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搶攻功能組別和 2014 年支持袋住先之分別

2020/2/29 — 18:32

日前 YouTuber 白兵在 Facebook 以搶攻功能組別和 2014 年支持袋住先類比,我認為白兵是有些少偷換概念的,我嘗試從功能層面和本質去討論搶攻功能組別和 2014 年支持袋住先之分別。

從功能層面來看,第一,袋住先制衡政府的作用更遜於搶攻功能組別。因為袋住先的 831 方案是行政長官參選人須獲得過半數提名委員會委員支持才能成為候選人,換言之,根據當時的提名委員會組成人,能「入閘」成為候選人都是中共所能操控的,之後的全民投票也是毫無制衡作用,不是普選。相反,若果搶攻功能組別,幸運地能取立法會過半數,縱使不一定能爭取到雙普選,也能否決部分議案,帶來制衡作用。

第二,2014 年若果支持了袋住先,變相承認了中共已經落實了《基本法》第 45 條所保障的雙普選(也是給國際看)以後可以永遠不用重啟政改,完完全全窒礙民主進程,承認假「普選」。而搶攻功能組別,頂多是增加立法會民意基礎(但其實參選直選又是不是呢?),但從不代表已經達至雙普選,或是代表港人放棄爭取雙普選。

廣告

而從本質上來看,搶攻功能組別只是權宜之計,而 2014 年支持袋住先則是錯誤和假的目的地。搶攻功能組別只是在現有框架下的權宜之計,不是目標是手段,是奪權或抗共的其中一個手段。而 2014 年支持袋住先則是錯誤的目標。

最後,我相信從來搶攻功能組別都只是無計可施之下的其中一個方法。而且搶攻功能組別不代表不可以和其他抗爭方法齊驅並駕。最簡單就是看看台灣黨外運動的例子,雖然有所謂議會路線和群眾路線爭論,但最終也能結合,黨外也有參與國民黨不完全民主的選舉,他山之石,可以攻玉。

廣告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