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撐警的香港人在想什麼?

2019/8/29 — 16:12

「反暴力救香港」集會,圖片來源:rthk片段截圖

「反暴力救香港」集會,圖片來源:rthk片段截圖

【文:王俞】

170 萬人冒雨上街的前一天(8 月 17 日),也是一個陰暗的下雨天。人群從金鐘站魚貫而出,撐起色彩繽紛的雨傘前往添馬公園,但他們不是反送中活動的示威者,而是一班不怎麼被媒體關注的撐警人士。

在過去兩個週末,我協助來自法國的記者在香港進行採訪,我們一直嘗試為今次的反送中活動尋找一些新的視角,例如宗教團體在運動中扮演的角色,以及建制派對反送中和林鄭月娥的看法。由於社會及媒體一直把焦點放在反送中活動和警民衝突的事件上,我們很好奇撐警活動參與者的看法,於是到了 8 月 17 日的「反暴力、救香港」集會進行採訪。

廣告

出席集會的人士大部分是中老年人,雖然也有一部分內地旅行團和自由行,但出乎意料之外,來的人很多都是土生土長,或自少已移居到港的香港人。

大多的內地遊客都不太願意接受採訪。我們訪問了其中一對來自天津的情侶,他們表示來香港只是購物和旅遊,當問及出席撐警活動的原因和對反送中運動的看法,他們一臉惘然,支吾以對,顯然對香港的議題不甚了解,只回答香港是中國的一部分,必須堅守一個中國原則,其出席活動的原因不言而喻。

廣告

然而,參與活動的港人卻迥然不同,他們就像久旱逢甘露,抓住我們滔滔不絕。

由於早前看過以往一些撐警集會的片段,我原以為他們是一班由情緒主導、理智被愛國情懷淹沒的中老年人,但事實上,他們非常理性,說話條理清晰,甚至對於國際形勢有自己的一番理解。

在理性思考下,他們仍然選擇出席撐警集會,背後的原因到底是什麼?

在與他們交談之中,我發現他們都有一些共同點:

其一,他們普遍安於現狀,認為在香港的生活非常幸福美滿。他們不是過著小康生活,就是成功向上流動的一群,在他們眼中,香港是一個「只要你願意努力,就一定能夠獲得成功」的地方。因此,示威者對他們來說,只是一班不知感恩、被寵壞的孩子,更不可饒恕的是,他們正擾亂自己原來美好安寧的生活。他們支持警察執法,是相信警察能夠讓自己的生活能夠重返秩序,至於警察是否使用過分暴力、示威者背後的動機、政府有沒有回應等問題,並不在他們關心的範圍之內。事實上,他們大多認為自己政治中立,而且不反對年輕人表達自己的訴求 — 如果這些示威沒有打擾到自己生活的話。

其二,他們接收的信息與主流媒體所發放的資訊完全不同。有受訪者告訴我們,網上有片段顯示右眼受傷的女示威者是被其他示威者用丫杈射出的鋼珠所傷,她斥責示威者因為誤傷自己人而不敢報警,卻把罪過推到警察身上。另一邊廂,有受訪者認為反送中運動有其他背景人士提供資金和策略指揮,她舉例,示威者早前在機場製造衝突和混亂,第二天就馬上改變策略,是因為有幕後黑手指揮。更有一位女士抓著我的手臂哭著說,她看到警察被殘酷對待,希望我能替警察討回公道。大家在信息接收上有如此巨大的差異,除了假消息的流通外,其中一個原因是同溫層效應:人們下意識地揀選自己想看的資訊,並自動篩選消息渠道,當接收到與自己觀點不同的資訊時,便會刻意忽略或以自己的理解使之合理化,造成「認知失調」。尤其是當身邊圈子與自己站在同一立場時,消息的流通便更加單一化。

其三,他們非常信任一國兩制。他們未必對中國法治和共產黨的執政抱有信心,但都相信在一國兩制的框架下,香港能夠繼續維持法治精神的基礎以及自由發表言論的自由,而且不認為這種制度會有所改變。有受訪者指出,香港在回歸前連選舉的權利也沒有,但中國政府卻容許香港開放其社會,因此香港實際上是在享受前所未有的自由。在這種想法下,他們並不能理解抗爭者反送中以及爭取普選的原因,甚至認為抗爭者正剝削香港原本享有的自由和權利。

總括而言,這群香港人之所以撐警、撐送中,是因為他們沒有看到抗爭的原因和迫切性,過分囿於「安分守己」的人生信念。

然而,儘管撐警人士與反送中運動的示威者的觀點與立場有著巨大的分歧,但兩者的差異或許比我們想象中小。實際上,撐警人士為了表達自己的意見而集會,這件事在本質上其實是非常民主的。再者,他們同樣反對傳媒偏頗不實的報導,雖然因為大家的站立點不同,所以對於偏頗的理解也有所不同,但大家基本上同意傳媒保持獨立、客觀和真實性的基本原則。而最重要的一點,是雙方對香港這片土地的熱愛。撇除觀點與立場上的不同,許多撐警人士(當然內地旅行團與收受利益而出席集會的人士除外)都是發自內心的為香港感到心痛,他們願意走出來發聲,至少比那些口裡說著愛國愛港,卻從來沒有任何實際行動的人要強一些。

社會的撕裂持續加劇,難以在短時間內修補,更何況林鄭的表態除了讓社會進一步走向撕裂分化,並沒有帶來任何實際作用。

梁天琦在一封致香港人的公開信寫道:「政治的工作不只是要令支持自己的人繼續支持自己,而更是要令不支持自己的人轉為支持自己,改變想法,認同自己的方向。」要修補社會的裂縫,首先要雙方放下仇恨、憤怒和成見,走出自己的同溫層。要與自己立場和觀點不同的人溝通是一件極其困難的事,但以耐心逐點溝通,在潛移默化之下,說不定某一天就能帶來改變。

要社會達成基本共識,恐怕還有一條很長的路要走。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