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擊破商界金科,光復議會可待(三)

2020/5/1 — 16:59

立法會會議廳(資料圖片,來源:立法會 Flickr)

立法會會議廳(資料圖片,來源:立法會 Flickr)

筆者從商,希望憑商人及商會經驗,分析商界的習慣與思維,期望可為大家腦震盪出一些進可攻退可守的方向。此文分開三部刊登:第一部分析業外元素第二部提出業內元素,將之與第一部份的思維整合出一條政商界的金科;第三部,筆者嘗試提出一些法門,讓社會思考是否有助打破政商界的金科玉律。

民主派要打破前文提及的「商政利益互換」金科,我認為需要從幾個不同層面去思考:代表人,平台,以及選民。

代表人

廣告

傳統以來,商界行業的代議士都來自該行業 — 或是企業老闆,或是企管高層,如張宇人、鍾國斌及石禮謙等。民主派要搶灘,當然可由立場親民主的中小企老闆出征 — 縱觀各大傳媒現今報導有可能參選立法會的商界人物,都屬此類。但如今專制不停以制度內外橫蠻手段對付異見商人,如他們決定參選的話,勇氣值得敬佩,但他們面對的壓力及安全也值得大家憂慮。正所謂明刀易躲 — 畢竟決定出選者都有相當覺悟,自有風骨 — 但最難防的暗箭,如代議士的業主或員工,才是最難躲避的軟肋。筆者就試過,在內地與地方政府有輕微不協調(都未去到爭拗㖭),自己的租客就馬上開始被行政當局滋擾。

加上 DQ 陰霾,如民主派就商界候選人方面無穩妥 Plan B 甚至 Plan C 的話,打壓 Plan A 逼其退選,遂成為專制最容易贏得選舉的方法。所以筆者提出:“Safe Plan B, Save Plan A.”

廣告

那麽如何找出最穩妥的 Plan B,確保其不會面對 Plan A 的同級滋擾呢?筆者本來無答案,但突然從幾日前提及過的謝偉俊身上找到靈感 — 就是找界外人士做商界的 Plan B!當年與旅遊業無甚關係的謝偉俊,就是以執業律師的身份代表旅遊業參選,首次晉身立法會。一個工作及生計較難被專制打手騷擾的 Plan B,如律師醫生 IT 公司老闆學者或已退休上岸老闆,誰說不能代表商界成為代議士?如果我們找到一個 Safe Plan B,專制不能輕率認為只要把 Plan A 搞走就能穩奪議席,就能為 Plan A 消除一定壓力。

平台

無論是直選還是功能組別,有志服務一個地區或界別者都需要有平台支援,協助其提高知名度,提供相關人脈知識及經驗,好在選舉時將這些資產化為有型的選票。傳統來說這類支援大都由有選舉經驗的政黨提供,但近年素人在政黨之外,透過集結一班同路人,互相分享信息交換經驗,成為一個互相支援的網絡。

推動商界民主化,同樣需要一個進可作選舉動員,退可支援業界的平台。但傳統民主派政黨與商界錯配,作長遠計未必是最合適的平台。至於民主派的商會呢?由一班擁有共同政治理念的商人共組商會,的確可以互助互援;但實際操作上,商會這類平台一方面太規範化太旗幟鮮明,容易被滲透同時,會員名冊容易成為專制「掃黃」的清單,令會員「企定等比人打」。

所以民主派的商界平台反而組織上應該比較含糊,可以參考連登及 TG 群組這類鬆散卻富彈性的組織,能迅速凝聚業內業外的資訊。其中一個方案,可由幾位願意出頭的代表人物領軍豎立旗幟,配以其他身份毋須曝光的智囊團自由搭檔組成。這面旗幟最好跨行業,如應社會情況,協助受疫情影響的一眾中小微企,就更出師有名。成立後,自然可以個案形式協助任何需要幫忙的中小企或行業,吸引主流媒體報導及社會眼球,為平台爭取曝光。至於智囊團,可包括來自業界的代表、專業人士,甚至是來自其他行業的朋友。專業人士能在法律、金融、財務稅務、資訊科技、市場營銷方面為平台及行業提供專業意見。其他行業者,亦能透過他們提供的技術及運作經驗,協助行業尋找出路。

業界代表如樁腳,是平台的基礎,除了能為平台及各代表人物提出業界相關的建議外,更能動用他們的人際網絡,在選舉時聯繋業內相近政治理念者,為民主派的商界候選人爭取支持。以批發零售界為例,這界別含 82 個商會,如果民主派在每個商會中都有樁腳,爭取多 3-4 個會員,加起來就是 300-400 票。界別現任議員邵家輝 2016 年以 2,290 票擊敗區諾軒 1,231 票,差距是 1,000 票左右。但如果這 300-400 票是取自邵家輝的話,此消彼長下雙方,雙方差距會縮窄 600-700 票。再加上選民登記行動,批發零售界就光復有望。

至於其他行業朋友所提供的技術運作,最簡單的例子莫如各式各樣的黃色經濟圈網絡平台,他們有替小店宣傳,有為其擴展外賣服務,也有提供代用券增加小店現金流等各式服務,務求達至互助互利,協助中小企轉型迎戰經濟新時代。

選民

上文已經分析過,業界樁腳在商界組別的重要性。這批樁腳在選舉前後,都可以在業界暗中行事,按實際情況在業界商會的眼底下操作,做其 Yellow Submarine。不少行業,尤其是比較傳統的商會,管理層組成有一定的老化,組織面對青黃不接問題。作為一個業界選民,無論你是否商會的管理層,如抱有民主理念的話,何不一方面發動其他政治理念相同者關注自己商會事務?目的不一定要將業界染黃,但多幾把理性的聲音走入商會領導層,最起碼要增加商會運作的公平及透明度,抗拒商會赤化,減少商會領袖與親共政治勢力互換商政利益 — 情況就如發動居民參與自己業主立案法團的事務,減少親共政黨透過法團事務利益輸送。

另一方面,亦可說服業界選民,將政治與商業訴求分開處理 — 套用連登仔邏輯,區議會選了民主派,親共派為了奪回議席,自會加倍努力,選區就有兩個人服務你。同樣道理放在商界功能組別當中也可行得通,任何事情都鼓勵業界兩條腿走路,不用因為民主派的代表人當選與否就摒棄與親商界的政黨的互動。目的當然是在不損害業界利益的同時,借推動商會左右逢源於民主派平台及親商界政黨之間,為民主派平台及代表人長遠爭取與業界接觸的機會,好讓其有壯大的機會。

畢竟民主派這次傾巢而出向功能組別搶灘,目標不應只看一時。無論這次結果能否成功 35+,我們都有責任讓民主化的工程在商界中萌芽,好讓商界的持份者長遠能在制度內貢獻抗暴的力量。

【三部連載完】

 

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