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聯會徐漢光拒交資料被捕 半生參與社運 稱「受天安門英靈指使」 曾塗臉避新加坡警追捕

支聯會常委徐漢光因為拒絕向國安處提交資料,於今早被捕,是最後一位失去自由的常委。他年少時在新加坡讀書,就已在當地積極參與社運,甚至曾把臉塗黑躲避新加坡警方追捕。六四事件後,他擔任支聯會常委,半生也在社運中度過。就如日前他向傳媒形容:「我係受天安門英靈、犧牲咗嘅人指使嘅,司徒華死咗之後,佢哋晚晚都指使我。」

將半生奉獻給社運

司徒華擔任了 21 年的支聯會主席,徐漢光一直是他在支聯會和教協的得力助手。每年支聯會的紀念天安門學生的風箏行動,以及「哀悼六四死難同胞」紀念活動都不乏他的身影,「六四事件」後幾年「民主黨」成立,他是創黨成員之一,一直出任中央委員會委員,近十年擔任司庫。

徐漢光年少時在新加坡大學讀工程學。他在 2013 年有份編寫的《獅爪逃生——新加坡政治流亡者思辨集》中提到,自己在念書期間已積極參與學生會事務,參與多次社會運動。1974 年 12 月,新加坡警方突襲新大校園,要逮捕他們形容為滋事分子的外來學生。徐漢光急忙蹲在枱底,避過追捕,之後更決定把臉塗黑,化裝成印度學生的模樣,並剪短頭髮,找來同學駛他的電單車引開特務,他再成功逃脫。

隨後他逃亡七個月,並因非法入境,在馬來西亞坐了四星期牢,才回到香港。他在香港當了老師,並繼續積極參與香港的政治和社會運動。他在 1989 年的 5 月底,加入百多個民間團體組成的「香港支持愛國民主運動聯合會(支聯會)」,第二屆當選為常委,一直連任多屆。

「受天安門英靈指使」

警方國安處昨(8 日)以國安法《實施細則》附表五「沒有遵從《香港國安法第 43 條實施細則》通知規定提供資料罪」拘捕 4 名支聯會常委,但徐漢光當時尚未被捕。據了解,警方曾上門尋找徐但不果,最終今(9 日)在大嶼山梅窩碼頭將他拘捕。

警方國安處日前要求支聯會提交資料,徐漢光入稟高院提司法覆核,要求法庭宣告警方信件無效、支聯會並非外國代理人,及禁止警方於法庭就此申請有任何決定之前,採取進一步行動。

他強調「外國代理人」是收外國錢、被外國指使、為外國利益做事,但支聯會是為中國利益做事,「我係受天安門英靈、犧牲咗嘅人指使嘅,司徒華死咗之後,佢哋晚晚都指使我。」

雞蛋與高牆 選擇哪一邊?

他在 2013 年的該篇文章提到,「我在香港多年社會活動的過程中,漸漸發覺,你意識形態的立場並不重要;重要的倒是,權力天秤懸殊的兩端,你支持哪一端?到頭來正如村上春樹所提出的那樣,在高牆和雞蛋之間,你站在哪一方?」

他列舉多個政治人物:天安門學生、司徒華、劉曉波,指他們身處的歷史場境中,人性光輝在高牆的陰霾下,幾瀕窒息,但他們仍在發揚公義、創意、言論自由、人類之愛,這就更顯得難能可貴。他文章結尾引述老師司徒華的教誨,在得悉自己癌症末期後被問到,奮鬥了終生,但中國和香港的民主仍好像遙遙無期,內心有何感受。司徒華回答說:「成功不必我在,功成其中有我。」

編輯推介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