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搶灘功能組別.四】申報刊發行牌照 冀做出版界選民惜功敗垂成 前 HKTV 導演:悲觀都要做

2020/4/29 — 20:14

今屆立法會選舉的選民登記截止日期為 5 月 2 日,針對議席過半的目標,民主派開宗明義要在功能組別「搶灘」,不少選民亦各出奇謀,希望登記到功能組別一票。

前香港電視編導蔡錦源是其中一人。上屆立法會選舉前他已透過註冊文化團體,取得體育、演藝、文化及出版界別中文化小組的一張團體票。今屆他再接再厲,嘗試用自己製作公司的名義,向電影、報刊及物品管理辦事處入紙,申請發行人牌照,並希望藉此從出版小組再奪一票。結果雖然因未能交出公司 2019 年週年申報表而申請失敗,但似乎窺見了在功能組別「鬥登記」的可能。蔡錦源未有悲觀,呼籲其他合資格人士都要盡力而為,「即使你唔可以拉冧佢(建制),都要拖住佢後腿。」

*   *   *

廣告

體育、演藝、文化及出版界由四個不同界別合組而成,四個小組的選民登記資格各異。根據選舉事務處文件,據《報刊註冊及發行規例》(第 268 章,附屬法例B)領有牌照的報刊發行人的團體東主,領取到牌照後,只要公司本身有商業登記並運作一年以上,已合資格循出版小組登記成此界別選民。

那如何取得「報刊發行人牌照」?電腦、報刊及物品管理辦事處回應《立場新聞》查詢時說,根據《報刊註冊及發行規例》第268B章,申請報刊發行人牌照,並無要求要曾出版任何報刊或曾有報刊註冊,換言之一般公司即使未曾出版報刊亦可直接申請發行人牌照。登記費只需 1,025 元。

廣告

蔡錦源的理解是「任何公司都可以出版㗎」、「申請條件就是你要講到將要出版啲乜嘢」。從事影視製作的他,擁有自己的製作公司,因此近月便以該公司名義向電影、報刊及物品管理辦事處入紙,申請發行人牌照。

他在 4 月頭遞交申請及支票,申請後約 10 天收到通知,要求補交 2019 年的週年申報表,唯蔡錦源的公司因為稅務問題而未能提供,2018 年的申報表又不被接受,結果未能申請報刊發行人牌照,亦因此無法以此登記做體育、演藝、文化及出版界選民。

蔡錦源預計,若能交到該份資料,就可以在之後一星期內獲得牌照。他對未有及早在去年申請感遺憾。

蔡錦源

蔡錦源

文化小組門檻低 一人註冊 10 文化團體

蔡錦源可說是體育、演藝、文化及出版界選民登記的專家。他指,有別於出版小組需要商業登記和千元的牌照費用,登記為文化小組選民的門檻和成本最低,普通人都可以申請。2016 年立法會選舉前,他和朋友一口氣向警務處註冊了十個團體。為了符合選民資格,這些團體性質必須為非牟利文化團體,註冊時亦要遞交會章,和三名幹事的資料,以及團體內人士的資格證明,他指只要證明到自己屬於相關行業就可以,例如他登記「電視文化水平關注組」,只需提供卡片或電視節目中的工作人員名單截圖,另要提供註冊地址,入紙申請後兩三個星期內就順利取得社團註冊證明書。

蔡錦源表示,取得社團註冊證明書後,團體要運作一年,並曾獲得政府資助才可登記選民。如何獲得政府資助?答案是去康文署租用場地舉辦活動,他多次都是租用文娛中心的美術室,「嗰陣最平,90 蚊個鐘」,資助後還有半價,「個場地你做乜都得」,重點是取得政府資助的收據,藉此登記選民。

警務處疑拖延社團註冊 耗時至少半年

事後他和朋友成功取得選民資格,但 2016 年立法會選舉,體育、演藝、文化及出版界民主派參選人周博賢以近 600 票的差距落敗,馬逢國得以繼任。他未有放棄,選舉後繼續鼓勵身邊人登記選民:「你要拉冧建制,即使你唔可以拉冧佢,都要拖住佢後腿」。

既有上屆的成功例子,蔡錦源去年初再嘗試協助朋友登記 4 個團體,但發現註冊過程不再一帆風順。他指,警方處理申請的時間大幅延長,本來一個月可完成註冊,最後卻耗時 6 至 8 個月才取得證書,過程中警方更多於一次提出質疑:「點解咁多個團體都有你嗰名?」「每個團體性質咁相似,點解唔結合做一個團體?」他需要一再解釋,表明自己是因為熟悉程序才協助朋友註冊;而不同團體則是針對不同會員,所以要分拆避免混淆。最終其中 3 個團體於去年 10 月至 11 月成功註冊,其餘一個要到今年 2 月才成功,全部未能趕及今屆立法會選舉選民登記截止日前營運足夠時間以取得選民資格,只能放眼來年選委會選舉。

反送中運動爆發後,愈來愈多人意識要到功能組別「搶灘」。去年 9 月他就獲邀舉行兩次講座講解登記文化小組的流程,合共 200 多人參與。除了講解,他更為在場人士準備申請表,提供多個建議團體名稱和宗旨。

不過事後再聯絡他的人始終不多,只有兩人通知他成功註冊團體。儘管如此,蔡錦源仍相信:「即使悲觀都要做,係正確就要去做」。

圖片來源:楊雪盈facebook直播片段截圖

圖片來源:楊雪盈facebook直播片段截圖

馬嶽:「鬥登記」建制較有利 

根據選舉事務處數字,「體演文出」界 2019 年選民人數為 3164 人,較 2016 年增加了 244 人。過去每逢選舉年的前一年,選民人數都有一定增幅,而 2019 年的增幅比過去更明顯,增近 8%。

中大政治與行政學系副教授馬嶽認為,比起其他由商界、商會主導的界別,民主派較大機會在「體演文出」界中突圍,但仍有一定難度。他指,以往非建制人士出選該界別,都以一定差距落敗,短時間內很難登記足夠的團體扭轉形勢,「唔係欠 500 票你登記多 600 個就會贏,因為對面都會登記。」他形容功能組別是一場「鬥 reg(登記)」的資源遊戲,又說建制派的資源比民主派多,在這個界別又已有很大勢力,可輕易組織更多票源之餘,更可以為成員負擔會費。例如建制派人士霍震霆掌管的奧委會,轄下約 80 個屬會都可登記為選民。反之,民主派只依靠民間自發組織團體,成本較大。

體演文出界中,文化小組和體育小組只有團體票,而演藝及出版小組則有團體票及個人票,而個人票的資格是,指明團體中有權在大會表決的成員。馬嶽形容這是功能組別的一個「伏位」,他解釋該些團體可隨意招攬一批有表決權的會員(voting member),比起登記團體更容易獲得更多選民資格。

馬嶽分析,該界別四個小組中以文化小組較偏向民主派,雖然文化小組選民佔整個界別的約一半,不過立法會選舉是四個小組綜合選出一個代表,選情亦不算樂觀。不過他認為,特首選舉亦是下一個「搶灘」機會,因為在選委會中,由四個小組各選出 15 位代表,比起立法會,民主派人士較可能成功挑戰,全取文化小組 15 個委員資格。

馬嶽

馬嶽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