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擁抱絕望的政治:爲何而活?

2020/5/1 — 10:00

作者製圖

作者製圖

【文:二百萬三罷聯合陣線】

面對港澳辦所頒的聖旨,頓然醒覺香港只是天朝中央全權管治下的邊緣小鎮,過去廿多年的所謂憲制全屬謊言。不同的輿論推手嘗試開展論述空間:探討一國一制的政治格局、九月選舉的政治議程、攬炒的開展等等。但總的來說,還是擊不中核心。

當今香港人要學會的,是絕望的政治。以往多年,香港都是談希望的政治,「民主回歸」的盼望,一國兩制河水不犯井水的盼望,與中央又傾又砌的盼望,全面抗爭爭取五大訴求的盼望。過去香港三十多年的政治秩序就是建基於一種有險可守,能進能退,互有攻守的政治(不管是實然上,還是自以爲的)。甚至到反送中運動的開展,(部分人)都脫不了這種思想,幻想多條戰線夾攻中共,然後中共在回應和取捨之間就要付出成本,是一種既理性又功利的計算,承託「希望政治」的系統。甚至到了今時今日,還是有人將中共的聲明以及隨時DQ郭榮鏗,演繹成將來可能要付上的「國際線」成本,繼續在「希望政治」裏自憐。

廣告

不論用一國一制、極權、全面管治,還是甚麼字眼,近日中共的舉動就是將香港逼入一個極權鐵幕的「局」,而過去樂於活在希望政治裏的人也必須面對痛苦的現實。真正的極權是密不透風、不能撼動的。當我們視中共爲極權、爲不可撼動,沒有希望的時候,才是真正開始與極權戰鬥。歷史上,活在極權下的人民是認爲極權之強是永遠不可能倒下,所以仍然存有反抗意志的人,千方百計、冒盡生命危險,也要用地下的方式擴散反抗的意志,開拓革命的可能。甚至他們自問有生之年不可能見證極權倒下的一日,抓住所有機會讓下一代繼承反抗的大業,讓抗爭成爲生命。

在絕對的極權底下,是沒有路線之爭的。真正的路線之爭,是極權走到最後關頭,必須作出抉擇的時候,幸福的煩惱。絕對的極權底下,就算多溫和的反對也是反對,極權是二元對立的,甚至沒有中立的空間,遑論路線與光譜。

廣告

所謂擁抱絕望,不是悲觀、失敗主義。而是認清現實,不輕視敵人,不癡心妄想。盡所有可能,盡所有方法,在不可能當中開拓一點點的可能,這才是與極權相搏——絕望的政治。又或者如果你覺得「絕望」的詞義就是徹底的、絕對的沒有希望,那麼換個說法就是擁抱那極極極極微小,小到幾乎不可見的希望,記住即使有希望,也是有等於無的希望。

絕對的極權底下,回到最根本,卻有最難回答的問題:爲何而活?
所謂 End game,是奇異博士看了1400萬個結局才展開的,勝率是1/14000605。
在1400萬份1當中,你找到了生存的意義嗎?

但願我們學會「擁抱絕望」的政治,也擁抱「絕望的政治」。是時候放下甜言蜜語和自以爲理性的計算,在絕望裏重生,在極權下找尋活着的意義。

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