楊天帥

楊天帥

心地善良是十分重要的。https://www.fb.com/yeungtinshui/

2021/5/5 - 22:51

【採訪手記】放了 4 次飛機 Sadiq Khan 為甚麼還不給我打電話?

明天就是 BN(O) 簽證開放申請以來首個英國選舉,而我還是沒能等到 Sadiq Khan 的電話。

《立場新聞》英國團隊籌劃好幾則報道,最早有在英組織呼籲香港人登記做選民(居英香港人就算不是英國本土公民、沒有永久居留權,也可以投票),有一系列短訪記錄香港人投票心態,此外就是倫敦市長選戰中兩個最重要的人物:保守黨的 Shaun Bailey 和工黨的 Sadiq Khan 的訪問。

Shaun Bailey 的訪問在上個星期已經發表,基於持平原則,文末註明本周會有 Sadiq Khan,訪問卻最終沒能做成。在此我必須向讀者說聲抱歉。

廣告

請讓我解釋一下為甚麼採訪不成功。

Sadiq Khan (Photo by Dan Kitwood/Getty Images)

Sadiq Khan (Photo by Dan Kitwood/Getty Images)

Sadiq Khan 是現任市長。其實早在三個月前我們已經邀約過他訪問,請他談香港人,但那時候被拒絕,他的新聞官給我發一個聲明:“It is right that the UK is fulfilling its historical and moral obligation to the people of Hong Kong through the British Nationals Overseas visa, and Sadiq’s message to Hong Kongers is clear - our city is open and you are welcome here.”

選舉臨近,再約訪問。我與 Sadiq Khan 團隊的電郵溝通流程如下﹕

4 月 23 日:獲 Khan 團隊答允於 27 日訪問;
4 月 25 日:Khan 團隊通知改約 29 日訪問,時間定在 12:00 到 1:00 之間;
4 月 27 日:Khan 團隊敲定訪問時間為 29 日 12:45-12:50,時間為 5 分鐘,形式是 ZOOM;

雖然只有 5 分鐘,但因為根據我的調查,Sadiq Khan 幾乎沒有講過任何關於 BN(O) 香港人的話。也許他有他的考慮,因此不說;而我作為香港傳媒的立場,是要他說。

4 月 28 日:Khan 團隊再將訪問時間改到 4:15-4:20;
4 月 29 日:4:15,Khan 沒在約定時間出現
4 月 29 日:4:25,Khan 團隊指要遲 15 分鐘
4 月 29 日:4:30,Khan 團隊說因事有延誤,訪問取消,改約下周,是為第一次甩底
4 月 30 日:我發電郵再問訪問時間;
5 月 4 日:Khan 團隊早上 8:37 說當日 12:00 到 1:00 之間能做 5 分鐘訪問,形式是電話;
5 月 4 日:1:00 已過,Khan 還沒出現,第二次甩底
5 月 4 日:1:30 Khan 團隊指當日之內隨時做訪問,會在 30 分鐘前通知;
5 月 4 日:全日並沒有收到 Khan 團隊的通知,第三次甩底
5 月 5 日:凌晨 1:18,我向 Khan 團隊發電郵,指選舉將近,讀者已不能再等,設定死線為今日中午 12 點;
5 月 5 日:8:43,Khan 團隊回覆指 11:35-11:40 做訪問;
5 月 5 日:11:40,Khan 沒有出現,第四次甩底
5 月 5 日:12:00,死線到,Sadiq Khan 仍沒有出現,訪問宣告正式取消。

終於無法約到訪問,作為記者我只能再次向讀者致歉。至於上述流程到底反映甚麼,是 Sadiq Khan 的內部行政混亂?抑或他慣於不信守承諾?抑或他是刻意推搪受訪?抑或他看輕傳媒,認為答應受訪可以不出現?我未能猜測。

然而從他對香港議題幾乎沒有發言的角度看,很有可能是他根本不將香港議題放在心上。而這一點,我個人其實並不怪他。放棄香港傳媒專訪、冷待香港議題,恐怕是一個理性的倫敦市長候選人都會做的選擇。

計一計數。現時最新數字是有 3.5 萬港人申請了 BN(O) 簽證。就算很誇張地假設這些人已經全部身在英國,而且有一半住倫敦,這也只是 1.75 萬人。倫敦 2019 年人口有 898.2 萬。也就是說香港 BN(O) 居英者只佔總人口 0.2%。如果英國政府估計沒錯,約 5 年後持 BN(O) 簽證居英人將數會是現在約 10 倍,但那也只是,2% 而已。

這當然只是粗疏的計算,但無論怎麼計都好,我想都足夠表達一個事實,就是 BN(O) 港人的選票很少。對,內政部確實是有好幾億的撥款幫助港人融入,而作為負責任的市長須要確保這筆錢用得其所,但當倫敦有這麼多議題,而時間與精神有限,如果要放棄一個議題不講,理性的答案應該就是香港議題。

*  *  *

有趣的是,與他相比,Shaun Bailey 在各種意義都很不一樣。

Shaun Bailey  (Photo by Leon Neal/Getty Images)

Shaun Bailey (Photo by Leon Neal/Getty Images)

疫情關係,他的訪問只能約在網上。對方直接提出用 zoom,想避也避不了。與 Shaun Bailey 之約定在某個午後的 4:15,時間是 30 分鐘。

早 5 分鐘開機,擺好錄音筆,確保聲音畫面無問題。4:15 分正,叮噹響一聲,Shaun Bailey 準時出現。

他似乎有點緊張 — 比我更緊張。這雖然不是電視訪問,但他還是端正坐著或站著(無從得知)於自己的競選布景板前,眼神令人聯想起網上求職面試,只是我是考官。

簡單開場白後,我由最簡單的問題開始,請他講講去年如何安排羅冠聰與內政部會面。

他的神色閃過猶疑,隨即挺起胸膛大聲說﹕「I am running for mayor of London. Hello. My name is Shaun Bailey, and I'm running for mayor of London.(我在競選倫敦市長。大家好,我的名字叫 Shaun Bailey,我在競選倫敦市長。)」

我不知道他為甚麼突然告訴我他叫 Shaun Bailey,在選倫敦市長(還講了兩次)。不過他的反應讓我憶起好多年前申請一個獎學金,當時我準備面試,一心以為會以自我介紹開始,結果面試官一來就問我研究計劃如何實行,我心頭一亂,結果還是做了自我介紹,答非所問。

當然他還是回答了我的問題。絕不是答得不好,只是,講得非常快,而且非常用力。訪問變得有點好似時事問答比賽。英國不少輿論說 Shaun Bailey 缺乏政治魅力,在社交場合總是難以和達官貴人 connect,保守黨的贊助人都不想在他身上花錢。我覺得,可能是因為他太緊張了。當然這只是我自己的猜測而已,來自我 30 分鐘簡陋的觀察。

不過,問到正經議題,要他講在中國議題上的立場、講如何應對新來的香港社群,Shaun Bailey 還是答得清晰而豐富。很明顯他理解居英港人現在的情況,也有認真計劃幫助這批新來者。

英國候選人很喜歡用一個字:pledge。類似香港選舉人們說﹕「如果我成功當選,我承諾...」Shaun Bailey 也用這個字。他向港人提出了不少承諾。他的專訪的標題,便是由此而來。

比較兩者,我覺得與其說 Sadiq Khan 漠視港人,不如說 Shaun Bailey 好似用錯力,過去一年竟花上不少心力關心沒有許多選票的香港。這樣的「很傻很天真」倒與他在訪問中的表現一致。

當然這些都只是我的個人觀察。到底要投哪位候選人,這是選民的個人決定。如果說我本人想宣揚甚麼政治立場,那就是 BN(O) 港人應該去投票。香港人行到今日這一步,應該已經很清楚選票真的得來不易。而這不僅是權利,更是責任。小責任是,透過選票表達你作為選民一員的聲音,成全選舉制度順利運作;大責任是,向某些國家證明民主制度仍然可行。

至於我,作為香港傳媒,則會繼續努力,將香港人關心的議題放上檯面。抱歉這次沒能拉到工黨的候選人講香港,但我會繼續嘗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