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指醫護提罷工非無理由、非怕死 袁國勇:不應一面倒指責

2020/2/1 — 16:15

前綫醫護醞釀罷工,以抗議特區政府未有採取「封關」措施,香港大學醫學院微生物學系講座教授袁國勇表示,當年沙士時亦有不少醫護因擔心疫症而請假,前線醫護的擔心是可理解。他相信絕大部分醫護並非怕死,而是心中有積怨,提出工業行動不是沒理由,認為不應一面倒地指摘。但他也認為全面「封關」影響很大,政府亦有其困難。

袁國勇今早接受商台節目電話訪問,談及前綫醫護醞釀罷工,他認為社會不應一面倒指責:「我們不應一面倒指責,因為我自己認為前線一些員工,他們的擔心我們可理解。但是我認為不只一部分,絕大部分不是怕死,而是他們心裡有很多積怨,最重要我們一些員工仍然堅守崗位,我深信政府已經很努力做,有些事他們做到,有些事他們做不到。」

袁國勇直認自己覺得部份提出的罷工的理由「好啱」,亦指互相指責不能抗疫,他指只要讓去隔離病房照顧病人的同事也能無事,同事士氣自然會返來。

廣告

指政府亦有困難 互相指責難抗疫

他指從防疫層面而言,能完全阻截病毒來源當然最好,亦承認全面「封關」影響很大,「政府有政府的困難,我都唔清楚。」但根據政府的數字,每日約有 4 至 5 萬人從內地入境香港,當中有近半是香港人,例如港大醫學院等,每日有很多人來往港大深圳醫院,如果全面封關有很大影響。

廣告

不過袁國勇又指這個都不是最大的理由,最重要是香港能否全面封關,「這個(議題)我不是專家,我無資格講做到,還是做不到。」如果做不到封關,就要做足防疫措施,「盡量守得最耐」。

疫情未到頂峰

至於病毒本身,袁國勇指出新型冠狀病毒的傳播能力非常強,「咁短時間已經去到11,000宗(國家衞計委中國最新確診宗數)」,遠超沙士當年的傳播力,不過死亡率 2 %,較沙士 10 至 15 % 為低,但他指不能只看死亡率,「病的嚴重性好像低一點,不過我們不是只看死亡率,因為住院和使用呼吸器人數亦都唔少。」他指武漢興建兩家醫院應付疫情,廣東亦準備新建一家,反映疫情傷害不算小。

他又指現時疫情亦未到頂峰,數字未有回落趨勢,而且亦有在外地的當地感染個案。袁國勇指如果以香港 700 萬人口計,病症亦可造成過萬人喪生,所以本港必須做好自己的防疫工作。

他解釋,現時防疫最大的困難是很多病人無明顯病徵,不像沙士病人有發高燒的現象,可以盡快把他們隔離切斷傳播鏈。他以港大深圳醫院一宗家庭確診個案為例,一家七口六人確診,但有 2 人是完全沒有病徵,只是在檢驗後發現肺部有磨沙病變,以及在鼻翼有病毒基因。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