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拎住軟尺當令箭,以公眾健康之名行戒嚴之實

2020/3/29 — 13:21

3 月 28 日晚上,衞生署聯同警方在尖沙咀諾士佛台一帶食肆,巡查《預防及控制疾病規例》實施情況。

3 月 28 日晚上,衞生署聯同警方在尖沙咀諾士佛台一帶食肆,巡查《預防及控制疾病規例》實施情況。

三月二十八號實施為期十四日嘅新一輪「防疫」措施,本來會為防止更親密行為嘅「禁酒令」係向太怒哮之下告終,但係迎來嘅係更加奇怪嘅限制,包括所有食肆嘅座位不可以超過原有嘅 50%,每枱客人唔可以超過四人,每張枱嘅距離要係 1.5 米以上,但係並無禁止堂食或者營業時間,即係繼續容許食肆經營,唔會好似英國咁強制關門然後幫老闆俾八成人工。

喺法律生效後嘅幾個鐘,警方喺各區嘅食肆同酒吧高調執法,大舉掃場,喺直播下見到一班 green objects 喺到度枱同枱中間嘅距離,根本就係反智到不堪、本末倒置嘅行為。林奠自己親口承認佢哋嘅法例並無科學根據,世界上係無任何權威證據去證明或反證 4 人以下同 1.5 米以外就安全,規則目的只在於減低餐應嘅密度,盡量減少人流同傳播機會。既然 1.5 米係無科學根據嘅粗略 arbitrary 數字,咁用尺去度有無 1.5 米有咩意義?唔通得 1.49 米就拘捕個東主,警方係「嚴正執法」,「有人犯法就要執法」。講嚴謹,咁條法例有無定義到 1.5 米係用枱嘅中心點嚟度定係用枱係圓周嚟度呀?圓枱同方枱又點計?長條形嘅 bar 枱又由邊點計 1.5 米?

一條執行唔到嘅法例由一班唔知自己做緊乜嘅執法部隊去執行,根本就係「拎住軟尺當令箭」。係咪肯定每個執法人員度每一張唔同形狀嘅枱都用緊同一個準則?如果唔係嘅話,又點能夠有合理嘅定罪機會?Prescribed by law test 其中一個要求就係法例上嘅確定性 legal certainty,一條唔清晰限制自由嘅法律係好可能會受到法律嘅挑戰,尤其係一啲無科學根據嘅數字,淨係 1.5 米同限制 4 人呢兩個數字已經可以成為他日司法覆核嘅爭拗點:政府一方點樣證明 1.5 米能夠有效防止肺漢肺炎傳播而 1.49 米唔得?點樣證明四人以上嘅食客會帶嚟健康風險,但係成群結隊衝入食肆嘅執法人員就唔會傳播病毒? 

廣告

呢啲模棱兩可嘅政策比起「一刀切」限制營業時間或者禁止堂食更加具爭議性,越清晰嘅法律執行越容易,比如話六點後禁止堂食,總之見到六點夠鐘仲有客坐喺度堂食就可以勸籲或者檢控,無論係食肆東主定係客人,都清𥇦了解自己嘅做法有無違反到法例。

相反宜家呢種表面上有數字嚴謹嘅做法,先存在最大嘅空間去俾前線執法人員去自行詮譯法例,以公眾健康為名,行打壓異己之實。會唔會張貼咗宣傳文宣嘅黃店會引嚟更多嘅巡邏同刻意刁難?會唔會引嚟更多嘅惡意舉報?執法人員會唔會用最嚴謹嘅方法去量度枱同枱中間嘅距離?相反,一啲表明支持警方嘅藍店待遇會唔會有所不同?度尺嘅方法採取最寛鬆嘅態度?唔講最終有無檢控定拘捕,只係一大班 green objects 喺間舖入面逐張枱度尺,間舖頭已經做唔到生意,連外賣客都無埋,呢個已經係對黃店嘅極大懲罰同暴政行使嘅「私刑」。因此,如果條法例係越多 discretion 俾前線嘅執法人員,佢哋手握嘅權力就越大,當中落地嘅執法細節,往往就係腐敗嘅溫床。

廣告

第一階段呢禁令維持 14 日,但係唔好期望 14 日就會完結。「規則」本身嘅限期係三個月,14 日後如果疫情未見改善,食衛局局長係有權可以延續或者推行更辣嘅措施去限制人身自由。下放咗落去俾警謊嘅權,係咪咁容易收得番,呢個亦係疑問。會唔會係借公眾健康之名行戒嚴之實?早前經已提醒大家不要因為對疫情嘅恐慌而自我閹割人權與自由,從來「暴政」比「疫症」殺人更多更可怕。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