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支持特朗普的民主歪路

2020/10/29 — 16:21

圖片來源:CNBC Television 影片報道截圖

圖片來源:CNBC Television 影片報道截圖

【文:劉博酷】

近日香港興起一股撐特朗普聲浪,許多 KOL 紛紛高調支持特朗普連任美國總統。他們深信,唯有靠特朗普對中國的強硬手段,才能對抗中共的專橫暴政,為香港的民主進程開路。這種「以敵制敵」的救港思維充滿謬誤。特朗普的專橫腐敗,根本就是一個法西斯獨裁者。他從不接受別人對他個人或其政策的批評,在他的管治之下,反對者的批評全被視作「假新聞」或謊言。他公器私用,視執法機構和司法部門為個人權力的工具,完全違反美國憲法的三權分立原則,將美國的民主根基毀於一旦。

他經常辱罵媒體,目的是打壓媒體對他的批評。在民主制度之下,新聞媒體被賦予第四權,代表人民監察政府。尊重新聞自由,虛心接受媒體的批評,是民選總統的基本操守。可是特朗普既將三權機關視為己有,又踐踏新聞自由,摧毀民主社會的基石,他的獨裁行為絶對不值得任何支持民主信念人士的支持。為了打擊他的政治對手,特朗普有失總統身份,繞過正常司法執法程序,口出狂言要捉拿希拉里、奧巴馬和拜登等人入獄。在法治社會,任何人都不應由總統一句說話可以定罪,這絶對是越權及藐視司法/執法獨立的舉動。這種野蠻的作為,通常只會在中共或納粹德國等獨裁政權中出現。作為美國民選總統,特朗普的一言一行都有違民主精神。

廣告

向一個獨裁者投懷送抱,以專權獨裁之力來為香港民主開路,這種以暴易暴的策略,不是很荒謬嗎?與魔鬼同行,難道可以促進和平與關愛的社會嗎?

特朗普對中國的強硬姿態,並不會讓他變身成民主戰士。他對民主制度從來不感興趣,以他的個性,根本不會為與他毫不相干的香港民主發展費神。他眼中只看重個人利益和政治本錢。他高姿態譴責中國散播冠狀病毒,無非想為自己無法控制美國疫情開脫。中共對疫情肯定難辭其咎,但特朗普一開始輕視疫症,低估病毒的嚴重性,沒有採取及時有效的措施控制疫情,完全是管治無能的表現。轉移視線、推諉卸責的做法正是特朗普的一貫作風。隨著選舉臨近,他更加要為自己的重大失誤找替死鬼,惡名昭彰的中共正中下懷。作為一個政治機會主義者,此刻對中國實行強硬措施明顯有利選情。不過,他日形勢一轉,利字當頭的時候,他轉過臉就可以輕鬆與中國成為友好。

廣告

與特朗普並肩作戰,有如浮士德出賣靈魂給魔鬼一樣,要作好隨時被背叛的準備。你怎能相信一個如此沒有原則與道德底線的人?如果我們期望民主制度帶來一個公平、公義的社會,那有什麼理由可以與貪腐的極權者為盟?

不要以為美國只有特朗普可以與中國抗衡。其實美國政界早就意識到中國對美國的威脅。奧巴馬在任期內已經敲響了警鐘,許多政客早已制定遏制中國擴張的謀略。過去幾年華府對中國的強硬政策並非特朗普一人的功勞,而是美國整體管治階層與權力機關醞釀了一段時間的共識。唯一懸而未決的,是採取何種形式與中國抗衡 – 究竟是一種壁壘分明的敵我立場,還是以其他委婉的手段削弱中國崛起的力量?很顯然,特朗普選擇在政治舞台上與中國進行嘩眾取寵的正面交鋒,這更符合他的作風,但實際上還有其他方法可以達到同樣的結果。

假使拜登贏得大選,利字當頭的情況下,他沒有可能會扭轉美國對華政策的大方向,因為遏止中國的擴張只會為美國及他個人帶來更大的利益。民主黨人和共和黨人一樣關注香港的處境,不是只有特朗普才會為香港而戰。我強調自己不是拜登的支持者,但在這個紛亂崩壞的處境,只能從兩害取其輕。醒來吧!

 

(作者自我簡介:嬉笑怒罵的閒雲野鶴,香港長大,早年在英倫取得政治經濟學碩士,曾在聯合國從事研究工作,高瞻遠矚亂世中的光怪陸離,關心國際事香港事政事金融經濟事。看透人世間真假是非人情冷暖,議政論政撥亂反正。)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