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採訪手記】記者問了,官員不答 — 面對「錄音機」 除了苦笑還能怎樣?

2020/10/27 — 22:30

官員記者會上,常有官員以「錄音機」、「卸膊操」等技巧應對傳媒。武漢肺炎肆虐 10 個月以來,食物及衞生局局長陳肇始作為抗疫「主力」,至今已出席數之不盡的記者會,但不少行家笑言(苦笑的笑),每當她發言時,只能「pens down」,難以從她的發言中找到半個重點。

記者們都想知道,如此完美的「錄音機」,是怎樣煉成的?

港府最近放風即將推行「強制檢測」,特首林鄭月娥今日亦宣布,將豁免居中國港人 14 日強制檢疫。新措施背後,必然牽涉各樣考慮,但強制檢測至今安排、細節未明,如何執法、罰則、執行者、檢測對象等一律不清楚,林鄭月娥亦僅用「研究中」輕輕帶過。另外,豁免居中國港人檢疫,亦產生不少疑問,市民憂心會出現缺口,重演第一波疫情的景象,亦是情理之中。

廣告

此時記者自然肩負起追問官員,逼迫他們去解釋清楚政策的責任。

陳肇始今日下午會見記者,熟悉政策細節的副秘書長陳偉基亦到場,過去均是由他解答一系列複雜的執行細節。為了追問檢測、防疫等事情,記者準備了三條問題:

廣告

「如果市民拒絕強制檢測,警方係咪其中一個執法部門?」

「強制檢測如果唔配合禁足令,你係咪承認同之前全民檢測一樣,成效都係打折?」

「特首今日宣布大陸香港居民豁免檢疫。其實現時台灣疫情已經好多日零確診,香港方面有冇主動聯絡過台灣商討豁免檢疫?如果冇,當局係咪冇將台灣視作一個中國處理?」

老實說,在擬定問題時,早已有心理準備,在涉及如警察、中台兩地等敏感的議題,官員開「錄音機模式」也不意外。因此,是次已沒有設「開放式問題」,而是簡單的「是與不是」,期望局長可簡單直接回答。當然不論是記者還是讀者,都期望更詳盡解釋,但即使只得到一句「是」,總算是有點收獲。

然而,以下是陳肇始對第一條問題的答覆:

「在我們現時的新冠病毒檢測,其實我們一向都是自願的檢測,但當然在一些疫情比較嚴竣的時候,如果市民能夠接受檢測,這不但對市民自己得知是否有病而得到醫治,也令我們可以早發現、早隔離及早治療;除了對市民外,對社區亦非常重要,因為如果他們真的帶病毒,亦會傳染給其家人及工作上的人或身邊的人,甚至在社區傳播。對於我們整體政府,如果從一個控制疫情、了解數據,亦對了解整體在社區內哪裏有傳播鏈至為重要。如果市民不出來檢測,除了對自己、對社區造成一定影響之外,這亦對我們整體的疫情有影響。現時我們盡力勸市民,或者令市民明白檢測的重要性,但當然亦有不同意見覺得,可能在非常時期都有需要強制,我們現正研究一些法律框架、依據等等。」(陳肇始,2020)

大家能從中找到「警方會否參與執法」的答案嗎?

她只是完美展示了「錄音機」式回覆,將早前已提及過的政策背景,重新表述一次,至於「法律框架」?「正研究」。

到涉及與台灣商討通關的議題,陳肇始則展示「呢單嘢唔係我跟開」的態度。「聯絡不同地區,一般來說都是由政制及內地事務局負責。」

三條問題,全程「pens down」。只能苦笑。

而一向「熟書」的副秘書長陳偉基,只是穩穩的站在一旁,直至記者會完結。

對公眾而言,記者會除了讓官員宣布政策外,更是釋除坊間疑慮的平台。惟抗疫至今,由封關決定、全民檢測爭議、強制檢測等,引起社會疑慮的政策,主事官員有沒有好好解釋?抑或只是說完自己想說的,便滿腦子想著如何「hea」走記者?坊間對政策的猜測、指控,真的是市民誤解?傳媒誤導?官員們,真的沒有責任?為官者要「事不避難」開誠布公,還是有意要記者、市民「pens down」?

市民嘲笑官員是「錄音機」,但成為錄音機,是力有不逮,無法好好解釋,還是蓄意播錄音,「過海就神仙」?是否「可為而不為之」?可能只有官員自己心知。

 

《立場》記者蔡俊傑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