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搞局拆台難阻截,琵琶猶抱臭名留!

2018/9/20 — 10:57

馮檢基

馮檢基

「政壇李克勤」在接二連三的傳媒茶聚中並非旨在品茗雅興,卻著意擁琵琶自彈獨唱一曲「香江補選餘恨」,從編寫「直到現在不考慮參選」到「再三考慮自己的角色」,夾雜著杜撰的所謂「欽點」、「初選」和「不民主」等詰難句語,雖然司馬昭之心盡顯,不過閃爍其詞,直至昨天才直言「若參選有勝算,勝算仲相當高」云云。其實屬元老級的馮檢基已透露仿效逾七旬老翁的特朗普和已過鮐背之年的馬哈蒂爾,披甲上陣參加九西補選之戰,看來已洽商在小巴車身張貼宣傳品一事只不過是部署的其中一小步而已。馮檢基至今仍然未肯走上神壇讓人供奉,或者甘心引退幕後出謀獻策,在香港民主發展的路上發放餘暉。筆者尊重「人各有志」的原則,況且參加選戰是民主政治選舉的個人基本權利,因此,筆者只能基於對政治大局的分析,以及略知的泛民籌劃參選過程,說上幾句話。

首先,筆者毫不諱言是泛民中人,可是這些年來,多起惹人傷感的憾事總是令筆者對不少泛民人士大有「恨鐵不成鋼」的困惑和矛盾。不過,筆者也當然體會到面對的強敵是中共財雄勢大的國家機器,卵石相擊的結果應該有心理的預計,可是還是認為絕對不能容忍任人擺佈,躺著慘遭蹂躪,只有抗爭殊死力戰。回顧過去這幾年中共對香港政局操盤的戰略,前特首狼鷹的最大「邀功貢獻」是徹底撬鬆拆散泛民陣營的城牆基石,甚至可說已瓦解了陣中的軍心凝聚能量。筆者無意也不能在有限的文章篇幅一一細述箇中因由,當然曉得涉及外部的和內在的衝擊,以及組織結構上和政治蛻變過程的滲蝕等等複雜原因。時至今天,險惡的香港政情大局對泛民絕對不利,議會基本上已被建制派所操控播弄,在多個議員被 DQ 和議事規則被修改的現實下,議會抗爭的路線明顯舉步維艱。因此,九龍西地方補選的一個席位對「議會關鍵一票」至關重要,這一役選戰更形許勝不許敗。

據筆者所了解,各泛民黨團透過「民主動力」達致共識,在推選參選人方面採取支持年初周庭參選香港島補選的處理原則,以索還「被 DQ」的議席為前提,協助「被 DQ」議員或其授意同路人取得議席。早前馮檢基所屬的民協亦參與有關討論,「欽點」、「初選」和「不民主」之說看來是借題發揮的技倆,轉移焦點。事實上馮檢基在深水經營多年,據政論人士分析他所擁有只認人臉的忠粉鐵票應該不下三萬之數,雖然並不構成勝算的絕對優勢,肯定是足以左右選情的樁腳。馮檢基的盤算中當然心知肚明手上的籌碼,那麼,怎樣的擺弄豈會不是老謀的深算,而只是一念轉瞬的考慮呢?

廣告

從「陰謀論」和過去歷史事實的引證,中國共產黨畜養地下黨黨員不在乎千日卻著意於一朝一時,發揮關鍵致命的一擊。這些年來泛民陣地不斷被滲透、被進侵,以至被崩潰的慘痛教訓難道還不值得記取嗎?大敵當前,泛民各黨團重整軍心,至今團結一致的共識得來不易,豈容別有用心的人再來肆意搞局拆台,為建制派開路搭橋,墊高台階呢?!假若建制派奪得此席,泛民真的再無險可守,任由宰割,恐怕下一輪的議事規則再被修改而被趕盡殺絕!

筆者當然明白「天下雨娘改嫁」是阻攔不到的事。早前鍾劍華已先後撰寫三文訓斥馮檢基強詞奪理和顛倒是非的行徑 ; 李永達也曾在網台揭示其混淆視聽的言詞,以及與共產黨的利益牽連曖昧關係。筆者今早得悉馮檢基在面晤傳媒時的矯扭姿態如此不堪入目,在收拾行囊遠遊之前,不得不發文嘗試勸告馮檢基放棄參選九西補選,雖然筆者心裡明白,搞局拆台之人的意圖畢竟難以阻截,還是請他在戀抱琵琶的掩面造作中,必須警惕和三思日後留下惡俗臭名的人生穢漬污點!

廣告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