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推跌陳伯的不是速龍,是暴龍!

2019/9/22 — 17:45

「絕食陳伯」陳基裘 9 月 21 日晚上於元朗被警察的胡椒噴霧噴中,之後被帶到警方防線後。

「絕食陳伯」陳基裘 9 月 21 日晚上於元朗被警察的胡椒噴霧噴中,之後被帶到警方防線後。

9.21 的鳳攸東街,防暴警察由元朗大馬路推進來到。「守護孩子」的七十多歲的陳伯(陳基裘)被速龍警員一手推跌在地繼而被噴一臉胡椒噴霧,聞者痛心,見者憂慮。

決意守護孩子的銀髮長者

「守護孩子」與「陣地社工」,兩者手法不同,但卻是近兩個月來衝突現場的同行伙伴。「守護孩子」成員,往往會在警察面前,力勸警察停止過份武力;而陳伯可說是成員裡面其中一位重要人物。

廣告

速龍一推ㅤ長者倒地

是晚,防暴警察由元朗大馬路殺入小街,向鳳攸東街推進,這裡就是何姓議員與白衫人握手之地,群眾不忘 7.21 的苦澀和忿怒。陳伯與他的成員站出來,勸止警察向前推進。此時,有一速龍推跌陳伯,動作大力而具惡意,陳伯即時跌倒在地;未幾,警察再補上胡椒噴霧,噴向陳伯臉上。

廣告

對一位年屆古稀之年的長者,一推一跌,足以嚴重受傷;一記胡椒噴霧,也會折磨肉體十多分鐘。

速龍變暴龍的因由

速龍裝備之下,警員身分隱藏起來,會否令他們肆無忌憚地傷害群眾而不自知?倒不如說,若然速龍的委任編號能展示出來,會否令該警員雙眼明亮一點,能馬上留意到面前的人士只不過是一位帶著善意的長者,與他的長輩家人無異?

我們除了目睹陳伯的不幸,還親眼目擊一名女子被一警員推倒後昏迷不醒,該警員立即向女子施予急救,幸好最後該女子沒有大礙。當刻警員的心情,是嚇破膽還是大無畏,我們不得而知。但是,在鏡頭下,這位沒有防暴頭盔遮蓋樣貌的警員,確實做了一項較具人性的急救工作。所以,大眾要想想,暴龍是否由匿藏委任編號的做法而繁殖出來!

結語

以陳伯的歷練和他守護孩子的胸襟,他不會因被速龍惡意推跌和被噴胡椒噴霧,而產生半點仇警情緒,他只會更堅持在衝突現場守護孩子的決心。

 

香港社會工作者總工會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