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抗疫成敗,體制是重要因素

2020/4/5 — 9:50

因為歐美疫情嚴重,引致一些網民對西方體制產生懷疑,認為還是中共那種獨裁舉國體制更有利於對抗疫情,這種看法值得討論。

現在論抗疫成敗還太早,歐美疫情還不明朗,中國因數字造假而疑雲重重,會不會二度爆發更還要看。各國對付疫癥的手段不同,不只基於體制,更有民族文化﹑生活習慣﹑防疫經驗﹑領袖素質﹑政府效率等各方面因素,是各種因素互動的結果,不能僅僅歸於體制,也不能說與體制沒有關係。

香港這次抗疫的效果不錯,當然不是因為體制的關係,也不是政府英明,香港之成功,端賴香港人有足夠對付疫癥的經驗,有過慘痛教訓,自覺戴口罩洗手,避免集體活動,患者主動隔離所致。林鄭政府只顧討好中共,不理民意和專家意見,政府從頭到尾沒有發揮任何作用。香港人對政府已失去起碼的信任,只好靠自己,而結果證明,靠自己也能成功。

廣告

至於歐美各國,因為民族文化﹑生活習慣的不同,對疫癥流行過於大意,導致無端延誤了兩個月,這是最主要原因。武漢疫癥爆發之初,特朗普就對中國實行封關,又最先撤僑,這都是他總統職權範圍內及時做到的事,也對防疫有相當作用。

但當時特朗普不可能宣佈進入戰時狀態,限制人民出行,下令民企生產抗疫物資,調動軍隊參與抗疫等等,因為當時的民意對這場疫癥沒有足夠的認識,美國的公共衛生專家都沒有足夠警愓,延誤是上下的麻痺造成的,不能歸咎於體制。

廣告

特朗普如有一點先知先覺,先下令作醫療物資儲備,調集專家研究抗疫形勢,研發藥物,準備各種必要的設施,這都是職權範圍之內可以做的事。因為專家沒有提醒,總統沒有先見之明,民間沒有要求,上下成觀望之勢,大錯就此鑄成。

當然,這都是馬後炮。特朗普不是英明領袖,體制雖有一些影響,但並非決定性因素。反觀中國,習近平一錘定音,恰恰造成了可怕延誤,基層黨官不敢上報,等報到習手上,他又遲遲不拍板,專家心急沒用,武漢人苦候也沒用,這就是體制的缺陷造成的。

中外的抗疫對策也相當不同,中國是強硬粗暴的方式,不理會民間的痛苦,一刀切使用專政鐵拳;歐美是柔性居多,考慮到民情民生,盡量減少對人民的傷害。專政鐵拳固然厲害,但不擇手段造成大量不必要的痛苦,對經濟和社會生活的破壞也更嚴重;歐美基於人道原則,保障人權和私隱,防疫效果相對較慢,各自選擇的出發點不同。

抗疫是全方位的鬥爭,要全方位對付,若真要比較不同體制的優劣,只能假定在民族文化﹑生活習慣﹑防疫經驗﹑領袖素質﹑政府效率等等都相同的條件下,取兩種體制的樣本去比較才有意義,但這種條件是不存在的。

美國學者福山最近有一篇文章論及此事,他認為抗疫的「政府績效的關鍵決定因素將不是政體的類型,而是國家的能力,尤其是對政府的信任。」他說的是「關鍵決定因素」,這是沒錯的,因為實際上未必有單一的關鍵決定因素,而國家的能力與對政府的信任,本身又與國家的體制息息相關。以美國來說,真正全國動起來,特朗普的權限怎麼會低於習近平?國會撥款二萬億(現已追加到六萬億),二周內發錢到公民手上,調動軍隊實施戰時管理,強制民企生產抗疫物資等等,都是令行禁止,只是因為這一步走遲了,現在正痛苦地接受懲罰。

中國的抗疫與體制當然有重大關係,如非體制,怎麼會有李文亮事件?怎麼會有公民記者失踪,沒有新聞自由,老百姓被蒙在鼓裡,怎麼談得上對政府信任?政府得不到民間的信任,所謂國家能力,就只剩下暴力了。

特朗普在疫癥大流行後民望大升,恰恰證明了美國體制讓人民對政府有充份信任,朝野一心,自然提高了國家能力。

全世界抗疫最「成功」的可能是北韓,至今沒有疫癥流行的跡象。網上傳聞北韓解決疫情辦法最簡單,就是把感染者直接槍毙。金正恩能把自己的親姑丈用炮擊處決,直接槍毙患者已不算太離譜,但你能說他很成功嗎?

所謂各有前因莫羡人,同樣是抗疫,體制不是關鍵決定因素,但一定是重要因素。

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