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拒絕讓年輕的生命無故犧牲

2020/9/12 — 16:25

資料圖片

資料圖片

《鷓鴣天.悼陳彥霖》

含苞初綻少艾時,情懷如夢緒若詩。北風暴虐侵南圃,蕊殘香冷返瑤池。

花委地,葉淒其,沙侵蟲咬雨凌澌。芳魂一縷今成杳,落紅流水尚存疑。

去年發生了太子站 8.31 警察無區別毆打車廂內的市民事件之後,便開始有警察打死人的傳言。開始的時候,實在覺得很難相信。在香港這個地方,有可能有人會因為各種原因死去而不為人知嗎?更何況是打死人?但那一次的警暴事件確實十分荒謬可怕,而警察所動用的武力及他們在往後多次鎮壓活動中使用武備的方式又確實是太瘋狂,例如以膝蓋壓着人頸,以皮靴踩着人頭,警棍如雨猛向頭頂打,這些畫面不斷出現,也越來越令人相信有人因此而被打死,已經變得不是不可能。

但如果真的有人被打死,如何處理屍體,如何避免家人揭發,也是很難處理的問題。所以,在未有確實證據之前,仍然覺得很難相信。不過,隨着後來不斷發生難以解釋的自殺事件,又不時出現一些難以理解的屍體發現案,就變得越來越沒有懷疑的理由。有人因為這一次抗爭運動而被打死這個說法,也越來越多人相信。政府繼續拒絕作獨立的調查,又繼續縱容警察濫用暴力,也只會令這種懷疑更難洗脫。

廣告

我以前接受的專業教育及往後自己的教學及研究,都令我相信生命可以很脆弱;人確實有可能在一念之間而選擇自毀;在社會變亂,價值崩潰,令人覺得絕望的情況下,自殺的可能性也確實有可能會上升。但我也清楚知道,人性可以變得很邪惡,擁有權勢的政府,也可以無所不為。

事實上,這麼多起屍體發現、浮屍、及其他自殺案件,令人最疑惑的是大部份都沒有留下遺書,也沒有在自殺之前流露清楚的自殺傾向及相關跡象。這顯然是相當不合理的。再加上政府表露出來的面目已經越來越清楚。為了打壓抗爭,如果它連江湖勢力都用上,7.21 如此荒謬的事件都有可能發生,警察又可以在 8.31 的時候赤膊上陣扮演暴徒的角色,那就什麼可能性都不能排除了。

廣告

一年下來,眼見這麼多人被濫打濫捕濫告,令人既憤怒又難過!林鄭月娥及其團隊的那些官員,以香港人的身份有份參與這種暴行,對此等現象如此麻木不仁,也是令人十分憤慨。這麼多年輕的生命無緣無故地消失,當中不少都無從得到一個合理的解釋,可以說是不明不白,這就令人倍添傷感了。

陳彥霖之死,特別令人感受深刻。一個如花之年的年輕人,好端端的幾個小時之內就由開開心心變成失去蹤影,跟着更被發現赤裸著身子浮屍碧海。負責調查的警察竟然在短時間之內認為死因沒有可疑,單是這種草率已經令人覺得十分可疑了。就如那位在死因庭上提出證供的資深法醫馬宣立先生所說,以這樣的狀態來自殺實在匪夷所思,也顯然十分違反常理。另一方面,又有什麼理由要找一個與死者素未謀面的所謂心理學家,隔着陰陽界,來提出一些只能經過臨床觀察及面談才能得到的結論?這不是更令人懷疑可能另有乾坤嗎?

死因庭在昨天透過陪審團作出了一個裁決,我認為這是一個建基於常識的判斷。陳彥霖之死確實有可疑。雖然沒有證據證明她是被殺,但說她自殺,也實在是疑點重重,令人難以入信。

事實上,看看政府官員及那些警察對年輕人的殘暴嘴臉,已經難以令人完全排除他們會不惜犧牲年輕人的生命。現在他們就連孕婦、12 歲的女孩、老婆婆都不會放過,何況是年輕力壯的年輕人。政府顯然也不惜以其他方式殘害年輕人!濫打濫捕自不待說,動輒濫告以嚴厲的控罪,存心要令他們長期監禁,這其實也是以極之惡毒的動機來扼殺年輕的生命。修改教科書、扭曲事實,意圖為下一代洗腦,其實也是另一類的無形謀殺,這與奪去他們的生命有本質上的分別嗎?

但願所有無辜受到傷害的生命,都有沉冤得雪的一日。希望陳彥霖及其他為爭取一個更美好的將來而失去生命的年輕人得到安息!我們都有責任堅持下去,要讓她們不至於白白犧牲!堅持下去也是要防止這一種殘害年輕一代的行為延續下去!

 

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