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搶灘功能組別.三】長年淪陷的建測規園界 民主派選民可重現「姚松炎奇蹟」嗎?

2020/4/2 — 17:43

「功能組別一票的力量相對較大,與超區相比,更有可能左右大局。」建測規園界新選民 Ben(化名)說。

Ben 於政府規劃署任職規劃師,去年取得專業資格後,向選舉事務處申請更新選民資料,功能組別一票由「超級區議會」轉為自己所屬的「建築、測量、都市規劃及園境界」(建測規園界)。今年立法會選舉將首次為這界別投票,Ben 直言很期待:「希望可以選到合適人選啦。」現任議員謝偉銓不能代表他嗎?「他是建制派、保皇派。」

謝偉銓

謝偉銓

廣告

「光復」立法會建測規園界議席,相信不止是 Ben 一人願望。近月民主派陣營提出今年立法會過半目標,不少人推算,若要取得 35+ 議席,民主派除了要在地區直選「攞到最盡」,在個別功能組別亦要搶灘。

廣告

2016 年立法會選舉,民主派於功能組別取得 10 席,但其後隨著建測規園界的姚松炎被「政治 DQ」,而謝偉銓則在補選中擊敗司馬文,為建制派奪回此席,民主派的功能組別議席餘下 9 個。根據泛民中人如戴耀廷的估算,今年要達成「35+」,民主派在保住現有功能組別席位外,至少要額外攻下 3 席 — 建測規園界當然是其中一個搶灘點。

但不代表這場搶灘戰會輕鬆。你或會問:2016 年姚松炎不是成功嗎?當年有份為姚松炎助選、正考慮今屆代表民主派出選的建築師關兆倫,很記得那次奇蹟般的勝選經歷:「以前這個界別(民主派)輸得好慘烈,個個都覺得無可能贏,哪有可能贏?」於是 2016 年選前他和助選團隊收到不少人善意提醒:「你哋試下囉,但輸咗唔好喊。」結果姚松炎卻成功突圍,「業界好多人都覺得是奇蹟。」

確實,當年姚松炎贏下選舉,某程度上是奇蹟 — 當時其得票率不過為 42.7%,只因建制派有兩人(謝偉銓、林雲峯)出選分薄選票,姚松炎才以不過半的得票下突圍當選。事實上,林雲峯 2016 年在選舉論壇上已透露,自己也曾收過中聯辦的「勸告」,希望他不要出戰當屆選舉;而本來為全國政協委員的他,2018 年初亦被「摵柴」,無緣連任政協。及至 2018 年該界別進行補選,已變回建制民主一對一的局面,謝偉銓亦順利取勝。因此建制「鷸蚌相爭」的戲碼還會上演嗎?2018 已經不會,更何況 2020?

2016 年姚松炎勝選,關兆倫、姚松炎、林芷筠(左至右)

2016 年姚松炎勝選,關兆倫、姚松炎、林芷筠(左至右)

翻查資料,過去五次選舉,民主派候選人於建測規園界的得票率雖持續攀升,由 2012 年或以前的不足 3 成,到 2016 年姚松炎的 42.7% 及 2018 年補選司馬文的 43.5%,但始終未曾過半。而立法會功能組別芸芸以個人票為主的專業界別中,法律界、社會福利界等向來是民主派票倉,只有建測規園界及工程界,議席長期被建制派佔據。這個界別「偏藍」,似乎是公認事實。

規劃師 Ben 認為,業界政治取向偏向保守,是因為很多人均和他一樣任職於政府部門,就算是在私人顧問公司工作的,很多時候亦是接政府的 job。建測規園四個界別中,又以都市規劃師與政府最為密切,「因為規劃本身就是政府的行為。」過去大半年反送中運動沸沸揚揚,任職政府的 Ben 就形容,公務員在政治表態上特別多考慮,以他為例,每次參與遊行前總會左思右想,而使用社交媒體就更為謹慎,「我個 account 好似 freeze 咗,成日有好多嘢好想鬧、好想分享,但又要提醒自己要控制,否則會好煩,有手尾。」這次受訪,他叮囑要用化名,避免曝露身分;平日有時民主派建制派的業界代表會在規劃署分區辦事處附近設街站,Ben 說很多同事也避免走近,「廢事被人見到。」

關兆倫同意業界不少人會因「我要做 job」而噤聲,但另一方面他認為這現象已慢慢改變。他指老一輩的同行的確更看重穩定,以業界利益為優先,但隨著近年多次社會運動,新一代更傾向以政治取態來決定投票取向,「所以業界唔係真係咁藍。」這也解釋了為何近兩次選舉,民主派代表的得票率較以往大增。因此,他認為假如支持民主陣營的建築師、測量師等願意登記為此界別的選民,形象仍有望扭轉。

關兆倫

關兆倫

2019年選民登記數字顯示,建測規園界有 8,026 個登記選民,登記率僅為 68.5%,即有約三分一合資格人士未登記做選民,較全港選民登記率(86.2%)低出不少。關兆倫估計,不少合資格的業界人士之所以沒登記做選民,除了因為「業界很藍」,更很可能因為多屆選舉積累的無力感,「其實我以前都係咁,2012 年第一次有『超級區議會』,我第一件事就係將我嗰票轉去『超區』,呢度都無得處,點解要浪費這一票?」直至 2014 年傘運後,他才醒覺這或是惡性循環:「覺得會輸就走(轉界別),咁(民主派)就更加會輸。」

本身為建築師的關兆倫,2014 年傘運後成為「思政築覺」召集人,2016 年立法會選舉、同年特首選委會選舉及 2018 年補選,他都直接或間接以建測規園界「CoVision」成員身分參與。他形容,2018 年民主派司馬文於補選落敗後,包括他在內的競選團隊成員,曾感到灰心沮喪,「連一對一都輸,會否以後都不能翻盤?這業界會否都是藍的?係咪無得救?」這班建測規園界內的民主力量甚至想過,應否放棄今年再選 — 直至去年反送中運動爆發。

究竟「姚松炎奇蹟」今年會否重演?也視乎民主派由誰出選。現時姚松炎本人身在新西蘭教書,算是暫時退隱政壇,將不會參選;而 CoVision 團隊衡量過勝算後,很可能推舉關兆倫出選。若他真的出選,很可能要與謝偉銓一對一較量。

這場仗有無得打?關兆倫推斷,只要多些支持民主的業界人士相信有望光復這界別,並願意登記做選民,在登記率增長下,民主派的勝算自然就會更大:「視乎大家會否參與 — 不單是參選那個人,而是所有人;也不止是選舉當日投票,也要大家為這場選舉做盡自己可做的事。」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