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接連有人帶鐳射筆被捕 大律師:控方須毫無合理疑點證明意圖傷人

2019/12/22 — 18:57

攜帶鐳射筆過去半年經常成為警方的入罪理由,昨日一名男子在港鐵站被指藏有工具可作非法用途被捕,元朗則有一男子被指藏有攻擊性武器被捕。有大律師指出,「意圖」是兩罪定罪與否的關鍵,控方必須在毫無合理疑點下證明,鐳射筆是有意傷害他人,否則難以入罪。另有大律師建議,被捕人士應在接受調查時解釋攜帶鐳射筆的原因,若未能或不作解釋則更容易入罪。

法政匯思召集人、大律師吳宗鑾接受《立場》查詢,過去一般「藏有工具可作非法用途」的案件,其工具多涉及與爆竊案有關,例如鐵筆、百合匙、電線等,近半年則出現鐳射筆亦會被告同樣罪行。他同樣指出,「意圖」是最重要的一環,控方必須在毫無合理疑點的情況下,證明被告有意圖用鐳射筆傷害他人,否則便難以入罪。

至於「藏有攻擊性武器」一罪,吳宗鑾指控方必須證明該物品是製造或改裝用作傷害他人,否則須證明被告以該物品傷害他人的意圖,「任何物品都可以傷害他人,如果用物品來定罪,無論筆、鉛筆、原子筆都可當為武器。由於任何物品都可以傷害他人,如果唔需要證明意圖,控方就會有太大權力。」他舉例,若一名人士在使用鐳射筆前,在社交媒體揚言要用作照射警察眼睛,便可判斷其意圖是非常明顯,反之亦然。

廣告

大律師陸偉雄指,「藏有工具可作非法用途」一罪需審視真正意圖,「拎支筆照星星,或者用作陪貓狗玩,咁嘅原因法律上唔會犯法。」他續指,若鐳射筆是用作照射警察則有機會構成犯法,因此必須審視真正意圖。他指,毋需將警方拘捕視為「世界末日」,因為只是調查的第一步,若能證明無辜,便不能立案且可釋放,即使警方不相信其解釋,亦需待律政司考慮是否告上法庭,最後則由法官決定是否有罪。

陸偉雄多番強調,雖然被補人士有權保持緘默,但認為若有光明磊落的理由,則應該解釋持有工具的意圖,若警方沒有足夠證據證明該工具作非法用途,則只能放人,「例如地鐵被人指非禮,如果解釋係地鐵不穩、有人撞你,警察有機會放你;但如果堅持唔解釋就會蝕底,君子不立危牆之下。」

廣告

翻查資料,浸大學生會會長方仲賢8月6日在深水埗因購買觀星鐳射筆,被警方以「藏有攻擊性武器」罪名拘捕,方拒絕保釋候查,踢保獲釋。另外,警方曾在9月21日「光復屯門」當日截查一名15歲中學男生,搜出鐳射筆等物品,被裁定有意圖而管有攻擊性武器及於公眾地方管有攻擊性武器兩罪罪成,判被告入更生中心,正就刑期作上訴。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