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改變水流的一顆石卵、一根蘆管和一截枝幹!

2020/12/22 — 16:19

圖片素材:作者提供、《Small Acts of Resistance》封面

圖片素材:作者提供、《Small Acts of Resistance》封面

冬至過後,聖誕節已不遠,真的一年將盡,百感交集。毫不諱言掩飾的說,當前的香港政治環境,以至世界驟變局勢並不樂觀,可謂歲殘慘淡收場。如今風雲漸散,波瀾已退,雖然民心仍是翻騰不安,畢竟「逆權抗爭運動」已漫向低潮。可是,在仍然奔流著的河道兩旁,懷抱著自由理念、抗爭記憶和奮鬥意識的人們如果依然並不退縮,還是勇於投下一顆石卵、一根蘆管,或者一截枝幹,改變水流的可能一直存在!

筆者早前從舊書堆中找到十年前出版的一本書,讀後有點樂觀的安慰和期盼。這書是 Steve Crawshaw 和 John Jackson 合寫的 “Small Acts of Resistance: How Courage,Tenacity and Ingenuity can change the World”(姑且譯為:《微小的反抗行動:勇氣、堅執和足智機靈如何可以改變世界》),附有捷克前總統哈維爾(Vaclav Havel)一篇短短序言,全書薄薄的只有二百餘頁。作者 Steve Crawshaw 是傳媒人、John Jackson 是學者,都是關注人權政治社會公義和特赦等議題的知識分子,書中引述近世歷史上人民反抗極權政府的不少例子,值得參考和反思。書中主要訊息是:任何小型但具創意的人民反抗行動,看似微不足道,只要勇敢堅持而行動靈巧,往往對當權者造成衝擊,甚或產生改變的影響。

這些微小的人民反抗例子雖然都是 2010 年之前發生在不同的國家,無論是在納粹黨、共產黨、殖民主義者、軍政府的壓制統治下,人民面對當權者的沉重逼迫和威嚇,為了避免正面的血腥衝突而造成過多的不必要犧牲,總能夠憑著無比的智慧、堅韌的毅力和莫大的勇氣,構想出創新形式的反抗行動,並且因而凝聚抗爭意志,結集力量,發放正面訊息,挑戰威權,甚至可能對政權造成顛覆性的果效。這是人民在極為不利的政治現實下,以嶄新的、擦邊球式的、出人意表的、聲勢閃爍耀目的、細水長流的和平行動作出回應。其實在過去的悠長「逆權抗爭運動」中,香港年輕人的反抗表現形式層出不窮:連儂牆、廣告文宣、人鏈圍城、「和你 X」……等等行動,真是創意無限,令人感動。

廣告

如今事實上香港正在逐步陷入極度惡劣的政治漩渦中,香港人忍辱存留下來的、匿隱沒身於現實生活的、席捲家當扶老攜幼移民的,以至被逼自我流放外地異域逃亡的,相信已構成一幅當代香港的浮世繪,無疑已是歷史見證了。抗爭手足被抓的、被檢控的、被囚禁的和被監視的無可否認都是活在惶恐不安的處境中,就算情緒散渙、虛怯和沮喪都是可以理解的。筆者以為,哈維爾一書《無權力者的力量》(Power of the Powerless)所說後者 “Powerless” 的 “Power” 是「權力」,即「當權者所擁有的權位和勢力」,而前者的 “Power” 應該解作「力量」,相對於當權者強力的「權勢」來說,只是微薄的「道德感召力量」。不過,這樣的力量還是會產生影響力,甚或改變政治現實也未可料。更重要的是:在威權政府的逼迫下,人民必須保持「個人主體性」,活得像一個「人」,「活在真實中(to live in truth)」!

極權專橫的統治者不斷利用鎮壓機器製造恐懼,目的就是要人民產生強烈的無力感,以便付出最低成本便能有效管治、駕馭和控制。脆弱的人民往往深感無奈、乏力、冷漠,甚或退縮,漸漸怠於思考,缺乏意志,喪失自我,最後放棄擁抱的價值觀。所以,抵抗極權先要有意識的「捍衛自我」,克服心態上的惰性,不要養成輕易接受不正常事態的消極習慣。具體說來,對於有專業背景的人,便要守著專業原則,粉碎極權者的政治宣傳謊言,以言行彰顯真相事實;對於一般人來說,保持頭腦清醒至關重要,避免成為政權的附和者,更當然絕不應該成為助紂為虐的幫兇!

廣告

時至今天,抗爭必須考慮代價,不過抗爭並不一定是「力的搏鬥」,而「智的抵抗」應該是一個選項。筆者認為,在惡劣環境中,保留性命才能主宰命運和重奪自我,因此,切勿輕舉妄動。可是,小動作的反抗還是必要的,更不要「因小失大」,指的就是「不要輕覷微小抗爭行動而錯失可能的極大影響」。由此觀之,為了深化抗爭和作長遠打算,只要眾人不住的在河道裡投擲石卵,放下蘆管,或者擺設枝幹,這樣的積累堆砌,改變河水流動的方向並非不可行!

發表意見