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搭建一個民間公投平台凝聚民意

2019/10/23 — 10:53

立場新聞圖片

立場新聞圖片

有網民在留言中提醒我:「振奮人心是需要的,但更需要的是可行的方案!」真是旨哉斯言。方案!方案!方案何所在,方案又何其難!

近日,光頭探長公開向林鄭叫板,街頭的暴警情緒失控更普遍,前線記者成為發洩目標,又一個花樣少女失踪,勇武者被捕兩三千人 — 現在連林鄭都無法有效掌控警隊,香港的前景難以想像。

市民堅持「五大訴求缺一不可」,中共明裡甩手不管暗裡輸入武裝人員,林鄭想拆彈已經技窮。各方都想勝,各方都勝不了,往前沒有方向,往後退不得。香港目前的處境,就像是自由落體運動,各種政治力量糾纏在一起,以自由落體加速度直衝而下,落點在哪裡?落點就在警察與勇武派最後決戰同歸於盡的地方。

廣告

每次看到年輕人被黑警暴打的鏡頭,聽到花樣少女失踪的消息,筆者與所有和理非市民一樣,心中無限傷痛,也無限無奈:我們怎麼幫他們﹑救他們?我們不支持他們,道義上過不去,但支持他們,卻可能促使他們更勇武,付出更多犧牲。

方案在哪裡,真是無語問蒼天了。

廣告

當然,每個人都可以提出自己的解決方案,但個人的方案如何得到討論和回應?在沒有大台的現實下,甚至市民之間有沒有共識都不知道,如果有共識,又如何通過有效的渠道得以凝聚,然後才可付諸實行。可惜,方案沒有,渠道也沒有,共識也沒有,有的,只剩下「兄弟爬山各自努力」。

早前我曾一時衝動,提出一個建立民間調解委員會的主張,結果只惹來「設大台」﹑想讓步的質疑。可是有報道林鄭私底下找和理非和勇武派談了四個小時,看來她也在摸反送中陣營的底,她更想早點解決紛爭而卸責。由於沒有大台,而民間與政府深度對立,根本無從談判(有人說不要談判,但如拒絕談判,那我們的五大訴求是向誰提出?),官民衝突將無休止繼續下去,犧牲可能更大。

勇武有勇武做,和理非有和理非做,一切都只憑心照,沒有溝通(連登應有溝通方式,筆者不懂),這樣的結果便是,局勢會不斷惡化下去,而唯一讓我們抱有希望的,只是中共在短期內垮台,或者中共短期內作出讓步 — 二者都有一線希望,但都不知道會不會發生。

兩三百萬香港人,為反送中走到一起,因沒有大台,我們所有的訴求和鬥爭策略,都只是自然形成,這對堅持鬥爭沒什麼大壞處,但對尋求突破走出困境卻有很多弊端,所以如果有什麼解決方案,筆者認為,最重要先要凝聚共識。

基於以上理由,筆者又有一個想法,便是我們可否搭建一個民間公投平台,讓市民的意見都可以在那裡反映出來,形成共識。某人建議的方案,如果得到最大多數人的和議,大家便都主動朝那個方向去做。有了共識,也可以通過公投選舉代表(實行一人一票的選舉方式),由那些代表出面去表達﹑實施多數市民的意願。這些代表並不是大台,並不是領導者,他們不能自設目標,自定政策,他們必須服從公投平台上反映出來的民意,否則,市民也可以通過公投罷免他。

搭建這個平台後,民意便能凝聚起來,共識清楚了,要怎麼做大家可以往下討論,如此才有一個方向,也才有共同行動的基礎。

雖然年輕人為達目標不惜勇武犧牲,但勇武的同時,不可不保持高度的理性,要打勝仗,有勇無謀是不行的,因此,一個公投平台可以解決「謀」的問題。

公投平台又是實踐民主的最佳方式。政府對公投怕得要死,他們最怕真正的民意突顯出來,但政府不想我們做的事,我們大可自己去做。設立公投平台不需要政府批准,公投結果也不需要政府承認,只要規則公平公正公開,廣大市民認可,那個公投平台就能建立起權威,這正如民間的社會調查一樣,只要大家承認它是,它就是。

規則如何定,細節如何商量,要不要眾籌,由哪些人來主理,這些都可以往下討論。每人一部手機,用手機投票方便快捷,不需要太多運作成本,只要規則定好,隨時可以進行。

你問我有什麼方案,除了民間調解委員會,我暫時想到公投平台,可不可行我不知道,但從這一步做起,往後就有方向。

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