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授權票屬反民主措施 任何組織皆應廢除

2020/5/13 — 13:05

【文:楊文俊】

香港律師會執委會的其中五個席位將進行改選,五名取態上傾向支持民主的候選人,與五名立場傾向親中的對手對壘。現任律師會會長彭韻僖,為了幫助五名立場較親中的候選人拉票,發電郵予數百名事務律師進行宣傳,更在電郵指可以代投授權票。

授權票的出現,本來是因為一些組織成員眾多,要挑一天所有成員都有空的日子作投票有嚴重的困難,故允許沒有空出席的成員授權他人代為投票,於出發點上沒有錯。然而,一切原本沒有問題的制度,一到了共產黨治下的情況,即會走板變形。

廣告

共產黨最擅長的,就是組織群眾,從中國共產黨以至香港各親中派政黨,甚至是全球各地的共產黨也是如此。在香港,親中派的「鐵票」,來源就是他們所建立的各種組織。這些組織不全然與政治有關,不少更標榜與政治毫無關係,比如甚麽「曲藝社」,甚麽「同鄉會」,甚麽「研究所」等等。通過這些不同的組織,親中派往往可以在關鍵時刻,動員組織成員投票以至進行其他不同的政治運動。

新加坡國父李光耀,在新加坡建國前後,費盡九牛二虎之力確保一切的選舉均是以暗票進行,為的就是防止當時的馬來亞共產黨借組織壓力迫使選民投票給他們。投票的保密性,確保了投票者得以無所顧忌地通過選票表達自己的立場。如果投票不是保密的,是明票來的,投票者難以行使自由意志,投票取向差不多只取決於其所屬的組織。

廣告

授權票在共產黨治下,所做成的效果比起明票可謂更不堪。投票是投票者的個人決定,與任何其他人無關。明票迫使投票者公開自己的投票取向,實已屬不公,授權票更允許人「自願」地交出本來屬於自己的投票權,更加導致具組織能力者如共產黨得以通過或明或暗的手段,借此取得大量選票,對其他候選人更加不公平。

授權票制度對律師會選舉所做成的不公,在香港只屬於冰山一角。全港各屋苑業主立案法團的授權票,才是授權票造成不公的重災區。如果各位讀者曾經留意過自己居住的屋苑之業主立案法團,相信經常會發現現任立場親中的法團內閣往往拿着大批的授權票,一屆又一屆地不斷高票當選。查實,香港不少業主由於平日工作十分忙碌,在不明不白下,便簽下交出授權票的合約,導致屋苑管理長期遭少數人所壟斷,大批資源遭到耗費,更時時令屋苑的業主立案法團淪為親中派於區議會選舉以至立法會選舉爭取選票的工具。

香港人自反修例運動爆發以來,群起反對港共政權的惡劣統治,除了要繼續不割蓆,不分化外,更應該從生活中的每一個環節中實現民主,於滴水穿石之下,必有奇效。黃色經濟圈於近半年來的實踐,間接導致來自中國大陸的喜茶關閉了集團於香港七成以上的分店,即為明證。每一位香港人,如果願意群起爭取律師會等專業組織,到每一座屋苑的業委會以至業主立案法團,皆全面取消授權票,由每一名選民,親自地按他們的意願,投出他們神聖的一票,這對清剿中共在港的滲透,必定有所幫助。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