藍

「若不在香港自由, 則自由又有何義。」

2019/7/1 - 22:18

【採訪手記】那些隱密地淌於暴烈之下的暗流,預示了一切結局

71早上警民衝突

71早上警民衝突

那些隱密地淌於暴烈之下的暗流,預示了一切結局。

今晨旁聽了一個行動會議 (朝早的行動),他們沒趕我走,因為覺得立場是「自己人」。他們分了衝與唔衝兩組人,衝的一組,百餘雙做好送頭準備的眼睛,從中學生到白領,從大學生到地盤佬,一個個有序地發言、表決,沒有鼓噪,沒任何衝動之言,一人發言稍有不耐,都即刻有幾個人同勸「慢慢講,唔好嗌交」。與一個想衝金紫荊的廿三、四歲女孩說上了兩句,她說,林鄭宣佈暫緩、梁凌杰在太古廣場一躍而下的那一日,她決定補一個月糧辭職,因為不想像那些在 FB寫文說「我對唔住年輕人」的中年人一樣,後悔「當日」、亦即今日,沒有使盡自己的力氣。她在行動表決中舉手支持不用磚頭、鐵枝攻擊警察,因為磚「掟得幾多個呢?」但她說自己有想過,拿一把界刀,在警察防線前割頸,「睇佢仲點衝埋嚟」。她說得非常冷靜。

然後她又說不過其實做咩都冇用,就算香港七百萬人一齊自殺,林鄭都唔會理架啦。

廣告

然後她沒入煲底的行動小組討論人潮中。我希望她今日平安,希望今日之後,還能和她說上幾句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