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搶灘 2020

2020/3/15 — 9:42

立場新聞圖片

立場新聞圖片

一直以來,香港社會對二次前途問題有不同說法。撇除擁抱祖國的一邦之外,餘下的左手邊是「撥亂反正派」,而另一邊則是「重建制度派」。

「撥亂反正派」不少都是香港民主化的中堅份子,他們有其成長時的背景與包袱,港英時代的文化教育等令他們信奉制度,認為超越制度來爭取民主化會令其運動失去普遍的正當性及認受性。他們見香港沉淪,認為如果將制度撥亂反正,至少能為港人換取繼續爭取民主化的時間。如果說他們看到的 endgame 是什麽,他們未必答得出。但他們認知範圍内的安逸,大概就是回歸前後那套脆弱的歌舞昇平。所以他們期盼透過制度爭取雙普選能讓香港重回正軌。

至於「重建制度派」,認為香港回歸至今的所有制度進化及演繹全屬徹底失敗的實驗,社會必須經過大幅改革,港人才可安枕無憂。他們認為港人在現存的一國兩制之外應該有其他選擇,有部份甚至認為獨立是應該考慮的出路之一。他們大部份或因各種原因,無享受過回歸前後的歌舞升平,或本身有一定承受社會大變的能力,故此都支持重建制度。如果問這一派眼中的 endgame 是什麽,我估計會有非常多的答案,但所有答案都有個共通點:就是這個終局必須以香港為本位。

廣告

反送中風雲的一個無可逆轉的影響,正是讓社會普遍看到這個制度及其經營者的徹底腐化,令更多人相信香港的 endgame 必須走過一番制度的重建。即使是撥亂反正派當中也越來越多人質疑,透過制度爭取到雙普選是否以長久抗衡專制在香港的腐化之手。如果不是的話,那麽香港的終局又是什麽?

在這個時候,兩派的思維分而終於合一:分別在於兩派是否認為雙普選乃解決香港二次前途問題的一個中途站;但大家都共同對香港的終局欠缺一個可以說法大多數人的概念論述,更枉論是路綫圖。

廣告

此文花長時間鋪排前因,因為我認為反送中之後,二次前途問題會漸漸在社會不同光譜的思想領袖圈子中開始廣泛討論,而討論的前設會越來越少。這種闊光譜的討論必然有助凝聚共識,慢慢聚焦成路綫圖,以至行動綱領。筆者不知道這些思想領袖的討論詳情,但有一點可以肯定:這種由少數人無形思維輻射至社會大多數人接納行動綱領的過程,可以很漫長。

但專制的危機意識很高,老早開始壓止這種思維討論的空間,打壓民間參與行動的意欲,以撲滅一切制度外的抗爭者。他們必然將打壓的手法合法化,好在社會之間營造高壓有理的形象。而立法會及行政長官,正是負責這個打壓合法化的主要工具。

所以在坊間未有二次前途問題的共識前,兩派都有責任在 2020 立法會及之後的選委會/行政長官選舉的戰場中參與搶灘。立法會及選委會搶灘成功的結果,很多人都已經討論過。在筆者眼中,最起碼可以即時緩阻打壓的力度深度與速度,為一眾思維及行動領袖換取時間凝聚共識,為一眾被打壓者換取更寬闊的存活空間,已經值得所有人一起參與。

有些人繼續選擇不相信制度,認為在制度外抗爭足矣。我認為,如果真心要為同路人爭取空間的話,雙綫走路,即使暫時與自己信念有所衝突,但只要達者為先又何妨?

 

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