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指鹿為馬 — 與體制外的邪惡分享權力

2020/8/28 — 10:05

去年721事件累積到今天指鹿為馬,所帶來的影響,可能會比大家想像中的深遠。因為當權者確定與政權以外的邪惡分享權力。

先弄清楚一點,政權本身邪惡,與政權分享權力予政權以外的邪惡,是兩個不同層次的事。

邪惡的政權當然會做傷害人民的事,但是,如果它仍然會以道德高地/法律體制懲治政權以外的邪惡,或者至少表面上會這樣做,那麼,情況仍然未算最壞,至少放到上枱面的事,政權以外的邪惡勢力仍然要有三分顧忌........

廣告

然而,若果邪惡的政權,為了達成某些目的,需要借助政權以外的邪惡力量,那麼政權就無可避免要和這些政權以外的邪惡勢力分享權力,甚至有機會會反被他們牽着鼻子走。這是不難理解的事:若果沒有利益,邪惡勢力為什麼要幫助政權?我想不會是為理想吧!這種同流合污以往沒有發生嗎?當然有,但不會這麼明目張膽,若果你認為他們以往已經是明目張膽地同流合污,我會說,這種肆無忌憚會以幾何級數上升,令香港成為一個罪惡都市。

讓我們來做一個假設,如果721只是係由防暴隊無差別襲擊元朗站乘客,雙方仇恨雖然會加深,黑警也會繼續自我膨脹、更加肆無忌憚,但是權力仍然只局限在體制內.......

廣告

然而,721的真相是警鄉黑勾結,警察縱容及包庇鄕黑行兇。那麼以後警隊、甚至政權都要看鄕黑面色。赤裸一些的說,政府有那麼多黑材料在我們鄕黑手裏,可以不給我們面子嗎?

如是者,這種關係會令政權以外的邪惡勢力膨脹,最終可能會尾大不掉。小的影響,可能是有個鄉黑子弟干犯了些罪行,即使證據確鑿執法或司法部門也不敢將他繩之於法;大的影響,可能是形成了一股新勢力,以非法手段左右政局(與以往鄉事派不同,他們都會左右政局,但至少在枱面上的都是合法手段)。

說到這裏,你可能會猛然醒起,上次警察家屬藏有大量毒品案,證據確鑿都被律政司強行撤控解圍,這些事不是已經發生嗎?

對,絕對是同一原理,這就是政權與執法部門裏的邪惡分享權力的例子。因為邪惡政權要借助執法部門的力量維持統治,所以要在這件案件上向執法部門的邪惡妥協。我肯定鄭若驊並不想出茅招救那個藏毒的警察家屬(至少沒有主動誘因),不過她沒有選擇,結果在這單非政治案件上,即使黑白分明,律政司仍然要做一個向邪惡妥協的極偏頗決定。

警察及其家屬,若不論政治立場,大部份時間都是正常的普通市民,至少去偷呃拐騙打家劫舍的機會相對比較少。政權把權力分享了給他們,暫時的影響主要是助長了打壓抗爭的警暴行為(使用超越法例賦予的武力),像警察家屬藏毒案那些治安問題上的不公,暫時仍然比較少........(雖然一單都嫌多)

然而,現在同樣的原理,政權將權力分了給鄕黑,即是黑社會!我不是說黑社會裏面沒有好人,黑社會之中亦有很多有江湖道義的,但恐怕不是參與721恐襲的那一班人!而這班毫無江湖道義的黑社會,作奸犯科的動力丶對破壞治安上的風險,一定遠比警察及其家屬高。現在政權把權力分享了給他們,這個政權以外的邪惡肯定會膨脹,而他們膨脹之後的惡果,無論你是黃藍紅什麼顏色,都有機會會承受。

不難想像,他日有個鄕黑子弟偷呃拐騙姦淫擄掠,除非受害人背後的勢力更大,否則即使證據確鑿受害人都不能提告/律政司都會撤控,就像大陸很多冤案一樣.......若果筆者不幸言中,其禍根其實是今天種下來。一些藍絲以為自己不談政治丶不與政權對抗就可以保平安,恐怕是太天真。看看今日在大陸裏面那麼多慘事冤案叫天不應叫地不聞,難道還未不寒而慄嗎?

誰在今天仍支持這個指鹿為馬的政權,他日「針拮到肉」時,可別後悔。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