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捷克 Š 與香港 Š

2020/6/17 — 9:10

作者 Medium 圖片

作者 Medium 圖片

捷克前總統哈維爾(Václav Havel)在《無權者的力量》(The Power of the Powerless)講過一個啤酒工匠 Š 的可悲故事:

很多年前,哈維爾是一名啤酒廠工人,他的上司叫 Š,十分熱愛鑽研釀酒技術。Š 為了改良啤酒品質,提出很多有用意見,但酒廠經理卻是個對釀酒一竅不通的共產黨員。他從不採納 Š 的意見,令酒廠運作一塌糊塗。Š 心有不甘,寫信給最高管理層,告之酒廠陷入困境的原因,卻反被扣上「政治破壞者」帽子。不久,Š 就被酒廠革職。

啤酒工匠 Š,誠實認真看待自己的職業,然而在共產國度,這樣的人不容於社會。就如哈維爾所講:Š 因講真話而越出了紅線,打破了規矩,結果變成這間啤酒廠的異見者(dissident),被掃地出門。

廣告

Š 的故事,發生在上世紀的共產捷克。人們在自己崗位上,就自己最擅長的事說老實話,都會被整治;想平靜茍活,唯有對一切視而不見、聽而不聞,做一隻「捷豬」。

哈維爾用這故事來解釋異見者不是有心要當異見者:It begins as an attempt to do your work well, and ends with being branded an enemy of society. 他只是想做好份工,結果被視為社會敵人。

廣告

不過當我讀到這故事,卻驚覺它猶如在預言香港人的未來。

想像 Š 有個「分身」,在香港當歷史科老師,當得知 DSE 歷史科考卷問考生是否同意「1900 至 1945 年間,日本為中國帶來利多於弊」的尋常題目,被中共喉舌瘋狂指斥為「偏頗」、「美化日本侵華暴行」,教育局更第一時間對試題「予以譴責」……Š 作為盡責老師,自然會盡力向學生同事解釋這些指責毫無根據甚至是政治的上綱上線,因為題目清楚寫明「試參考資料 C 和 D,並就你所知」作答,即要求學生就其所知、綜合評價日本在二十世紀頭四十五年對中國的利弊,何來「美化侵華」?

為了撥亂反正,盡責的 Š 可能還會在臉書發文,向普羅大眾解釋試題沒有偏頗,然後文章在網上瘋傳,Š 被視為敢言勇者……但 Š 所做的,並沒越出其工作崗位的範圍。他只是就最擅長的事,說些老實話。

現在讓我們來想像一下 Š 的下場。因為公然和左派陣營唱反調,Š 應該會被全方位「批鬥」,譬如他會被起底,「揭發」曾在某年某日參與一場「非法」遊行,其學校為求息事寧人,決定不再和他續約,教育局則宣稱有些「黑師」已被殖民史觀洗腦,老師學習正確政治觀刻不容緩……

香港 Š 會和捷克 Š一樣:因為說實話,因為想做盡責的人,最後被迫成了「異見者」。

觀乎今日香港,以上想像的 Š 故事,絕不誇張。當容許學生在考試時選唱《願榮光歸香港》的資深老師,也可遭校方辭退,香港還有什麼事不能發生?事實上,隨著國安法臨近,說真話的「成本」將越來越高。假如你遇到 Š 的狀況,你願意說實話嗎?抑或為求安穩,寧願對一切視而不見、聽而不聞,甘做一隻「港豬」?

 

作者 Medium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