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提防香港的新五斗米道和新太平道

2020/2/12 — 10:53

【文:安德烈】

中國史上,每逢亂世,例如天災、瘟疫、戰亂等,就會有迷信之民間信仰冒起,小則發國難財、聚眾生事,大則禍國殃民、塗炭生靈。例如東漢末年的黃巾之亂。當時朝廷宦戚專權、賣官鬻爵、貪贓枉法,強加苛捐雜稅,地方豪強兼併土地,令民不聊生。於是張角就「自稱『大賢良師』,奉事黃老道,畜養弟子,跪拜首過,符水咒說以療病,病者頗愈,百姓信向之⋯⋯訛言『蒼天已死,黃天當立,歲在甲子,天下大吉』」(《後漢書.皇甫嵩朱雋列傳》)。他發動民變,釀成黃巾之亂。雖然黃巾之亂最終被平息,但卻嚴重削弱東漢國力,造成州牧割據、擁兵自重,最終步入三國時代。

今日的香港正處於亂世。一國兩制名存實亡,民主自治無期,紅色資本滲透,港共政權殺人如麻,黑警姦淫擄掠;再加上中國向香港輸出武漢肺炎,令香港人陷入極大的恐懼之中。在恐懼的心理下,香港人亦產生對迷信之需求,希望得到心靈慰藉。

廣告

迷信妖道有三大特點:第一,提出虛假希望,模糊焦點、轉移視線。第二,以陰謀論將現實問題神秘化,以引起別人的好奇心。第三,拒絕一切理性溝通。第四,偶像化領袖,視之為一切範疇的絕對權威,不可質疑。以當前武漢肺炎為例,正當醫學專家如袁國勇教授等紛紛警告疫情嚴重時,卻有一些自命為帝王將相的KOL倒行逆施,明明沒有醫學或微生物學之訓練,卻大放厥詞,否定醫學權威。牠們拒絕理性溝通(一旦有異見者即被封鎖),不從醫學角度出發,而是從政治或民俗學角度「解構」疫情,指出所謂的「inconvenient truth」,認為「沙士、禽流感這些病」,「你不理會它,它只是惡性的流感而已,一年半載就會被人體適應,而其實他們一直存在與某些人類之中而相安無事」,疾病只是藥廠、研究所和學者用來發財的工具。因為這一切都是無實質證據而且訴諸動機(appeal to motivation)之推論,故此為陰謀論。最可怕的是牠們提出種種害死人的虛假希望,例如憑「直覺」認為武漢肺炎不及沙士或流感嚴重,單以武漢肺炎初期死亡率斷定肺炎死亡率低於沙士或流感的最終死亡率。然而,牠們沒有一個人是醫學專家,沒有一個人能提出半點科學證據支持其論點。政府製造社會恐慌,牠們就順勢在恐慌的市場推出「香港無事」這種虛假希望,猶如張角自封「大賢良師」一樣敬拜偶像,將信眾引向更巨大的絕望之中。

但類似的迷信妖道並非在廿一世紀才於香港冒起;過去三十多年香港社會流行的「民主回歸論」,正正也是結集假希望、陰謀論與反理性三者一生的政治迷信妖道。明明當時香港的迫切問題是維持港英政制下的自由與自治,一群政客卻煽動「大中華民族主義」情緒,宣揚虛妄的「民主中國」想像,脫離香港政治現實,對一切異見如本土思潮,加諸「收共產黨錢」、「搞分化」的陰謀論抹黑。以前他們政治老人做偶像崇拜,後來老人死了,大台就成為新的偶像,成為不可挑戰的神聖權威。這不也是迷信邪道嗎?

廣告

上述這兩種妖道,我分別稱之為「新太平道」和「新五斗米道」。兩種迷信妖道同樣是利用群眾的恐慌心理,提出一些不切實際、荒謬絕倫的假希望,爭取群眾支持,從而爭奪政治利益。新太平道是在近年才與本土派決裂,拋棄往日系統性和建設性的制憲論述,終日沉迷偶像崇拜。由於行為著跡(近日種種反科學、反智言論尤其明顯),故成為公認的迷信妖道。但新五斗米道卻冠冕堂皇、矯飾偽行,是老奸巨滑的老狐狸,甚至當中好些領袖還自稱是基督徒,有專業人士(律師、醫生、社工、教師)的身份或其他光環(尤其學生、年青人等),也甚少宣揚風水命理、怪力亂神,故大家不察覺其迷信妖道之本質。簡而言之,兩者都是邪道,只是後者善於偽裝,甚至成為建制一部分了。

站在儒家史官的立場,東漢太平道和五斗米道的本質都是迷信邪道,其真正分別只在於下場:黃巾之亂以後,太平道漸漸消聲匿跡,但五斗米道的領袖、自號「師君」的張魯卻加入建制,成為州牧,(見《後漢書.劉焉袁術呂布列傳》)後世更成為道教的主流教派正一道或天師道。五斗米道之所以得以流傳之主因是與朝廷妥協,徹底的建制化和系統化,使之洗脫污名,成為名門正派。簡單來說,兩者之差別只在乎包裝。

今日香港亂世下的新太平道和新五斗道亦是如此。新太平道和新五斗米道的信徒都是蠢人,只是前者之信眾更是蠢人中的蠢人。新五斗米道的政棍金玉其外,受其迷惑,猶可理解;但新太平道的神棍陰陽怪氣,竟然不察,實屬不解。而新太平道的信徒竟然還厚顏無恥的指罵新五斗米道信徒是「精神錯亂的黃絲」,更是一千步笑一百步。引用《破壞之王》斷水流大師兄的一句名言:「不要誤會,我不是針對你,我是說在座各位都是垃圾。」你們都是迷信邪道,都是垃圾。

(作者自我簡介:香港中文大學哲學學士(2013),英國杜倫大學哲學文學碩士(2014),英國格拉斯哥大學神學與宗教研究系博士生,專攻文化哲學、詮釋學、黑格爾哲學、齊克果哲學、語言哲學及歷史哲學,對於大公教會禮儀與聖樂有濃厚興趣。現為九龍叢報總編輯,並定期向時代論壇、熱血時報、聚言時報等供稿。)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