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抗疫時也需要警惕自由的代價

2020/4/5 — 20:44

我們不斷聲討仍然執迷不悔不肯戴口罩的洋人,甚至不解歐美國民為何如此執著,堅持認為沒有病的話不用戴口罩。歐美在抗疫上的疏忽引來我們不滿之餘,有人認為他們的確診數字上升是活該。

非常時期採取非常措施,相當合理,不過個人自由和集體意志從來都是零和關係,如果一個社會可以自由無痛地在兩者間轉換必然最理想,但現實卻是魚與熊掌不可兼得。

這幾個星期,很多歐洲國家相當熱切討論,究竟為了執行抗疫期間政府推出的非常手段,我們要放棄多少人身自由。英國打比郡有警員在公園驅逐進內做運動的市民,但其實有關規定只屬衛生部長建議,而不是法律,警察本無權執法,這引來英國法官批評,稱此等行為形同「警察國家」。

廣告

英國的自由傳統除了源於 800 年前的大約章確保了英國人的個人自由,更在於二戰中對極權國家入侵負偶頑抗的集體回憶,對人身自由的堅持顯然已經入了國民血液,並體現在日常生活。固然歐美民眾沒有經歷過沙士令他們看輕疫情,有個別洋人在香港更行為不檢,有值得批評的地方,但西方民主國家對於違反個人自由的舉措和政策一般都相當敏感,對國家行為的永恆警剔,幾乎是社會共識。

相反,中國或北韓在彈指之間可以啟動舉國體制抗疫,封城拉人,在防止疫情擴散上當然十分有效率,而一直習慣受國家機器擺佈的國民自然毫無異議。 但疫情過後,這些「緊急措施」只會遺留下來,變成威權的管治工具,例如中國大陸的「健康二維碼」便是監控人民的新猷。匈牙利首相也剛以抗疫為藉口,利用緊急法廢除選舉,而且不設限期,儼如「肺炎政變」。

廣告

社會有些人因為今次中國抗疫「成功」而不禁沾沾自喜, 中國已經超英趕美了。不過,他們忽略了,這次全球抗疫大賽,其實政治體制不一定與抗疫成果掛勾,但可以肯定的卻是這類人對於個人自由被剝削的警剔十分低,將會安靜的成為國家機器剝奪人身自由時的幫兇。

 

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