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押後立法會選舉,是為了保住…

2020/7/29 — 16:59

林鄭月娥

林鄭月娥

尚有不足1日,今屆立法會的提名期便會結束,有傳媒以「獨家消息」報道,㐂娥正苦將於 8 月 4 日前宣布,因應香港第三波武漢肺炎疫情嚴重,所以要押後今屆選舉一年,並會尋求天朝釋法。

但有趣的問題是,正苦就算被我們鬧到 PK,他們仍然自詡抗疫非常成功;而且多位專家均表示,可以在八月下旬,視乎疫情發展,才決定是否需要押後選舉。加上,遠較我們疫情嚴重的地方與國家,在過去一年前後最少進行過30次有序選舉,明顯只要做好防疫管理、分流安排及增加投票日數,九月進行立法會選舉,並非完全不可行。這種欲蓋彌彰,背後的動機若真的純粹只因為公共衛生,我以後便跟㐂娥姓:姓㐂!

我與游老師按小肥張的膠見,無奈地在大潭郊野公園吃早餐,誰知康文署原來一早把所有郊野公園封閉。我只能站在馬路傍,一邊「食塵」,一邊向游老師吐糟。游老師看到我在烈日下氣沖沖的樣子,跟我說:你首先要理解,在㐂娥眼中,專家不是用來諮詢專業意見的,而又是要來出賣,要來證明㐂娥功過武則天!若她有一刻真心聽過專家意見,便不會之前不封關,之後免檢疫吧!你試想想,兩年前的周永康教授、之後的黃遠輝,現在的袁國勇、何柏良、許樹昌;那有一位最後不是痴心錯付?何況,就算香港有大量專家佐證九月可以選舉,以㐂娥的手法,隨時在天朝找另一群專家來證明,押後選舉是合情合理呢!

廣告

何況,據知阿爺在香港最少 13 條管導所取得的資料分析,九月立法會獻世派「輸到high high」,接近是既定事實。據知個別獻世派組織,冒著疫情上樓向長者進行家訪,派送防疫愛心包時,頻頻食「閉門羹」,更錯發帶有選舉暗示的「家訪指令」微訊到反對者手上,明顯陣腳已亂。再者,港大 Benny 剛剛創下了61萬人參與初選的神話,卻被港大即時解僱,市民壓藏在心底的仇恨票只會更為「井噴」 !客觀形勢明顯是35+不是夢。

加上,㐂娥正苦原先打算借國安之名,確認書之實,去 DQ 一籃子參選人。初選翌日,痴峰重施 2014 騎劫三子的技量,把佔中,硬改為不可收拾的佔金;攬炒 16 名抗爭派初選出線者,正正中了㐂娥下懷。白鴿偉原教主義上身,率先表示不會簽署確認書,簡直就是愚勇。幸好,隨後各參選人的解釋及國安法表明沒有追溯力的前提下,㐂娥政府實在極難有足夠的理據去進行大規模的DQ。

廣告

餘下㐂娥政府只能托辭疫情,盡早宣布押後選舉了!我說:「但按選舉條例押後選舉只可以兩星期,極其量湯渣也只是建議三個月呢!延後一年也實在太過份了吧!」游老師馬上說:「美德呀!我早就勸你要熟讀孫子兵法,所謂:攻敵必救。你才會明白阿爺盤算什麼?想要什麼?」

游老師繼續向我解釋為什麼延後三個月或是半年都不可行呢?難道阿爺不知道一年之後的立法會選舉,反對派35+分分鐘變成40+嗎?阿爺就是知道這個事實,所以才明知反對派在行政主導下無可能奪權,也要作出奪權指控。原因是無論押後立法會選舉三個月或是半年,結果都將會是在下屆特首選舉之前完成換屆。那即是反對派在立法會35+之後,再下一城就是選委會600+,要知道在阿爺的心目中「豉油黨」及一群唯利是圖的商人,是最不靠譜;反對派在選委會600 + 絕對是有可能。那連同立法會選舉,阿爺是第一次面對上至第一責任人,下至區議會,所有行政立法機關全面失守的局面。

因此,在阿爺眼中,只要保住第一責任人,同樣在行政主導的情況下,他有極大的強力可以任免主要官員,調動資源去打壓已失守的立法會與區議會。所以為什麼立法會選舉必須延後一年,因為一年之後,正好是「特首 + 選委會」選舉名單大致完成,以現時阿爺與㐂娥正苦的盤算,原班人馬去選特首,你認為最大的得益者是誰?我驚覺:「豈不是自詡超額完成政綱的㐂娥?」游老師馬上說:「我從沒說過殭屍會翻生,是你自己猜的。」

想不到,市民願意回歸制度,與阿爺周旋;阿爺竟然要毀滅制度,存心要把立法會選舉,硬改在特首選舉之後進行,這種充滿「生命力」的制度,是如何教人感到安全呢?游老師安慰我說:「你知道國足為什麼只有一次打入世界盃嘛?因為他們從不苦練球技,而是嘗試『搬龍門』遷就自己,令屎波一如獻世派也可以入球。」我說:「那既然憲法也可隨大大皇帝之意,隨便更改,立法會選舉不如延後一萬年好了!」游老師說:「難道你有懷疑過阿爺這個居心嗎?這班窩囊,多好管!」

如欲看到更多評論,可關注 Facebook:譚美德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