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人語

立場人語

2021/2/15 - 21:42

【專訪】拒做收集資料幫兇 「赴湯杜火」健身室寧化飛灰、初七結業 湯偉雄:呢條線無妥協空間

年廿九晚(2 月 10 日),港府宣布健身中心等可於年初七(18 日)重開,但規定市民需要以「安心出行」登記,或填寫個人資料。官員話音甫落,民間的質疑、斥罵已此起彼落,「(官員)講出嚟唔面紅嗰下好嘢喎。」曾被控暴動、後來獲判無罪的「赴湯杜火」夫婦,本身在上環經營健身中心。丈夫湯偉雄表明,不會配合政府肆意收集個人資料,寧願在措施實行同日結業。他形容大家為「有工開」,以妥協「出賣客人」換取復業,最終只會失去更多,反問「你想賣自己賣到幾時?」

健身業由疫情爆發至今已停業過百日,當中僅獲政府兩輪補貼「吊命」,如今復業有望,卻連帶使用「安心出行」的附加條件。被外界形容為「亂世佳人」的湯偉雄杜依蘭夫婦,自 2018 年 8 月便在上環經營健身中心「 Wild Gym Fitness and Therapy 」。當時仍未成婚的兩人,於 2019 年的「 7.28 上環衝突」,於距離健身中心約 1 公里的後巷被捕,同被控「暴動罪」及「無牌管有無線電器具罪」。

煎熬一年,區域法院終裁定兩人參與暴動罪不成立。雖然免去牢獄之災,但在武漢肺炎的「入侵」下,兩人每月收入由以往的 10 多萬大減至數萬元,應付租金及開支後,幾乎「冇糧出」。湯偉雄說,早於 2020 年年初,市民、各行各業已做好防疫措施,只因港府至今依然不願「封關」杜絕源頭,才令他們如此困苦,「我哋好早已開始做好行業(防疫)嘅嘢,但係政府冇守好我哋嘅關口……今時今日我要執笠,香港仲可以有免檢疫人士入嚟 。」

廣告

在 2019 年的「 7.28 上環衝突」,兩人同被控「暴動罪」及「無牌管有無線電器具罪」,區域法院及後終裁定兩人參與暴動罪不成立。兩人在庭後高舉「五一」手勢。

在 2019 年的「 7.28 上環衝突」,兩人同被控「暴動罪」及「無牌管有無線電器具罪」,區域法院及後終裁定兩人參與暴動罪不成立。兩人在庭後高舉「五一」手勢。

如果幫政府 我對唔住我啲客

「喺官司完結咗之後,我哋嗰個生意呢係可以起飛嘅......停工令將你所有計劃嘅嘢停頓曬,無了期咁折磨你。每一次喺停工同復工中間,我哋係咁搏命做。但係之後你就要停工,搵到嗰嚿錢根本係好似喺度捱住」湯偉雄說。

但他明言,決定結業的原因並不是「生意難做」,而是他倆不願意成為政府收集個人資料的幫兇。他形容,復工是「正常、應有的權利」,不應帶有附加條件,「我如果幫佢手做呢樣嘢(收集資料),我係好對唔住我啲客囉,唔想我啲客未授權,我跟住交佢啲資料出嚟。呢個係一個好唔尊重、好唔信任嘅事,收集完之後,我仲要交去唔知乜嘢人嘅手上。」

「安心出行」以外,智慧燈柱、SIM 卡實名化都似乎來勢洶洶。湯偉雄說,近來港府收集個人資料的途徑越來越多、越來越廣,「用好多嘢侵犯人權,或者影響我哋正常生活。我自己個手提電話,都唔想突然間畀我老婆爆開嚟睇……呢條線係喺任何時間,我哋都唔會有妥協嘅空間」。

不妥協當然有代價。今年40歲的湯偉雄也承認,自己年紀漸長,「去學新嘢你都唔會學得快,都幾十歲人,唔知自己可以做啲咩。」

湯先生說在保障客人私隱的這條底線上,「唔會有妥協嘅空間」。

湯先生說在保障客人私隱的這條底線上,「唔會有妥協嘅空間」。

我冇飯食,但係有我嘅私隱

擔任拳擊助教及健身教練超過 10 年的他,沒有其他專業技能。但他仍一臉樂觀,笑言寧願轉行賣菜——這不是比喻,他說自己正與其他曾被捕人士及更新人士合作,希望辦一門銷售本地菜的小生意,「(可能)我冇飯食,但係我係有我自己嘅私隱,令我繼續可以著住件衫,唔係畀人剝開曬,要你好似裸體向前咁樣 」。

即將失去健身室,湯偉雄仍笑著面對。提到這段日子,與各人在健身室內積累的關係時,他的聲音才抖震起來。

中心多個角落均貼有文宣,或抗爭者的心聲。其中一張寫有「香港俾(畀)啲掙扎」、「兄弟爬山,齊上齊落」則為湯太手筆。

中心多個角落均貼有文宣,或抗爭者的心聲。其中一張寫有「香港俾(畀)啲掙扎」、「兄弟爬山,齊上齊落」則為湯太手筆。

對得住自己的回憶

中心內有一塊長 5 米、高 2 米的油畫,畫上諧音「私了」,一隻擁有翅膀的獅子,即反修例運動期間,由民間創作的神獸「獅鳥」。「獅鳥」雙手合十,擺出泰拳比賽前選手互相膜拜的姿勢。湯偉雄說,希望神獸守護香港。他指油畫是一名曾參與反修例運動的少女所繪,亦是他非常珍視的物品,「我有責任記住香港嗰時發生嘅情況」。

中心內有一塊畫上神獸「獅鳥」的畫像;「獅鳥」雙手中間的、因有心型MEMO為湯太的主意,湯偉雄笑言「佢成日鍾意整到啲好型嘅嘢好CUTE」。

中心內有一塊畫上神獸「獅鳥」的畫像;「獅鳥」雙手中間的、因有心型MEMO為湯太的主意,湯偉雄笑言「佢成日鍾意整到啲好型嘅嘢好CUTE」。

自夫婦雙雙被捕、被控後,健身中心便像「家庭式健身室」。例如客人不時會放下小食,與其他人分享,在過去的中秋節,更有人買來近 10 盒月餅,「我哋唔會每日都講到好似好肉麻啊,但係每逢去到啲大時大節呀,啲節日呢,你就會感受到佢嘅關懷,上次嗰啲月餅係直頭滿瀉曬」。

也有人不時留下心意卡、放下溫暖牌湯水,甚至有被丈夫硬扯來運動的女士,因支持湯氏夫婦,參加訓練,揮灑汗水,「其實以往係冇咁多客人去做呢啲咁嘅嘢 ,佢哋只會過年畀封開工利是你,就算係慰問都有啲商業味……(現時)佢哋鍾意一個好關懷、一個聚埋一班共同理念、共同思考嘅人嘅感覺」。

「呢間公司將要結業,其實係一件好可惜嘅事…」湯偉雄慨嘆。

湯偉雄沒有隱藏自己的不捨和遺憾,也知道很多人眼中,他們的決定是可惜、衝動、甚至不智。但對小口倆而言,底線、便是底線,「好多人眼中覺得,咁樣嘅結業係一個放棄、損失,其實我覺得唔係咁嚴重嘅…」

掃描「安心出行」僅花十數秒,但湯偉雄斷定,背後的影響遠大於此,反問「你想賣自己賣到幾時?」

兩年多以來,中心有的是夫婦倆的心血,更多的是回憶,他說,「我哋帶得走好多回憶、同埋我哋對得住自己。」

 

記者|王靖琳

攝影|Fred Cheu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