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拒絕政治考慮凌駕學術判斷、專業自主

2020/2/13 — 11:07

資料圖片:香港科技大學

資料圖片:香港科技大學

【文:周日東,高教公民副研究總監】

港人對特區政府在預防武漢肺炎上不滿的主因,若說是「政治考慮凌駕專業判斷」,相信不少人都會同意。更令人擔心的是,這種「一國化」的趨勢,並不只見於醫療界;其他專業界別,例如高等教育界等,也不能倖免。一國兩制在各方各面均被侵蝕,恐怕已是寫在牆上的現實。

時至今日,港府仍然不肯因應疫情下令「全面封關」,以及對來港人士採取有效的強制隔離措施。這些建議,都是醫療專家如港大何栢良、袁國勇、中大沈祖堯等同意,甚或是大力提倡的。這就難免令人聯想到特區政府顧忌港中關係、北京權威,礙於政治正確,故此專業考量也只能放在第二位。

廣告

也許,現在港人還算幸運,還有一群專業人士願意「冒政權之大不韙」持續發聲 ── 畢竟,將來會否仍是如此,實在是未知之數。可能有人會覺得這是在危言聳聽,但在筆者看來,這方面似乎已見苗頭。原因很簡單,專業知識、專業守則的「源頭」之一:大學,近年來受到「政治正確」這個因素的影響愈來愈大。

根據高教公民最新的《2019香港學術自由報告》(見備註),已有事例反映大學管理層因為政治上的紅線而自我設限、自我審查,不敢越雷池半步。例如科大在公佈委任在國立臺灣大學電機工程學畢業的倪明選為首席副校長時,在新聞稿中,對他的簡介只稱他於「臺灣大學」取得學位,「國立」二字被刪走;城大也有類似的事件發生,在其官方「城大新聞網」中,便稱台灣的「國立交通大學」為「新竹交通大學」,刪去「國立」二字。

廣告

更值得憂慮的是,在可見的將來,這會否進一步蔓延至研究課題的設定之上?不少專業的知識、做法,其背後的基礎,正是大學自主的實證研究,這又會否再影響到其他專業界別?

事實上,這並非不可能。因為整套北京對本港大學的影響機制,早已設置完畢,只要一聲令下,就可以全面運作。這些機制包括:委任親中派進入大學校董會;委任來自中國的學者為大學校長;以政策或撥款向大專院校施壓;動員親中派人士和團體攻擊大學管理層和學者等。在北京對本港大學加緊控制的情況下,長此下去,教授和大學內的相關專家,是否還能無視來自上層的政治壓力,鑽研政治不正確的課題,並就此大膽發聲呢?大家心中有數。

政治考慮凌駕學術判斷、專業自主的禍害有多深,看看內地李文亮醫生作為武漢肺炎的「吹哨者」,卻被視為造謠,之後更被訓誡,導致錯失防疫黃金時期的例子,便會知道。不幸的是,香港已隱隱然有這樣的趨勢。如何在北京的影響力下,守住學術和專業自主,這將是港人需要長期面對的挑戰。

備註:高教公民(2020)《2019香港學術自由報告》

作者 Facebook

(本文章原刊於《蘋果日報》觀點版,特別嗚謝作者及《蘋果日報》授權轉載。)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