,而不是因為跟隨者不願意面對險惡,而把自己的標準放下,只為了安撫他們說情況並不那麼險惡。那即使是善意,那也是在欺騙你的跟隨者。

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